第三百一十一章 牧长生的失望
    牧长生对于太白金星之问不答不语,因为此刻他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只是怔怔的看着凌霄宝殿出神。?≤..

    凌霄殿的地上铺就着一层金砖,在大殿的两边各有四根巨大的蟠龙金柱,显得这座宝殿很是神圣肃穆与庄严华贵,可谓是举世无双,就是称其为三界第一宝殿也不为过。

    这里便是平日玉帝召集三界众神,处理三界大事的地方。

    可是看着眼前这座他明明也来过多次,并且很熟悉的神殿,不知为什么,牧长生心中忽然感到了一股深深的陌生感,就好像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

    除了对于凌霄殿的陌生,还有今日他从玉帝身上感受到的陌生。

    玉帝是个很英明的明主。

    这是他刚上天庭之后生出的想法。

    因为他刚经历生死之劫后重生而来,而且重生到的还是一个诸天神佛与遍地妖魔全都并存的神话世界。

    因为钟灵的原因,他在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新的身体与身份,成了即将被天庭度化成仙的九世善人牧长生。

    尚未完全适应熟悉这个世界,对未来感到一片迷茫的他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飞升到了无数修仙求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天庭。

    接着他沐浴了天池水,也到了凌霄殿见了神话中的玉帝,并在在众仙前替其解围,故而得到了玉帝的另眼青睐。

    再加上他也算有些办事能力,所以玉帝大力提拔与封赏他。

    玉帝对他知遇之恩,让他从一个要经历生老病死的凡人成了能飞天遁地长生不老的神仙,这份恩情牧长生一直记在心里。

    玉帝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明主!

    这是他一时冲动下冒犯杨婵后被玉帝贬下凡间除了几百年的妖,最后在七公主之事时玉帝真身告诉了他肃清三界的理想,并问他是否愿意真正给他效命的时候他心中产生的想法。

    虽然当时他答应有些被迫的成分,但不可否认其中更多的是他主动的成分,因为他确实被玉帝的话打动了。

    听完玉帝的理想后他心中热血沸腾,因此不顾钟灵的告诫,就想死心塌地的跟着玉帝一起肃清三界,干一番远大事业,也不枉重活这一次。

    可是跟着玉帝越久,他就越来越对玉帝这个人与这个无数人向往的天庭看的越清楚,或许是因为前世的观念还在影响着他吧,所以他心中也就对这个天庭越来越失望。

    因为这个天庭并没有许多人想象中的美好,而那些人之所以觉得天庭美好,只是因为他们距离天庭太远,故而看不到天庭的丑恶罢了!

    玉帝真是个有识人之明的明君吗?

    牧长生轻轻摇了摇头,或许只有当初的他听了这个问题时才会不假思索的喊是。

    天庭神仙无数,光五品以上的正神就有三百六十五位,其它大大小小的神仙加起来,最少也得有一千多位,这其中当然还不包括数以万计的土地山神。

    可是这么多人里大多都是只会照章办事的碌碌无为之辈,有真本事的又有几个?

    可真正有真本事的偏偏不受重用,比如牧长生的好友真武大帝。

    真武大帝神通广大武艺高强,本体更是四方神兽中的玄武一族,不管是能力还是身份在天庭众神中绝对是那种冒尖的佼佼者。

    可他在天庭只不过是一个四品正神,位列北极四圣之中,北极四圣其它两人牧长生不熟,但是其中身为四圣之的天蓬元帅他能不熟?

    他不就是日后调戏月宫霓裳仙子,接着被玉帝打下凡间错投猪胎,最后成了唐僧在西游路上继孙悟空之后的二徒弟猪八戒嘛!

    据牧长生所知,这天蓬元帅在天庭众神中除了在指挥水军作战方面有些才能外,其它方面在天庭中全都平平,修为平平,武艺上也是平平。

    牧长生记得在西游路上遇到二十八宿中奎木狼下凡变成的黄袍怪时,他跟沙和尚两人联手都打不过,最后两人落了个一跑一被抓的下场,他的武艺由此可见一斑。

    可就是这样一个连真武大帝一只手都比不上的天蓬元帅,居然在天庭跟真武大帝平起平坐,甚至还要高上一分,牧长生心中真的很替真武大帝感到不值。

    而且天庭的条律严苛,等级也十分森严,上仙看不起下等神仙是常有的事,这让受到前世自由等观念影响的牧长生刚开始与这里格格不入,感到很不适应。

    后来也让他对这个原本很向往的天庭越来越感到失望,最后甚至变成了厌恶。

    再加上钟灵在一旁的怂恿,他心中也确实一度升起过什么都不管,只带着杨婵两个人归隐山林的想法,可是后来他的理智阻止了他,让他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虽然他深深的厌恶这个天庭,但玉帝对他的恩情还是让他心中决定尽全力帮玉帝大展宏图,一尝所愿。

    直到这回孙悟空的事。

    牧长生也算熟悉西游的人,因此他自然清楚孙悟空大闹天宫的背后似乎隐藏了一只手在推着孙悟空向前,走上他被人安排好的命运。

    如今那只手牧长生找到了。

    虽然他心里很不愿意相信会是他,但在事实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为什么……偏偏会是你……”

    牧长生突然对着凌霄殿长叹一声,接着不理太白金星与哪吒两人,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出了凌霄宝殿跌跌撞撞往自己的天神府而去。

    “诶,老太白,你看牧大哥这是怎么了?”

    哪吒与太白金星看着牧长生离开,接着拿肩膀顶了顶太白金星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太白金星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巍峨的凌霄宝殿后沉吟道:“不过这事似乎跟陛下有些关系,我这就去找陛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些什么。”

    “我也去!”哪吒抢话道。

    “你个小屁孩去干什么,添乱吗?”

    太白金星吹胡子瞪眼道:“要是带上你,那我能打听到什么那才怪了。”

    “我都三千多岁了,哪里小?”

    哪吒大怒,神色不善的磨牙道:“老太白,你再敢叫我一句小屁孩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拔光你的胡子,诶,你别跑啊……”

    太白金星则很光棍的驾云撒腿就跑。

    两人的修为相当都是上仙境,但哪吒可是天庭赫赫有名武艺高强的神将,他太白金星一个上了年纪的文官能斗得过这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那才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