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天狱之囚
    “多谢道祖的关心,小仙记住了。?.??.?”

    牧长生道,说完又想起护法天神,于是赶紧告辞:“小仙如今还是带罪之身,就不在宝地多做逗留了!”

    “天神请便!”太上老君微微一笑。

    牧长生迈步出了兜率宫,银灵目送牧长生离去。

    “啪!”

    忽然太上抬手,在他头顶轻轻打了一巴掌。

    “老爷,我又没有犯错,你干嘛打我?”银灵童子捂着头,委屈的看向太上老君道。

    太上老君笑道:“快叫上金灵,你们两个一起去给八卦炉中扇火,记住,火要越旺越好。我知道你跟伏魔两个关系好,但是这回决不可看在他面上手下留情,要是有一点儿懈怠,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们。”

    “是!”

    银灵童子赶紧道。

    ……

    另一边,牧长生出了兜率宫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化身一道金光下了三十三天,前往自己的天神府接受玉帝让他闭门思过半月的处置。

    当来到了他天神府门口时,只见老管家林泉正陪着笑送出沉着一张金脸的护法天神。

    “哟,护法,今天这刮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府上了?”牧长生落地之后故意揶揄道。

    “伏魔,你去哪了?”护法天神神色不善:“难道你忘记陛下让你即刻在府上闭门思过半月?”

    牧长生眼珠一转,苦着脸道:“护法你也知道,我今儿个不前往下界前去捉拿妖猴了吗?”

    “那又如何?”护法天神轻轻皱眉。

    牧长生叹了口气,道:“结果那妖猴实在太厉害,我没打过不说,最后反而还被他给打伤,导致体内法力翻涌奔腾,驾云都有些困难,故而陛下下朝后已有片刻,我才赶到府上……咳咳……”

    说到最后脸色一白,直接咳出口血来,接着身子一晃似要倒地。

    “少爷!”

    林泉大吃一惊,急忙上前将其搀扶住。

    “你……”

    护法天神登时气的无话可说,只能干瞪眼。

    因为刚才出来时他分明看到牧长生怎么来的,故而清楚牧长生此刻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看他现在演的简直比真的还真,让他还真没有理由找他的麻烦。

    毕竟他跟孙悟空交手受伤时,因为太上在瑶池施下法术的原因,所以几乎是天庭尽人皆知的事情,当时他也在场,所以看的真真切切。

    “伏魔,最好是你说的这样!”

    好半晌他才冷哼一声,拂袖转身带人离去。

    直到护法天神走远不见,牧长生这才又神采奕奕的从搀扶他的林泉身上起来。

    “少爷,你……你没事?”林泉一脸愕然。

    “没事。”

    牧长生随意摆摆手,转身迈步往府中走去。

    “那你刚才……”

    此刻林泉被牧长生搞得一头雾水。

    牧长生回头看了眼护法天神离去的方向:“那个狗鼻子实在太烦人,被他缠上绝对能把人给烦死,我要不装成那样又怎能轻易把他给打了?”

    林泉呆了一呆。

    说话间牧长生已到了自己的院子。

    牧长生坐在院中的圆桌旁环顾自己的小院,摇头自嘲一笑,道:“林伯,接下来的半个月我被免了差使,就闲在府上了。”

    林泉低声道:“少爷,大圣爷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些人说大圣爷偷蟠桃盗金丹,犯下了死罪,最后还连累到了你的身上,让你因为他而被陛下不喜……”

    “别说了!”

    牧长生砰的砸了一拳身前石桌,脸色阴沉的仿佛能低下水来:“林伯你记住,我不管做出什么决定,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任何人都无关,更何况……这次的事情根本不是悟空他的错。”

    说到最后他摇了摇头,起身往自己的房中走去。

    “不是他……那是谁的错?”林泉也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牧长生忽然脚步一滞,接着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凌霄殿的方向,又怨恨的看了眼西方,最终却无奈的叹了口气,大步进了房间关上房门,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里面。

    林泉顺着牧长生的目光往两边看了看,却感觉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摇头道:“少爷说话越来越让我老林听不明白了……”

    进了房间后,牧长生一人烦闷的来到榻上坐下。

    “嗡!”

    突然他身前的虚空一颤。

    接着自他重生后,一直在他识海,也就是常说的泥丸宫中安家落户的金色混沌钟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前。

    牧长生顿时一愣。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东皇钟是第三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吧,平日里都是钟灵出现在他的眼前,不过前两次出现都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第一次是在前世,最后要了他的小命。

    第二次是在天池,差点儿要了他的小命。

    至于今天,则是第三次了。

    “你……怎么出来了?”

    牧长生深吸口气,稳定自己情绪后问道。

    尽管他已成了上仙境的高手,比起当初还是普通人的候强大了无数倍,但在这口钟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毕竟当初正是这口钟的原因,才使东皇不是天尊却有了天尊的战力,成了万古唯一的无冕天尊。

    听了他的话后东皇钟身上金光一闪,神色复杂的钟灵也出现在了他身前。

    “牧小子,我……想去天狱救一个人。”

    牧长生紧张了半晌,钟灵突然开口道。

    “嗯?”

    牧长生一怔,随后脸色大变:“莫非……那个被镇压在天狱最深处的可怕妖魔?”

    “妖魔?”

    听到这话钟灵讥讽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他都被称之为妖魔的话,那这个世上就没有人有资格当的起所谓的神这个名号了。”

    说着他悠悠一叹:“或许目前只有他,才知道那些被我遗忘的记忆了。”

    听言牧长生心中大震:“远古天庭的人?”

    钟灵摇了摇头:“那个时代只有神魔,没有后来女娲造出的人,也没有现在所谓的仙与妖……”

    牧长生恍然大悟:“一尊先天神?”

    钟灵默然,转头看向了天狱。

    看到钟灵默许,牧长生心中立刻有了答案。

    想了想,他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先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