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毁了天庭的栋梁
    看到太白金星的样子,牧长生心中有了答案。八??一?网?..

    接着他突然对太白躬身一拜,道:“前辈是整个天庭陛下最信任的人,因此这些事绝不会不知道的,所以拜托前辈请将这些事全都告诉我吧!”

    牧长生的声音很低沉,但话语却是无比坚定。

    面对坚持,甚至可以说有些固执的牧长生,太白金星突然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看着向他躬身拜倒的牧长生,幽幽道:“事情既然已经结束了,那让它就这样过去不好吗?”

    牧长生缓缓抬头看向太白,接着摇了摇头,清秀、苍白的脸上满是坚之色。

    太白看着牧长生,目光中有着不忍,最后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也缓缓摇头道:“抱歉了长生,这些事已经涉及到了陛下的隐秘,若无陛下的准许,请恕我不能对你如实相告。”

    牧长生闻言失望了的低下了头,回身一点点坐到床榻边上沉默不语。

    “少爷!”

    不多时忽然林泉来到房门前,小心翼翼的看向两人。

    “何事?”

    太白金星看了沉默的牧长生一眼,暗暗摇了摇头后问林泉道。

    林泉看了牧长生一眼,道:“太白仙长,陛下因感念刚才佛祖不远万里从西方赶来搭救,故而请佛祖在天庭之中暂时停留一日,让咱们天庭的上仙们做一会来答谢佛祖伏妖之恩。”

    “做会?”太白金星一怔:“原来如此。”

    林泉继续道:“其它仙神已经赶去,你和少爷两位也请尽快赶去赴会吧!”

    “好!”

    不等太白金星作答,牧长生就霍然起身,道:“前辈刚才不是说没有陛下的允许,所以不能把我想知道的那些事告诉我吗?那咱们现在就去问陛下吧!”

    说着大步出门而去。

    太白金星对林泉苦笑一声,赶紧出门追去。

    大会选在天庭的太玄宝宫举办。

    牧长生与太白两人驾云前往,在路上更是碰到不少同样前往赴会的神仙。

    不多时,两人来到太玄宝宫之外。

    只见宝宫之中人影幢幢,已有许多神仙赶到。

    “长生,进去之后我会找机会向陛下问,是否可以将你想知道的那些事告诉你。”

    临要进去时,太白忽然一把扯住了牧长生,一脸严肃的叮嘱道:“但在这之前,你最好给我安分的坐在位子上,不许再多生什么事端,否则你这辈子就休想再知道那些事的真相,知道了吗?”

    牧长生遥望太玄宝宫之内,脸色极其阴沉难看,但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联袂进入。

    太玄宝宫之内,玉帝与王母两人高坐,天庭仙神来后则落座于太玄宝宫之内的两边。

    不过进来后牧长生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宾客位上居然坐着如来,三清之位竟还在如来之下。

    三人位居如来之下,举动也各不相同,只见太上闭目养神,元始举杯自斟自饮,通天面露不忿生着闷气。

    见此排位牧长生看了玉帝一眼,脸上若有所思。

    他知道玉帝已经与如来联手,只是现在看来,玉帝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完全对如来没有一点戒备。

    三清乃是至高无上的天尊,地位尊崇,西方除了接引准提二圣之外,只怕再无一人可与他们平起平坐。

    平起平坐都没有资格,可此番在玉帝的安排下,如来更是当着这么多神仙的面压了三人一头,那三清心中能痛快那才怪了。

    只是三人的脾气、心性,以及城府各不相同,故而三人各自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也就不同。

    三人中太上与元始心意不可测,但通天可把他的不爽全都写在了脸上,只怕是个人都可以看到了。

    此刻心中不美好的只怕还有如来。

    牧长生想到,如来能成为万佛之祖,玉帝的这点用意自然是瞒不过他的,可今日在玉帝“盛情”之下他触怒了三清,想来他心中屁股小一定如坐针毡。

    想到这里牧长生摇了摇头。

    他已对天庭失望透顶,那天庭日后会怎么样,佛门东传又会如何,这些都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随后他挑了个中间的位置。

    似乎是为了怕他惹事,太白不放心的把他旁边位置的一个神仙叫起,最后他自己坐下盯住了牧长生。

    不多时神仙满座,众仙请如来为大会起名。

    如来则如同原来一般,起名安天大会,而后仙神开始向如来送上谢礼。

    “安天大会?!”

    牧长生在座位摇头自嘲一笑,只是不语。

    送礼毕,殿中丝竹鼓乐之声响起,同时一班美貌仙娥开始入场翩翩起舞,众仙开始饮酒作乐。

    看到天庭欢歌笑语,热闹非凡,又想到孙悟空此时一人被如来压在冰冷厚重的五行山下无法动弹,牧长生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刺痛,心情也跟着烦闷起来。

    虽然龙肝凤髓,玉液琼浆,美丽天仙近在眼前,可他已经失去了再在这里面对这帮神仙的耐心,越看心中就越是痛苦烦闷。

    于是他扯了扯太白金星,指向高处的玉帝。

    “知道了,我没忘!”

    太白金星道,同时也看到了牧长生脸上的不耐,于是起身从一侧绕过众人向玉帝走去。

    此刻场中许多人的注意力都或在场中起舞的仙子,或在身前的美酒佳肴上,在热闹中因此太白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牧长生看着太白金星上前,在玉帝耳边低语一阵。

    “你说,他向你打听功德,还有假圣旨的事?”

    玉帝一怔,随后复杂的目光投向牧长生。

    太白试探着道:“那陛下,我该不该……”

    “告诉他吧,如今一切已经结束,告诉他也无妨!”

    玉帝摇头叹了口气。

    太白担忧道:“可若是说了,只怕伏魔心中会对陛下与天庭产生芥蒂隔阂,不会再尽职尽责……”

    玉帝抬手打断了道,苦笑道:“就算不说,以他的智慧迟早能查到,还不如索性告诉他,还有,你以为经历此事之后他还会对朕忠心耿耿?”

    “陛下请放心,伏魔对陛下绝无二心。”

    太白金星急忙道。

    “不是二心……”

    玉帝摇了摇头,叹道:“是朕叫他失望了,朕……亲手毁了一根天庭的栋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