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相惜
    “李天王,那妖猴呢?”

    杨戬随后赶来后问道。??八?一网?≤≠≈.≥≥.

    “这?”

    李靖上前为难道:“二郎真君,那妖猴太厉害,我们没能挡住,让他给跑了。”

    可事实却是孙悟空过来后,他们都摄于其威不敢冲上前抵挡,只是随意比划了几下后就把路给孙悟空让开了。

    “你……”

    杨戬从后面追来,前面生的一切又岂能逃过他的眼睛?

    此刻听到李靖睁着眼睛说瞎话,不禁气的牙痒痒。

    可是他又转念想到,他与玉帝甥舅间因为父母之死,所以一直都有很大的嫌隙,可他又因为很多原因而无法对其动手,为死去的父母与兄长报仇。

    这回孙悟空做出了偷蟠桃盗金丹,大闹蟠桃会这样他想做而不能做的事,也不失为一个胆识过人的英雄。

    尽管他是神,而孙悟空是妖,尽管他在此之前从未听说过孙悟空这个名字,也还未见过孙悟空,但这些也丝毫无法阻挡他心中对孙悟空生出的欣赏与好感。

    最起码天庭建立数万年了,他还从未听说有第二个人敢像他一样,做出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所以一开始太白金星叫他来对付孙悟空时,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可最后因为杨婵的原因,他却不得不前来。

    到来之后这嘴损的猴子提起他的伤心事,确实让他当时怒不可遏,可真当他与孙悟空一战,还斗了个不分胜负之后,他心中的怒气不仅消失了,反而还对孙悟空生出了几分敬意。

    那是英雄之间的相惜,棋逢对手后的敬意。

    自封神之后,他居于灌江口三千多年,期间虽然也曾降妖伏魔与妖魔交战,但向来都是所向披靡,从未逢过一个敌手。

    可今天他却与孙悟空一战棋逢对手,打的这么痛快与酣畅淋漓,他也被激起了心中久违的争强好胜之心,这也就是他为什么非要追着孙悟空不放,要与他分个胜负的原因。

    想到这里,他不悦道:“妖猴与本真君交战一场后不敌向这里逃来,可你们却失职将他放跑,今日你们若是不想办法将他找出让本真君擒住,日后玉帝要是问起,那你们这些人自己去向他解释吧!”

    说完不爽的哼了一声。

    “这……”

    杨戬一番话让众人面面相觑,接着九耀星宫与二十八宿全都苦下了脸看向李靖。

    李靖咬咬牙,上前对杨戬道:“还请真君稍待,我们这就想办法找出那妖猴。”

    接着他从背后取出照妖镜,高高举起照向地上花果山,一道金光立时从照妖镜中出照在山上,开始在花果山上一点点搜寻孙悟空的影踪。

    牧长生则一个人冷眼旁观,没有说什么。

    他能感觉到自己对孙悟空出手后,这些人对他偶尔眼中流露出的不屑与厌恶,以及对他的孤立,虽然他们也算隐藏的很好,但终究还是无法瞒过他的眼睛。

    虽然他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他人,因为他真正在做的是想办法救自己的兄弟,但这种被人孤立与厌恶的感觉还是让他很不爽。

    “大人!”

    这时破军与宁川归来,同时他们身后跟着一些伏魔军团的天兵,只见这些天兵都提着一个法力化作,关押着一只花果山猴子的光囚笼。

    猴子有大有小,有老有少,一些青壮的猴子在笼子里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外面的这些天兵天将,并且龇着獠牙上蹿下跳,抓着囚笼进行啃咬,出愤怒的低吼,似乎要将天兵天将给撕成碎片。

    而更多猴子的眼中流露出的是恐惧,他们在笼中惊魂未定的看着他们,眼中露出恐惧与绝望的神色,有的身上受了伤,伤口狰狞还在血流不止,看起来非常的可怜。

    不止是伏魔军团,另一边的李靖部下也是同样带着许多装着花果山猴子的法力囚笼兴高采烈归来。

    面对那些上蹿下跳不老实的猴子,那些天兵则会很冷漠的将好几杆闪着寒光,锋芒毕露的长枪刺入囚笼。

    接着“噗”的一声抽出,带出一串触目惊心的血花,银色的长枪此时也被鲜血浸透,变成了血红,猴子则倒在笼中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因为伏魔军团有牧长生之前的交待,所以只是捕抓猴子而并未出现残忍的虐杀。

    看到李靖部下如此对待花果山群猴,牧长生的脸色一点点的难看起来,接着阴沉着脸就要迈步上前。

    啪!

    这时有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牧长生扭头一看,现拉住他的是破军。

    破军放开了他,接着神色复杂的轻轻摇了摇头。

    只见他指着刚才那只被李靖部下的天兵,用多杆长枪刺的浑身是血,倒在笼子里一动不动的那只猴子道:“大人放心,那只猴子没死。”

    “嗯?!”牧长生不解的看着他。

    破军低声苦笑道:“大人忘了,大圣爷曾经销了花果山群猴的生死簿,这些猴子除非砍掉六阳之的头颅,否则是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牧长生这时才醒悟过来,记起确实有这回事,生死簿上的销掉之人一般伤害却实已经杀不死了,只有砍掉头颅才能杀死。

    只是因为生死簿上销了死籍,所以头颅砍掉之后他们的魂魄幽冥不要,地府不收,只能化作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在三界之内飘荡,六道之中沉沦,等待最后的魂飞魄散。

    虽然不砍掉头颅就不会死,但是这些天兵手中长枪造成的伤害与巨大的疼痛却是不会消失的,那只猴子已经痛晕过去了。

    这些天兵如此虐待没有修为手无寸铁,此时已经失去反抗之力的猴子,牧长生的脸色还是十分的难看。

    最后他问道:“刚才抓了多少?”

    破军观察着牧长生的脸色,低声道:“花果山总共一万八千有余猴子,我们抓了三千余只,李天王的部下人比较多,所以的也多,七千余只,二郎真君的手下抓了一千余只,剩下六千多不知逃窜到了哪里。”

    听完牧长生叹了口气。

    可以说这回孙悟空大闹蟠桃会,完全是因他与自己两个人而起,可是最后却将花果山这些没有丝毫修为,只是因为住在花果山这片灵山福地,故而身强体健的无辜猴子卷入其中,他心中微微有些难受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