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再见云霄
    “呵,你这小神仙也在这里!”

    牧长生正在闭目运功疗伤,忽然听见一声冷傲的声音在他身前,不由眉头微微皱起,停下疗伤后双眼徐徐张开向前看去。?八?一1..

    “是你!”

    只见此刻他身前正站着一位身姿高挑,一袭白色仙衣在身的美丽女仙,正是当初他在太上老君的兜率宫内意外的从乾坤图中放出的云霄。

    “你刚才……是在疗伤?”

    云霄落在牧长生身上的目光忽然一凝。

    “不用你管,如果没事就从我身边离开。”

    牧长生很不客气的冷冷道,因为心中担心孙悟空所以此刻他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好,说完后他准备继续疗伤。

    “呵,几日不见,你这小神仙脾气见涨啊!”

    云霄听完同样以冷笑以对,并且如同故意般往牧长生向他开始靠近了。

    “你……”

    牧长生气结,右手一抬掌心光华一闪,先天法宝乾坤图便出现了他的手中。

    “乾坤图怎么在你手里。”

    看到牧长生手中的乾坤图后云霄霍然一惊,立即止步,脸上露出些许的忌惮之色。

    “哼,云霄,没想到吧!当初我与你初次相见本无任何仇怨,反而是我将你从封印你的乾坤图中放出,因此也算对你有几分恩情。”

    牧长生气道:“你不思报恩也就罢了,可你却还对我这个救你的恩人出手,因此这乾坤图是道祖特意传与我来防身,也是来治你的。”

    说起这件事他就生气,当初他怎么就救了这么个白眼狼呢,要不是太上及时出现,只怕他还说不定真会死在她的手里。

    对于云霄牧长生是想有多远躲多远的,就算有乾坤图他也不想招惹,至于太上老君说的那些什么缘啊份啊的,就让它们全都见鬼去吧!

    听到牧长生的话,云霄哼道:“牧长生,我承认乾坤图是厉害,但我也今非昔比了,你觉得它如今还能对付我一个大罗金仙吗?”

    牧长生顿时一愣,心里有些打鼓。

    确实,这乾坤图虽然威力强大,但当初镇压的可是太乙金仙境的云霄,而云霄如今的修为已经更进一步,达到了恐怖的大罗金仙之境。

    天尊不出,大罗为尊!

    因此这乾坤图能否镇压现在的云霄,他心里还真有些不太确定。

    不过他忽然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云霄虽然口中说着不怕乾坤图,可她那张出尘脱俗吹弹可破的俏脸上的忌惮之色却丝毫没有减少。

    牧长生顿时一喜,笑道:“云霄你少唬我,乾坤图乃是道祖传我专门克你的宝物,你要不怕尽管上来试试。”

    “你……”

    云霄气的一口银牙直咬干瞪眼,却最终没敢上前踏出一步,接着愤而拂袖转身准备离开。

    “哈哈哈……呃……”

    看到当初把他在兜率宫中欺负的那么惨的云霄此刻在他手中吃瘪,牧长生不禁感到十分解气,出了心情舒畅的笑声。

    可是刚笑没两声他的笑容就突然停止,并且用手按住了胸口,隐隐可见此刻他身上有一层紫色的细小雷电游走跳动。

    这是他刚才帮孙悟空渡玄仙劫时,自己沾染来的上苍雷光。

    虽然他刚才吃了救命仙丹,但是上苍的力量自然没那么容易被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化解。

    “嗯?”

    正要离开云霄听到有异回身一看,不由快上前冲牧长生而来。

    “别过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牧长生咬牙颤抖着举起手中的乾坤图,以为云霄是要趁他病要他命。

    可是下一刻他的手就被云霄很不客气的随手一下拍开,没好气的骂道:“你看你这鬼样子,我就是站在这里不动不还手,你还能伤到我吗?”

    牧长生无奈摇头。

    他本来就有伤,现在一身修为更是都用来压制体内肆虐的上苍雷劫之力了,因此云霄说的没错,就算人家站着不动他也没有一丝余力伤到人家一根汗毛了。

    同时他心中也是苦笑不已,得,这下好不容易找回来的那点儿面子估计又要丢个干净了。

    不过令他诧异的是,云霄却没有趁着他受伤对他动手的意思,而是伸出一只手朝他手腕抓来。

    “你要干嘛,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可不好。”

    牧长生手一缩,同时目光在瑶池中快扫过,看是否有杨婵的身影。

    今日可是王母寿诞,王母又是杨婵舅妈,因此他也不知道杨婵会不会接到邀请来这里,这要是闹出什么误会那乐子可就大了。

    “少废话,我给你看看伤。”

    云霄瞪眼道,同时气的摇头冷笑:“我云霄有生以来头一次抓男人的手还没害羞,你个大男人反倒害羞了,牧长生,我问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牧长生咬牙苦笑刚要开口说话,可是下一刻就被云霄狠狠瞪着他,不由分说就一把抓住了左手。

    可当她刚抓住牧长生的手顿时脸色一变,惊讶的扭头看着牧长生道:“你渡你的玄仙劫了?”

    接着她又自己摇摇头:“不对,你虽然是上仙境,但还没有达到开启体内玄门,晋升玄仙境的程度,既然不是自己渡劫,那你这身上苍雷劫之力到底从哪招惹来的?”

    牧长生苦笑:“一个朋友渡玄仙劫,我用法宝帮他挡了几下,结果被上苍之力反噬了。”

    “活该你,我们大罗金仙都不敢轻易沾染的上苍之力你也敢招惹?真是嫌命长了!”

    云霄白了他一眼,手上却没有停止动作,只见她一只手掌往牧长生的后背上一按,片刻后一个桃子大的紫色雷球被她从牧长生的体内吸了出来。

    “这不是情况紧急么。”牧长生讷讷道,同时感觉到体内的上苍之力被云霄吸走后他身轻体快,舒畅无比。

    接着云霄低头从腰间玉带后掏出一个小瓷瓶,抬手打开塞子倾倒出一粒白色仙丹递给了他。

    “接过仙丹后诧异道:“这是什么?”

    “毒药,敢吃吗?”云霄哼道。

    牧长生赔笑道:“仙子说笑了。”

    说着仰头将仙丹吞入肚中。

    这云霄的仙丹说来也神奇,一入他肚中后不消片刻他身上上苍雷劫造成的伤势便好了个七七八八。

    牧长生顿时大喜,起身走了两步,拱手谢道:“多谢云霄仙子此次仗义治伤之恩。”

    直到现在他才对云霄的印象稍稍改观了一些。

    云霄随意摆摆手,道:“不必了,这就当做我上次出手伤了你,而对你的赔罪吧!”

    说着转身洒脱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云霄淡定的背影,牧长生忽然笑道:“仙子,那你可还欠我将你乾坤图放出的那份恩情哦!”

    云霄向前走的身子顿时一个趔趄。

    “陛下、娘娘驾到!”

    忽然灵官的声音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后牧长生的脸上笑意一点点消失,并且慢慢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