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东窗事发
    只见瑶台蟠桃会场入口,着帝袍、戴帝冠的玉帝与王母娘娘携手而来,身后跟着一众侍者与侍女。网1??.??.

    他们从会场正中来到上方宝座上坐下,接着除了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外,其余三界众仙全都向其行礼,恭贺王母娘娘福如东海万寿无疆。

    “多谢诸位仙家道友。”

    听到众仙贺言王母娘娘高兴的合不拢嘴,道:“还请诸位仙友落座稍待片刻,我那七个小女已一大早就去蟠桃园摘桃,想来马上就能带来蟠桃供大家享用。”

    听到这话混在人群中的牧长生顿时心中冷笑不已,据孙悟空所说蟠桃已被他摘了个精光,就连一根桃毛都没给这些神仙留下,因此他们待会儿注定要失望了。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他跟孙悟空在某个地方与性格上还真挺像,前有他在蛟魔王宝库蝗虫过境片甲不留,后有孙悟空在王母蟠桃园寸草不留,牧长生抬头失笑

    此时一部分蟠桃已经进了孙悟空的肚子,剩下的蟠桃则全都在他的身上,不止蟠桃,就连孙悟空吃剩玉帝的金丹也全都在他身上。

    今日这场蟠桃会要是没了蟠桃,他看玉帝跟王母两个怎么收场。

    众仙纷纷表示感谢后落座,最前方自然是三清中的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接着就是天庭的四御,而后是三界中镇元子、云霄这样修为通天的大神通者。

    这些人之后才是天庭的一众文武仙卿,排座与座次也是按照在天庭中官职的高低安排,不得不说天庭的等级观念十分分明,而这也是牧长生这个受过人人平等观念教育的人反感天庭的一个地方。

    牧长生在天庭是三品正神,因此他在蟠桃宴上的座次属于中等偏上,既不太过靠前醒目,也不太过靠后,属于牧长生心仪的位置。

    他们这些上仙的待遇很不错,身前的桌案上都摆着一盘龙肝凤髓,一壶举世难求的玉液琼浆,全都是天上地下很难见到的美味珍肴。

    至于三品以下的神仙桌上就只有次一等的御酒,以及其他的鹿唇熊掌这些次一等的食材了。

    牧长生摇摇头,拿起筷子自斟自饮喝酒吃菜,可是面对他过去都垂涎三尺的美味与珍酿,今日他吃了喝了却吃的索然无味,喝的意兴阑珊。

    牧长生抬起看向玉帝,现他正笑着与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还有四御这些大神其乐融融喝酒,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

    忽然会场门口传来一阵哄闹,牧长生扭头看去就见大公主七人手提花篮,在侍女呼拥下狼狈而来,进入会场高台阶前,其五公主还在哭哭啼啼。

    “你们为何来的如此迟?”王母问道。

    只听大公主摇头道:“启奏母后,我们进了蟠桃园后现园中桃树上全都空空如也,蟠桃全都被那齐天大圣吃了个干净,连一个也没留下。”

    三公主黯然道:“接着他用法术定住我们,如今时辰一到后法术方才自动解开,我等故而来迟。”

    说完大公主与六公主几个与牧长生关系好的无奈看了牧长生一眼,最后只能摇摇头。

    牧长生低头面露哂笑不语。

    “什么,我的蟠桃?”

    听闻此言王母娘娘霍然从宝座上惊起,就是一旁玉帝也一脸惊疑不定。

    他知道激怒孙悟空后,愤怒的他定会搅乱蟠桃园闯出滔天大祸,到时他便可让西方如来前来收拾残局,这些他与王母娘娘都一心中有数。

    可是他也没想到孙悟空如此无法无天,竟跑到蟠桃园中将王母娘娘的蟠桃祸害了干净,这能增长寿元的蟠桃可是天庭的宝贝,每年蟠桃会便是他们拉拢人心。

    蟠桃生长要几千年,只怕是这蟠桃会怕是今后很多年都办不起来了,玉帝的连渐渐沉了下来。

    看到上方玉帝与王母的表现,牧长生心中甚是畅快,眼中闪过一丝快意,既然你们要逼他造反,那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对的起日后他受得苦?

    听得此言,就是底下众神也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却在慌乱中忽然四大天师又来报,道:“启奏陛下,太上道祖来了。”

    玉帝王母与众仙忙起身出去相迎,就见太上老君领着一行人,摇头道:“陛下请老道给你炼的那些举办丹元大会的金丹也全都被齐天大圣盗走了,一粒不剩。”

    听到这话玉帝顿时脸色铁青,拢在袖中的全都也紧握成拳捏的白,咬牙道:“李靖何在?”

    李靖急忙闪身出列:“臣在。”

    玉帝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朕命你并哪吒太子,点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前往下界捉拿妖猴,必要时可先斩……算了,务必将此妖猴给朕活捉。”

    玉帝本来想说先斩后奏,只是如今他又是丢了蟠桃又是失了金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如来答应的那些让他功力大增功德。

    如果逞一时之气而杀了孙悟空,那他付出的这一切不就全白费了?因此思量再三后他咬牙忍着怒气下了活捉孙悟空的命令。

    “臣领旨!”

    李靖忙道,接着左手托着七宝塔,右手拄着腰后的降魔剑带着玉帝指派的一干神仙出了瑶池去点齐兵马,前往下界攻打花果山了。

    看到玉帝愤懑的模样牧长生知道他这回赔了蟠桃又折了金丹后早已怒不可遏,现在的心情只怕比起被他激怒的孙悟空也不遑多让吧!

    在其他人都或是惊讶,或是着急中,对玉帝利用他激怒孙悟空而感到愤怒不满的他倒了一杯酒,开始面带微笑不慌不忙的喝酒,好像这里的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牧长生,你可知罪!”

    看到牧长生事不关己的样子,一个天将突然起身指着牧长生喝问道,这一声喝问顿时将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牧长生的身上。

    “哦,你是何人,本神又何罪之有?”

    牧长生扭头淡笑着问道,同时他看到这个大汉身旁坐着的是对他冷笑的武曲星君。

    “本君乃是贪狼星君。”

    那铠甲大汉冷笑道:“整个天庭有谁不知那孙悟空乃是你的结拜兄弟,如今他闯下这样的滔天大罪,你这个大哥岂能没有责任?说不定这背后还是你亲自教唆指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