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朕不会错
    顿了顿,玉帝继续道:“只是那孙悟空乃一只得天地造化的灵猴,天性高傲桀骜不驯,再加上那一身本领,就是佛门也很难将其完全驾驭。?八??一?网===.=≤=≤≈.≥≤≥

    故而如来曾前来定下算计孙悟空的计策,好使他能够心甘情愿的完成让西方佛法东传并且大兴的重任。”

    太白金星沉吟半晌,忧虑道:“只是陛下,佛门在封神大战时准提天尊趁乱度化了我无数东方仙神,实力早已今非昔比,若我们现在再允其佛法东传,岂非引狼入室之举?”

    玉帝目光深邃道:“佛法东传乃是当初封神时太上与原始跟西方二圣定下的约定,无上天尊之言乃是天数,岂能轻改?谁又能改?”

    太白金星皱眉沉思不语。

    玉帝胸有成竹道:“既然此事不能逆改,那就只能顺其自然,更何况此事也并非尽是我天庭吃亏。”

    “哦?”太白金星霍然抬头,惊诧道:“陛下此言何意,莫非……”

    玉帝抬手伸出三根手指,道:“太白你乃朕之心腹,此事告诉你也无妨,如来找朕谈及此事时曾许给朕三个条件。”

    “三个条件?”太白金星一怔。

    玉帝悠悠道:“第一,让我天庭的山神土地河伯进入他们西牛贺洲,成为守护一方的神明;

    第二,如来答应日后会帮朕一个忙,一个绝对不能拒绝,无论什么都必须去帮的忙;

    第三,佛法东传乃是天数,完成之日必有天降的巨大功德,此功德朕可得一半。”

    “若是如此,此事之后我天庭与西方的个中得失只怕只有自己才清楚了。”

    太白金星道,说着又皱眉摇了摇头:“可是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让佛门这个狼子野心之辈到东方争夺香火信仰,老臣心中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太白你多虑了!”

    玉帝目中闪烁:“佛法即将东传,面对此事现在最急的绝对并非我们,而是……”

    玉帝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方。

    天尊之境神秘强大且深不可测,据说已经到了念其名字就能让他们知道是谁念名字的境界,故而玉帝也不敢擅呼其名。

    “陛下的意思是说,那三位?”

    太白金星也抬头看向高处。

    玉帝笑道:“南瞻部洲与东胜神洲这洲都是天庭所治之地,信仰的是天庭众神与道门,涉及自身的利益谁也无法置之不理,所以我们就只管坐山观虎斗便可。”

    “那长生怎么办?”太白金星急道:“他这人最讲情义,孙悟空是他的兄弟,若是孙悟空出事只怕他绝不会置之不理的,到时候……”

    听完玉帝的话,太白金星就知道孙悟空被玉帝与如来两个巨擎盯上之后,他的命运早已注定无法再进行更改。

    可是牧长生与孙悟空不一样,他不是佛法东传的天命之人。

    牧长生当初就是由他下界接引上天的,然后看着他在天庭从一个小统领干起,一步一步成长为五品神将,最后成了名震三界的伏魔天神。

    牧长生于他而言既是他的晚辈,又像是一个与他无话不谈的朋友,所以太白金星自然不想看到这个朋友消失。

    玉帝蓦然抬手打断了太白的话:“朕记得很早前就对你说过,有情有义是他的优点,也是他身上最大最致命的弱点吧?”

    太白金星急忙启奏道:“可是他毕竟是陛下一手培养出来的左膀右臂呀……”

    玉帝抬起手臂,一边神情复杂的看着一边舒展弯曲:“只有听话的才是左膀右臂,他一向都很聪明的,所以朕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可要是选错了……”

    说到这里玉帝霍然看向太白金星:“那就再换一条左膀右臂吧!”

    “陛下……”

    太白金星听完大惊失色,又要开口。

    这时玉帝闭着眼向后一躺躺在了宝座上,抬手一挥道:“太白,你先下去吧,朕有些疲倦,想歇息了。”

    “是……!”

    太白金星口中艰难吐出一个是字,转身有些失魂落魄的往通明殿外走去,一如刚才离开凌霄殿的牧长生。

    “太白!”

    忽然他的背后传来玉帝的声音。

    太白金星闻言身躯忽然一颤,失望的眼睛中顿时充满了一种名叫希望的神采,急忙转身对闭目养神的玉帝躬身道:“老臣在!”

    “刚才的话朕不希望除了你跟朕以外,这世上还有第三个人知道。”

    玉帝眼睛不睁语气平淡道,听完太白金星眼中的神采顿时熄灭,变成了浓浓的失望,接着他在恍惚中再次躬身朝玉帝一拜:“老臣告退!”

    待到太白金星走出通明殿,玉帝闭上的眼睛立即徐徐睁开。

    他有些失神的怔怔看着门口,心头不禁浮现了牧长生的音容笑貌,还有牧长生立下大功后自己进行封赏时君臣齐乐的场景。

    “朕……错了吗?”

    玉帝低声问自己,可是他自己一时也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些心烦意乱的不由喊道:“来人,奉酒!”

    “陛下,臣在,臣在!”

    卷帘大将匆匆忙忙跑进了通明殿,双手奉起玉帝身前桌案上那个盛满琼浆玉液的琉璃盏给玉帝的右手中送去。

    此时玉帝心烦意乱,故而没有细看就抬手往琉璃盏抓去,接着手便直接碰上了卷帘大将端来盛满琼浆玉液的琉璃盏。

    啪!

    琉璃盏与玉帝手碰撞,盏中的琼浆玉液立即洒满了玉帝的袖子,卷帘大将的琉璃盏也被他一撞后掉在地上应声而碎成一堆碎片。

    “陛下恕罪,恕罪啊!”

    卷帘大将见此吓得亡魂皆冒,噗通一声就跪倒在玉帝桌案前,磕头如捣蒜且不住求饶。

    玉帝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求饶的卷帘大将后他迷茫的眼神忽然变得无比坚定、冷漠、充满威严、没有感情……

    “朕没有错!”

    玉帝心中大声嘶吼道:“朕是天帝,朕是天庭之主,是三界至尊,所以朕做什么也没有错,而且朕……永远也不会错!”

    玉帝看了伏在地上瑟瑟抖的卷帘大将,冷漠开口道:“打下凡间,每七日受万箭穿心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