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痛苦的天蓬
    “仙子,来,喝一杯呀!”

    天蓬锲而不舍的抓向嫦娥的手。网??1..

    嫦娥退后一步,冷声道:“天蓬元帅,请你自重!”

    “诶,自重什么,我又没有非礼之举,只是想请仙子喝一杯美酒罢了。”

    天蓬元帅醉醺醺的摇头道,接着面露不悦:“莫非仙子不想给我天蓬这个面子?”

    “天蓬元帅,我还有事,请恕不奉陪了。”嫦娥道,说完就要绕过天蓬进入广寒宫。

    “哼,今日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被嫦娥几番拒绝,酒意上头的天蓬终于大怒,直接张开蒲扇般的大手朝嫦娥抓去。

    却在此时一个白衣人影出现在两人中间,抬手对着天蓬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砰!

    拳掌相交,天蓬直接被震得摇晃着退了五步。

    “嗯,是谁敢来管本元帅的闲事?”

    天蓬被震退后大声嚷嚷道,待看清了眼前人后红着脸嘿嘿笑道:“这不是伏魔么,嘿嘿,怎么,你也来找嫦娥仙子喝一杯?”

    牧长生余光看了身后镇定的嫦娥一眼,接着对天蓬摇头道:“天蓬,你真的喝醉了,听我的,回去吧!”

    他目光怜悯的看向天蓬,因为他们两个同病相怜。

    天蓬与他一样,身为神仙却动了情。

    说起来天蓬也算很幸运。

    因为他修炼成了仙,做了天庭的天蓬元帅,位列北极四圣之,职位还在真武大帝之上,手下更是掌管着天河的八万水军,比伏魔军团还要多出七万。

    可他同样也是不幸的。

    因为他身为一个天庭的神仙,却动了天庭神仙全都谈虎色变的情,他的爱人是月宫中的霓裳仙子。

    神仙爱一个人有多痛苦,这一点牧长生深有体会。

    作为男人而不能给爱人一个名分,跟爱人幽会还得偷偷摸摸跟做贼一样,这恐怕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更何况他们还是能呼风唤雨,神通广大的神仙。

    可是他们却不得不忍受。

    因为他们是神仙,天庭的神仙,严厉的天条天规如利剑般时时刻刻悬在他们头顶,他们的事情一旦被人现便是万劫不复。

    因此他们只能将情感小心翼翼的埋藏在心里。

    天蓬是这样,他牧长生也是这样。

    这次天蓬喝醉后忽然跑出来闹事,或许是他心中的情感压抑太久了吧,牧长生心中叹了口气。

    尤其是他还知道,天蓬被贬下凡后变成了一头猪,变成了日后西游中他更是变成了集自私,贪婪,懒惰,好色等缺点于一身的猪八戒。

    但牧长生想问的是,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的同时,可有人试着想一想,理解一下他的痛苦?

    作为一个神通广大的神仙时他是痛苦的。

    因为他不能光明正大爱一个人,而且牧长生也理解这种痛苦,因为他和天蓬现在都被这种痛苦折磨着。

    可被贬下凡间后他就更加的痛苦了。

    因为他将会变成世间最为低等下贱的动物,从一个神变成一头猪,从一个仙变成一个畜生,这种身份转化产生的痛苦牧长生连想也不敢想。

    天蓬日后会变成那个不思进取的猪八戒,或许也是因为受到了从神仙变成猪妖的刺激所致吧!

    牧长生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正是因为他理解天蓬,他懂天蓬的痛苦,他们两个同病相怜着,因此他才忍不住跑出来劝天蓬离去。

    或许这样能让他不会变成那个好吃懒做的猪八戒,但是他心中知道,这种希望很渺茫。

    他连孙悟空的命运都未能改变,更何况天蓬?

    想到孙悟空,牧长生眼前就开始自动浮现出他的样子和他临去大闹天宫时说的话,他说他要去打破他大哥心中的恐惧,要去找回他原来的那个大哥。

    想到这里,牧长生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退下吧,天蓬!”

    牧长生很痛苦的道。

    “哈哈,伏魔,你这人真有意思,一个大男人,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在哭啊?”天蓬肆意的开怀大笑,仿佛要泄出他心中积压许久的憋屈与苦闷。

    听到天蓬的话,嫦娥不动声色的向前几步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脸痛苦的牧长生眼中闪着泪光。

    “好,天蓬,你不是要泄吗,我陪你!”

    牧长生大声道:“咱们离开广寒宫,去找个清静没人的地方,我陪你痛痛快快打一场,怎么样?”

    “伏魔,你的伤?”嫦娥低声道。

    牧长生没有回答,因为他在等天蓬的回答。

    天蓬看了他一眼,朦胧的双眼似乎已经清醒,可是随即又变成了醉酒后的朦胧。

    “不去,我哪也不去。”

    天蓬摇头:“今儿个我非要与嫦娥仙子喝一杯,不,我要让他为我献舞,伏魔,要不咱俩一起看?”

    牧长生余光看向嫦娥一眼,而后摇摇头:“天蓬,不要冒犯仙子。”

    “嘿,什么伏魔天神,无胆之徒罢了,来来来,吃我本元帅一拳!”

    天蓬哈哈大笑,拳头上覆盖了一层火焰向他轰出。

    牧长生摇了摇头。

    尽管自己有伤在身,但天蓬只是真仙境,道行与修为没有他高,再加上日后西游时,他与卷帘两个联手对付真仙境的奎木狼变成的黄袍怪都没有打过,因此他对天蓬这一拳也不是很在意。

    随后他手掌一抬,法力覆盖右掌后直接对上了天蓬打来的一拳。

    轰!

    一道巨大的碰撞声响起,随后他们两人巨大的力量碰撞产生的气浪如同海上的波浪般,以他们两人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

    噔噔!

    碰撞过后,两人竟然齐齐退后了一步,但是牧长生的白衣上开始有鲜血渗出。

    那是如来对他身体造成的重创,本来已经开始愈合,但在刚才与天蓬这一击伤口又开始崩裂流血,不过对牧长生的影响并不大。

    不分胜负!

    天蓬稳住身形后惊奇道:“不愧是伏魔天神,今日我见你被如来佛祖一掌重创,没想到受伤后还能与本元帅打成平手,果然伏魔之名名不虚传。”

    再看他时,眼中脸上哪有一丝醉意?

    此时牧长生却比天蓬更惊奇。

    他睁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在西游中那么弱的猪八戒怎么可能这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