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朕不会错,但会愧疚!
    “我醉了吗?!哈哈哈……”

    牧长生轻声问自己,接着开始仰天大笑。≈≥≠.≤≈≤≤≥.=≈≈≠

    此刻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看到牧长生不知收敛,当着这么多朋友对头的面让他下不来台的狂态,玉帝眉头深深皱起,负在身后的拳头也死死握住,目中闪过一丝恼怒。

    可是随即他的眉头便轻轻舒展开来,负在身后的拳头也倏地松开,目中的那丝恼怒也化成了一丝愧疚。

    “陛下,臣知罪!”

    大笑不止的牧长生忽然一脸郑重的行礼道:“这些罪过全都是我变化成我二弟的样子犯下的,这些事全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此事的后果如何我都愿一力承担,还请陛下降旨召回李天王。”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尤其是太白金星与六公主等人,一个个都被牧长生这话吓得脸色大变。

    玉帝再次看向牧长生,目中既有不加掩饰的欣赏,也有深深的复杂。

    他心里清楚做下这些事的是孙悟空,因为这些本就是他一手安排下的,他知道被激怒在气头上的孙悟空会在一怒之下触犯天条犯下大错,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要的就是一个对孙悟空出手的理由。

    只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孙悟空在愤怒下竟然胆大包天到敢摘光蟠桃园,盗走太上金丹,让他付出了如此大代价的地步。

    这是他唯一没料到的事情,他也知道此刻牧长生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替孙悟空顶罪,而以孙悟空犯下的这些罪过,孙悟空就是死个来十次也死不足惜。

    牧长生身在天天庭自然知道天条,也知道顶罪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可他为了孙悟空就这样做了,这也是他一直欣赏牧长生的一点。

    接着玉帝心中深深叹息一声,牧长生与孙悟空的情谊确实叫他心中感动,可惜如来已经清楚的告知他他们西方佛门的目标是孙悟空。

    而且他此番又是丢蟠桃又是失金丹,在孙悟空身上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如来允诺的一半功德,倘若这回就此放过孙悟空的话,那佛门的西游计划自然就不能进行下去。

    西游不进行下去直到成功,如来允诺的一半功德自然成了空谈,那时他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丢了蟠桃又失了太上金丹,到头来连功德也捞不到?

    “现在朕只能对不住你了。”

    玉帝看向牧长生时眼中的复杂慢慢消失不见,并且变得坚定起来:“朕付出如此代价不能什么都得不到,所以这场西游必须进行下去,而且那一半西游成功后的功德朕也势在必得。”

    看到玉帝的变化太白金星等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因为他们知道玉帝马上就要对牧长生做出判决了。

    “朕已查明此番大祸皆是那妖猴一人为之,伏魔天神也被蒙在鼓里不知此事,因此此事与他毫无瓜葛。”玉帝目光威严扫视了下方众人一眼后,以不可否定的语气沉声道。

    说完这话在场众人脸色皆是一变,却变得各不相同。

    太白金星与真武大帝等跟牧长生关系还算不错的神仙闻言皆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而与牧长生交恶的武曲星君、贪狼星君两人闻言则脸色一变,不过变成了铁青。

    此时坐在南极长生大帝身后的司命星君闻言脸色也慢慢阴沉下来,双拳紧握青筋毕露,死死盯着牧长生的眼中也露出深深的不甘与怨恨。

    其他一些人,像三清四御与镇元子这些大人物则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知玉帝与牧长生君臣两个此时在他们眼前来这么一出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陛下,臣……呜……”

    一听玉帝的话,牧长生又要再次开口时慌的太白金星直接冲上前来不动声色的在他身上下了定身咒,使得他顿时定在原地口不能言,只剩一双眼睛急切的转动着。

    “各位不好意思,今日值此良辰美景,再加上娘娘世间难求的玉液琼浆,伏魔天神多饮了几杯后不胜酒力已经喝醉了,我现在就带他去醒酒。”

    太白金星向众人赔笑道,说完将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是牧长生一条胳膊抬起往自己脖子上一搭,直接就架着牧长生陪着笑出了瑶池。

    看着牧长生离去的背影玉帝心中叹了口气:“朕为天帝永不会错,可是却会愧疚,这回是朕对不住你们兄弟啊……”

    如果这时有人看去就会现,出去的时候牧长生的双脚是离地的,他是硬生生被太白金星给提出去的。

    等出了瑶池后太白金星看了后面一眼后,现没什么人注意后,直接把牧长生往肩上一扛抬腿就跑,直到跑出很远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下,腰一弯将牧长生放下。

    “呜……”

    牧长生眼睛大睁,鼻子哼哼着示意太白金星解开用在他身上的定身咒。

    定身术简单低级,太白金星知道定不住现在的他,所以直接一上手就是他的独门定身咒,这下子就是牧长生也无计可施了。

    “嘿,你小子真有种,居然敢那么顶撞陛下,也不知道你小子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有,你小子怎么这么重,可累死我老人家了。”太白金星一边躬着身捶着腰,一边盯着牧长生冷笑着骂道,骂完还不解气,又过来踢了牧长生几脚。

    当看到牧长生鼻子里哼哼示意他解开定身咒时,不由嘿嘿一笑,哼道:“想让我解开定身咒?”

    接着快摇头,笑道:“不行不行,你小子现在能耐大了我一个老头子可制不住你,万一放开你了你又跑去陛下跟前找死可怎么办?这样吧,看你挺难受的,我先放开你的嘴吧!”

    说着右手食指中指光往牧长生嘴上一点,顿时牧长生嘴巴张开,接着龇牙咧嘴道:“我说前辈,你就不能慢点跑吗,我骨头都快被你抖散架了。”

    “嘿,你还敢抱怨?”

    一听这话太白金星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我,刚才你小子恐怕又要去犯傻找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