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杀身之祸
    牧长生推门而入,可但房中并没有孙悟空的身影,但是却能听到猴子尖锐的叫声,很快他就现这叫声是从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传来的。?网??11.1?.

    “悟……”

    牧长生来到丹房中后刚要叫孙悟空,可是却感到胸口堵堵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听到八卦炉中孙悟空被六丁神火烧的惨叫声音,他的头轻轻垂了下来,牙齿紧咬额头青筋暴起,脸上尽是犹豫不决与深深煎熬之色。

    他知道,太上的这八卦炉周身按先天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排列,其中巽为风,这巽位自然就是风口,往炉子进风的地方,因此那里没有火。

    因此现在他有心告诉孙悟空躲到巽位去,到那里躲避六丁神火的煅烧,可是他心中还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千万不能让孙悟空去巽位。

    因为那里因为进风所以无火,可是却有浓烟。

    这六丁神火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天火,那它所放出的烟岂是寻常普通之物?

    这原来的孙悟空便是因为躲在巽位,最后才被六丁神火弄出的烟给熏坏了眼睛

    而且他知道即便他不说,孙悟空也迟早会现巽位那个地方没有火,所以自己躲过去的。

    耳中不断传来孙悟空的惨叫哀嚎,牧长生突然拿出五行玲珑塔,并且截取五行神光中的水与木两种,源源不断的往八卦炉中输去。

    很快这八卦炉中温度一低,孙悟空惨叫戛然而止。

    八卦炉中安静一阵,忽然孙悟空试探着叫道:“大哥,大哥,是你来了吗?”

    虽然八卦炉中火焰熊熊,因此他看不到里面,可是却能听到孙悟空声音中带着巨大的惊喜与兴奋。

    牧长生眼中泛酸,道:“是我,你等着,我这就给你降温,让你好受点”

    “大哥,不要。”

    突然孙悟空叫道:“太上老君的这火有点儿邪门,简直无物不焚,一般的法宝根本扛不住,你的五行神光也只能暂时压制一时,根本无法持久。”

    “那怎么办?”牧长生收回五行神光,脸上尽是不甘。

    忽然他道:“要不……你去八卦炉里的巽位躲躲,那里是风口,火应该小一些。”

    毕竟他是带罪之身,玉帝罚他闭门思过半月,因此他根本无法在这兜率宫中待太长的时间,但是他又必须帮孙悟空解决眼睛的威胁。

    接着八卦炉中没了声音,可是很快孙悟空惊喜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哥,这里的火果然非常小,咳咳,就是……就是烟有点大……”

    “烟?”

    牧长生沉吟片刻,忽然眼前一亮,再次截取五行神光中水之神光进入其中护住孙悟空的眼睛:“我的五行神光可否助你护住眼睛?”

    孙悟空笑道:“还是大哥你厉害,现在那些烟真的进不了我的眼睛了。”

    “那就好!”

    牧长生松了口气,同时左手托塔,右手朝五行玲珑塔打进一道法诀。

    不多时,塔内水之世界的大海中,一颗着炽盛水蓝色光芒的珠子分开大海波涛,浮出水面。

    牧长生法印一变,接着这颗珠子中随即又有两道水蓝色的符印飞出被他送进了八卦炉。

    可以看到制造出这两张符印后,那颗水蓝色珠子的光芒几乎消散了一半,显得有些黯淡无光。

    “辛苦你了!”

    牧长生心疼的看了那颗珠子一眼,将其送进大海,但是水之世界那无边无际的大海似乎也少了一半。

    “大哥,这是什么?”

    孙悟空好奇的打量着手中的符印道。

    牧长生道:“我抽取五行玲珑塔的水灵珠本源帮你凝聚的两道符印,可以帮你抵御八卦炉中烟与火,你将它们分别贴在眼睛上便可。”

    五行玲珑塔内蕴金、木、水、火、土五行,事实上有金木水火土五颗灵珠,依靠这五颗灵珠的本源之力,故而能够五行相生且生生不息。

    八卦炉中。

    孙悟空手拿两道蓝色符印看来看去,听言好奇的往自己的眼睛上一贴,接着他便自己两只眼睛上一痒,再去摸时两道符印早已消失不见。

    随后他飞到巽位风口,便现那些滚滚浓烟早已奈何不得他的眼睛,当下欣喜不已。

    “悟空,好了没?”牧长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孙悟空连忙道:“好了好了。”

    牧长生平静道:“看到你没事我就回去受罚了,毕竟我现在是带罪之身。”

    “带罪?”孙悟空一怔,随后大怒道:“李靖不是说我束手就擒你就会平安无事么?”

    牧长生苦笑:“他也是自身难保,我们俩今天差点儿打起来,犯了天条,好在陛下也算开明,只是暂停了我们的职务,罚我们闭门思过半月而已。”

    “长生大哥,好了没有?老爷说因为你未按照陛下的旨意回家闭门思过,所以护法天神正在满天庭找你。”

    这时门口银灵童子的声音传来。

    “这家伙属狗的吗,鼻子这么灵?”

    牧长生摇头苦笑,起身出了炼丹房。

    他实在有些怕这家伙了,倒不是怕他的法力或者神通有多厉害,相反的,当初他还打了这货一闷棍。

    只是这护法天神为人死板认死理儿,就是传说中的一根筋性格,只听玉帝的话,被他盯上绝对能把人烦死,他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不就闭门思过半个月吗,他正好最近因为孙悟空这事劳心劳力,现在可以好好回去休息半个月了。

    感受到牧长生的无奈,孙悟空感受眼睛那里传来的丝丝冰凉,接着又回头看向八卦炉中熊熊火焰,眼中露出无比坚毅之色。

    接着他毅然反身跃入熊熊火焰之中,瞬间就被那无尽的烈焰吞噬,在这个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世界里,一双仇恨的血红眸子显得异常恐怖:

    “玉帝老儿,我会回来……讨个公道,你这玉帝之位坐了太久,我看……也该换人了……”

    ……

    “说完了?”

    太上老君在院子里问道。

    牧长生笑道:“完了,多谢道祖成全!”

    太上老君笑道:“不妨事不妨事!”

    说着凝目看向牧长生,忽然道:“天神,老道观你最近有杀身之祸缠身,务必小心些啊!”

    太上老君这话顿时让牧长生一阵毛骨悚然,要不是说这话的是太上老君,天地间最厉害的六个人之一的话,他一定会认为这是哪个江湖骗子跑来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