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如来下杀手
    “天神,你还是退下吧!”

    如来竖掌道,说话间他周身突然佛光大盛,同时四周还有诵念佛经的阵阵梵音与钟声响起,万尊姿态各异,常人大小的金色佛陀虚影也在如来的佛光中浮现,围绕着如来轻声诵经。网?1?..

    万佛朝宗!

    正在冲向如来的牧长生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脑海中下意识就出现了这个词。

    传说当年佛祖在灵山讲经说法,三界的很多菩萨与佛陀赶去聆听真经,三界中始有万佛朝宗的说法,其中宗便指如来,去见如来就是去朝宗。

    如来的身影也在万佛虚影的衬托下,也变的愈宏伟与高大起来,冲向他的牧长生在他跟前卑微的就犹如一只飞蛾与蚊蝇一般。

    “给我……放开他!”

    听到如来的话,牧长生没有退,反而仰天出一声嘶力竭的怒吼。

    但见他此时睚眦欲裂,神色狰狞,身上释放着一股强大恐怖的气息,如同暴风雨中的惊涛骇浪般骇人,宛如一尊恐怖的先天魔神。

    他手中擎着方天神戟,此时已经来到如来镇压孙悟空的右臂上空,

    锵!

    他手中的神戟也因感受到他的愤怒出轻鸣,神戟上有璀璨的光芒亮起。

    随后戟刃上一道冰冷刺骨,锋芒毕露的雪亮神光迸,朝着如来镇压孙悟空的那条手臂怒劈而下,牧长生持神戟紧随其后。

    “阿弥陀佛!”

    看到牧长生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依旧不顾一切,奋不顾身的向他而来,如来便竖掌宣了声佛号。

    接着右掌镇压孙悟空不动,巨大的左手抬起,伸出足有常人大小,着金光的巨大食指迎上牧长生那道锋芒毕露,向他右臂斩落的雪亮神光!

    喀嚓!

    紧接着牧长生骤缩,目光深处露出骇然。

    只见他的那道全力斩出的雪亮神光,在与如来的食指接触后的一刹那,就出了咔嚓一声清晰可闻的脆响,而后崩碎成了漫天白色光芒,消散在了空中。

    牧长生的身形顿时停住,脸色苍白惊魂未定,眼中的震撼还未消散,同时还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果然……我也是只蝼蚁啊,可是……”

    他用余光扫向身后,如来的右手还在镇压着孙悟空,而孙悟空则双目都变成了赤红,如同一只山林中择人而噬的野兽。

    可是此刻他却是一只困兽,一只失去理智,做着困兽之斗的困兽,愤怒的嘶吼着,咆哮着,一次又一次的挥动着金箍棒,似要将天地都捅破。

    “我要去打破大哥心中的恐惧,将我那个无所畏惧的真正大哥找回来……”

    牧长生脑中想起了刚才孙悟空,接着他抬起头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如来,目光又开始一点点的坚定起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你个又蠢又笨的傻猴子,自己都管不了,还管我干什么?!”

    “杀!”

    之后他没有再回头,而是再次仰天出长啸。

    怒啸中,他身上的气息再次暴涨,在恐怖的气势下他脑后的黑张扬飞舞,身后战甲上带的的白色披风也在他身上恐怖的气势下猎猎作响。

    “陛下!”

    凌霄殿中,太白金星脸色剧变。

    “再等等,他不会有事的,如来不会伤他的……”

    玉帝右手死死抓着帝座上的扶手自语道。

    咻!

    下一刻他整个人被法力化作的金焰笼罩,如同一颗绚烂的流星,又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不顾一切冲向了万佛虚影之中的如来。

    嗡!

    见此如来眼中突然杀机一闪,左手金光大盛,将左手笼罩其中,一股汹涌澎湃的恐怖力量弥漫,直接抬起巨大的左手拍向了牧长生。

    “如来,你敢!”

    凌霄殿中玉帝脸色剧变,脸上又惊又怒,霍然从帝位上站了起来。

    砰!

    下一刻金色的佛掌与璀璨的流星轰然相撞。

    没有不分上下,也没有势均力敌。

    二者相撞后牧长生直接如同断了线了风筝,向地面上的通明殿倒飞而来,在“轰隆”的一声巨响中与通明殿撞在了一起。

    随后通明殿四分五裂,化为一片废墟,牧长生则被深深埋在了通明殿还冒烟的废墟之下,生死不知。

    凌霄殿中,太白金星一脸黯然,玉帝脸色铁青阴沉,十分难看。

    刚才如来对牧长生突起杀机,下了毒手,事先根本没有一点征兆,让他也是始料未及猝不及防,就算想出手相救也是来不及。

    “阿弥陀佛!”

    做完这一切后,如来面不改色单手竖掌。

    “如……”

    玉帝震怒,刚要开口,却忽然神色一动,目光看向前方那片通明殿的废墟。

    “咳咳!”

    只见通明殿的那片废墟之上,忽然传来一声咳嗽。

    “什么?!”

    如来瞳孔一缩。

    因为是在天庭,又有玉帝这尊高手在一旁,所以他刚才并没有对牧长生出手的话,不然动手时逸散的气息定然瞒不过玉帝,而且他与玉帝处于合作阶段,他不动用全力而杀了牧长生之后,最后也可以以失手误杀为托辞。

    虽然这个说法玉帝决不会信,但终究也算有了一个让玉帝不翻脸理由。

    可是尽管没有全力出手,但他刚才的力量却足以致一个上仙境于死地,就是玄仙境的高手也会重伤,牧长生怎么可能会没死?

    在如来疑惑不解中,通明殿废墟上一颗碎石滚落,接着轰的炸开,一个人影披头散,捂着胸口踉跄着从废墟中一步步走了出来。

    正是牧长生。

    只见他脸色苍白,嘴中咳血,脚步虚浮身形踉跄,模样也凄惨无比,身上的万星飞仙甲破烂不堪,毁于刚才的如来之手。

    “好恐怖……的力量!”

    牧长生脸上露出惨笑。

    要不是他修成了不死之身,身上还有这件八卦炉中炼出来的宝贝,万星飞仙甲护体的话,只怕刚才他绝对就要死在如来那恐怖的一掌下了。

    那是一种令他绝望,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那是……天地的力量,在刚才的一刹那,牧长生感觉到自己对抗的仿佛是整个天地。

    他一个小小的上仙,又如何对抗的了整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