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入广寒
    太玄宝宫之内。??≥≥=.≤.

    五老之一的南海观音与众仙谈笑,忽然她注意到牧长生与太白出去后,伸手召来身后的弟子木吒,向其低声耳语几句后木吒也不声不响出了宝宫。

    ……

    太玄宫外三十丈的一座凉亭中。

    太白金星每说一句,牧长生的脸色苍白一分。

    等太白说完,牧长生脸上早已变得煞白,整个人如同一座泥塑木雕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长生,你没事吧?”太白金星忙跑过来道。

    牧长生呆立不动。

    好半晌他才低头涩声道:“前辈,倘若刚才没有那株菩提树挡下如来,我被他杀死后他再付出两成功德,陛下是否会当做什么事也没生?”

    太白金星默然不语。

    突然牧长生“哇”的吐出口鲜血,身体也晃了一晃,踉跄着差点跌倒。

    幸有太白上前扶住了他。

    牧长生捂着胸口,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

    “哈哈哈……”

    待稳住身形,牧长生突然面带凄然哈哈大笑道:“原来我的忠心与给他做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居然没有狼子野心的佛门送出两成功德的分量,真是可笑啊可笑……”

    太白金星面露不忍,抬手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却感到喉咙难受,什么也说不出来,欲言又止后抬起的手也只能黯然且无奈的垂下。

    “那圣旨呢?”

    牧长生霍然看向太白金星,冷笑道:“陛下真是好厉害手段呀,仅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圣旨便让悟空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长生,你错了。”

    太白金星摇头:“陛下根本就没有写过那道圣旨,那道圣旨是司命星君自己为了取信大圣,所以私自伪造出来的,那道圣旨是假的。”

    “假的圣旨?”

    牧长生一愕,随即冷笑道:“可是说到底,司命星君还不是奉了他的旨意办事?”

    太白金星哑口无言。

    “前辈,你先回去吧!”牧长生忽然道。

    “可是……”

    太白金星眼中闪过一抹忧色。

    牧长生负手于身后,深深吸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坚持道:“我想先一个人静静。”

    “那……好吧!”

    知道牧长生脾气的太白金星只能无奈离去。

    牧长生缓缓闭上眼睛,脸上一抹升起自嘲的笑意:“两成功德吗,牧长生,你看你还真是廉价呢?”

    他轻声自语,在太玄宫外一个人站了很久。

    许久后他睁开眼睛,举目看向太玄宝宫,其中神仙的欢声笑语清晰的落入他的耳中。

    他捂着胸口,脸上露出了笑,厌恶的冷笑。

    他知道他需要去疗伤了,但他不想回到他的天神府,因为他不想再在这个天庭多待一刻。

    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立身的广阔天地,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迷茫。

    天地虽大,可他现在除了天庭能去哪里,哪里又是他该去的地方呢?

    他思考着。

    片刻后他的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他的目光看向了下界,眼中露出几许温柔。

    “去那里吧!”

    他自语道,却在此时一个白衣如雪,白纱蒙面的女神在太玄宝宫门前离地腾空,向远处的月宫飞去。

    “嫦娥也走了!”

    牧长生目送那个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后自己也要转身离去。

    可就在他回身时,眼角忽然扫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同样腾空,偷偷摸摸追着嫦娥而去。

    “天蓬元帅?!”

    牧长生一愣,不过很快他就猜出了人影的身份,无语摇头道:“你完了。”

    西游四人组中,本是卷帘大将的沙和尚已被剔了仙骨贬下凡,想来已经沦落成妖再次进行修炼,而孙悟空也被压在了五行山下。

    算算也到了天蓬犯错的日子。

    原来的天蓬元帅便是因为在安天大会上酒醉,而后趁酒兴着闯入了月宫,调戏他的老相好霓裳仙子要其作陪而被纠缠中被天庭的纠察灵官现,最后被打下凡间误投了猪胎。

    牧长生本不想搭理此事,不过这回天蓬鬼鬼祟祟跟的是嫦娥,想来也动了什么坏心思。

    想了想,牧长生最后还是决定跟上去看一看。

    于是他化作一道金光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月亮上。

    与第一次来时一样,月亮上给他的感觉依旧是清冷、死寂,没有生机,这地方莫说普凡人,就是修为差些的神仙来了也绝对受不了。

    不过今日神通广**力高强的他,又岂是过去那个连驾云都不会,一心想做上等神仙的小统领可比?

    牧长生迈步于月中,目中露出一些追忆。

    只是经历了这么多事后他才现,原来神话中令无数修炼之士憧憬,无数想得正果妖怪向往的天界并没有自己当初想象中的美好。

    神仙们也有喜怒哀乐与七情六欲,也有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只是平日里被严厉的天条束缚着罢了。

    牧长生默默摇头。

    “天蓬元帅,你来此所为何事?”

    忽然前方传来嫦娥的声音,牧长生立即上前,便看到胡子拉碴,形象粗犷的天蓬元帅此时堵在了嫦娥进入广寒宫的门前。

    虎背熊腰的天蓬跟嫦娥站一起,活脱脱一个神话版的美女与野兽。

    天蓬此时红着脸喷吐着浓烈的酒气,朦胧的醉眼中尽是对嫦娥的痴迷之色。

    听到嫦娥的质问天蓬不语,只是嘿嘿笑。

    这时嫦娥皱眉不悦道:“天蓬,今日霓裳不在,你若找她便请择日再来吧!”

    “不不不,我今日不是来找霓裳的,而是找嫦娥仙子你的。”天蓬摇头道。

    “找我何事?”嫦娥皱眉道。

    天蓬嘿嘿笑道:“嫦娥仙子舞姿美轮美奂,天蓬今日能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元帅过誉了。”

    嫦娥忍着心中的不悦答道,依旧冷艳高傲。

    这时天蓬元帅的手中光华一闪,便从紫府中拿出一壶酒与两个酒杯出现。

    牧长生认出是刚才酒席上王母的琼浆玉液。

    “今日恰逢良辰美景,兼有琼浆玉液在手,嫦娥仙子在前,来来来,仙子,我天蓬敬你一杯!”

    说着倒了一杯酒后便要去抓嫦娥的手。

    “天蓬元帅,你醉了!”

    嫦娥不留痕迹的躲开天蓬抓来的大手,蹙眉不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