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闹天宫(五)
    此时孙悟空身上隐有光华绽放,一丝玄奥晦涩又无比神圣的气息从他身上释放,开始在他身上流动。≥=..

    “不好,刚才的蟠桃金丹吃太多了,老孙要晋升玄仙了。”

    孙悟空脸上的惬意消失变得不再淡定,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突破上仙,晋升到更厉害的玄仙境了。

    他本是一尊天地孕育的先天神,上天给了他举世无双的修炼天赋,让他在短短三年内就从一个生而先天的猴子修炼到了上仙境。

    不久前他便说过,离玄仙境只有一步之遥。

    此刻他吃了王母蟠桃与太上金丹这两样令三界无数神佛妖魔都眼红不已的增加道行圣品,而那些蟠桃与金丹入体后全都变成了汹涌的法力,让他到了突破玄仙境的边缘。

    玄仙者,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此乃太上老君对于玄仙这个境界的阐述,晋升此玄仙境者需要静心凝神对抗天劫来打开体内的一道玄妙之门。

    成功者开启玄门者则寿元法力尽数大增,失败者则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而此天劫并非雷公电母在妖魔晋升灵仙时用法器降下的化形雷劫,而是真正由上苍降下的威力无穷的天雷之劫。

    故而这三界神仙佛魔众多,而底蕴深厚、离玄仙境只差临门一脚的上仙境仙魔也有不少,但真正度过上苍雷劫成就玄仙者但也不多。

    其中有一部分是抵挡不住天雷之威,陨落在了上苍雷劫之下,更多的仙魔则是不敢去拼死度那玄仙的上苍雷劫,最后年老体衰寿元耗尽而亡。

    这些玄奥的气息便是突破的征兆,而这些气息一旦离体便会引来上苍雷劫。

    不过孙悟空身上的这丝玄奥气息一出现便被他自己努力压制住了,并不是他因为畏惧这上苍的雷劫,相反的自他出世后除了死亡外他还没真正怕过其他什么。

    只是他现在还想找到牧长生,想把他要离开天庭的消息告诉他,并且把盗来的王母蟠桃跟太上金丹与他一同分享。

    现在他偷蟠桃盗金丹犯下了天庭的死罪,此刻若是走了,只怕日后就没有机会再来天庭了。

    不过他只知道牧长生此刻已离开蟠桃园,至于现在去了哪里他也不知,因此急的他在兜率宫中抓耳挠腮上蹿下跳。

    在他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忽然门外有许多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孙悟空脸上不由一慌,待他侧耳一听便听到来者是那两队取金丹的天兵天将。

    知道来人身份后孙悟空心中大定,将剩下几葫芦金丹收入怀中,接着向后往一面墙上一靠,使了个隐身法嘿嘿笑着消失在了原地。

    不多时兜率宫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刚才那两队天兵果然走了进来,两名为的天将则开始在兜率宫中四下环顾寻找金丹。

    “诶,奇了怪了,金丹呢?”

    一个天将拍了另一个的肩膀道。

    另一个也是一脸纳闷:“对啊,太上老君不是说他给陛下炼的六金葫芦金丹在兜率宫里么,可是别说金葫芦了,我连个葫芦毛都没看见。”

    这话让隐在一旁的孙悟空顿时捂嘴偷笑不已,而后他又故技重施,将这些天兵天将定住,吹口仙气将他们送到了兜率宫的后院。

    接着他又驾起筋斗云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天神府的院子中。

    “大圣爷!”

    正在园中给花草浇水的林泉施礼道。

    “林管家,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找大哥,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哪里,或者你有没有办法给我马上找到他?”孙悟空一出现就急忙道。

    “马上找到找少爷?”林泉听完后道:“少爷如果不在府中,那一般都是在伏魔大营的。”

    “不不不,我刚从那里过来,他不在。”孙悟空急忙摆手。

    “不在大营的话?”

    林泉沉吟片刻,忽然取出一枚玉简笑道:“这是少爷留下的玉简,里面有少爷施下的法术,大圣爷只需往里注入法力便可跟着它找到少爷。”

    “那可真是太好了!”

    孙悟空一把抢过玉简,来不及道谢便再次消失在了林泉的眼前,林泉先是一愣,接着又笑着摇摇头,回身拿起水壶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了。

    此时牧长生坐在大帐里的太师椅上,双臂搭在身前桌案上沉思,脸上还带着浓浓的担忧。

    “大哥!”

    忽然他帐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牧长生霍然抬头,就见下一刻孙悟空咻的一声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大帐中。

    牧长生大喜过望起身上前,可是脸又一沉:“你一个人去哪了,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伏魔大营之中,千万不要出去么!”

    孙悟空咬牙切齿道:“大哥,不是我要出去,而是玉帝老儿这次实在欺人太甚了。”

    看到孙悟空愤怒的表情与说的话,牧长生心中再次咯噔一下,之前心中那股非常不好的感觉再次笼罩在了他的心头。

    他急忙转身快步冲到了孙悟空身前,双手按着孙悟空的双肩,急忙道:“悟空,告诉我生了什么事?”

    孙悟空咬着牙将之前生在大帐中,以及后来他蟠桃园偷蟠桃,兜率宫盗金丹的事全都告诉了牧长生,牧长生顿时呆若木鸡,如同一个木偶般怔在原地失神。

    可是很快他又急忙抓着孙悟空双肩道:“证据呢,难道你就相信那个天兵空口白牙的一番话?”

    “自然有证据。”

    孙悟空冷笑着拿出一道圣旨递给了牧长生。

    牧长生颤抖着伸出手接过圣旨,在想看又不敢去看的复杂心情中他轻轻将圣旨打开一个缝隙,看了一眼后立即又把圣旨合了起来,双眼也终于黯然的闭了起来。

    “命运……终究还是无法逆改吗?”

    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他费尽心机,想尽了一切可想出的办法来努力改变、逆改孙悟空的命运,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后反倒成了玉帝用来激怒孙悟空,让他走上原来那条悲凉道路的棋子,他心中的挫败感与凄凉感可想而知。

    “大哥,我要走了!”孙悟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