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杨婵的未来
    华山。八?一网=≈≤.≥≥.

    一朵祥云从天上飞到了杨婵神庙的后院。

    “三圣母,你出去现……”

    侍女朝华与夕露在后院中等候,其中夕露的怀中还抱着人参娃娃。

    看到祥云徐徐降落,夕露刚想上前问现了什么,却忽然一愣,因为她看到了杨婵慌张的扶着脸色苍白,一身血衣的牧长生出现在了后院里。

    “圣母,伏魔天神这是怎么了?”

    朝华的年纪较长,遇事也比较冷静,见此赶紧上前帮忙从另一边扶着牧长生,一边急忙问道。

    “啊,神仙哥哥,你怎么了?”

    人参娃娃从夕露的怀中大叫道。

    “是你啊人参娃娃,我没事。”

    牧长生抬头看到人参娃娃后笑了笑:“倒是你,看起来最近在这里过得挺好,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伏魔他受了重伤。”

    杨婵慌忙道:“快,你们两个赶紧收拾一间静室,我要用宝莲灯替他疗伤。”

    听到这话朝华与夕露知道事情紧急,于是赶紧在神庙后院找了间安静的房间,并帮杨婵把牧长生送了进去。

    “你们两个记住,我替伏魔疗伤期间谁来也不见,若他们问起就说我出门访友去了。”

    两人临出门时,杨婵不忘对两人交待一番。

    “圣母,那二爷来了……”

    夕露看了房中的牧长生一眼试探道。

    杨婵略一沉吟,下一刻目中露出坚定,道:“就算是二哥来了你们两个也这么说。”

    “是!”

    两人对视一眼后告退。

    静室之中除了四面墙之外,也就只有两个蒲团了,此时牧长生便坐在其中一个上面沉默不语。

    “长生,你在想什么?”杨婵面带担忧。

    “我在想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一步,要知道这些事在没生前我就已经知道了啊!”牧长生的双手紧握成拳,声音沙哑,一脸不甘的低吼道。

    杨婵见此来到牧长生对面坐下,并且轻轻伸出一双修长洁白的芊芊玉手握住了牧长生冰凉的拳头,并且轻轻将它舒展开来。

    杨婵摇头叹道:“长生,悟空的事你就别多想了,天道无穷变化莫测,未来的事就算是道祖他们几位也不一定能够知晓,更何况是你呢?”

    “不,我知道的,这些我全都知道。”

    牧长生执着的摇了摇头,缓缓抬头看向杨婵,道:“我知道悟空会在蟠桃会上偷蟠桃盗金丹,也知道他会被如来镇压在五行山,还有天蓬,我也知道他会因为调戏嫦娥而被贬下凡投成猪胎,可我就是救不了他们。”

    “啊,你说天蓬会……?!”杨婵吓了一大跳。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变为一个任人宰割的猪,这对于任何一个神仙简直都是难以接受的噩梦,饶是杨婵听了也不禁变了脸色。

    牧长生没有回答,只是突然看向杨婵:“婵儿,我也知道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

    杨婵一怔,而后轻轻笑道:“那你说说,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牧长生不答,只是深情的看着杨婵,突然他握住杨婵的手微微向自己用力一拉,杨婵就向前倒来被他拥入怀中。

    他抱的很紧,也很用力。

    他看起来很害怕,就像在害怕下一刻杨婵会从他眼前消失一般。

    “长生,你在……害怕?”杨婵诧异道。

    “婵儿,别说话,就让我这样抱抱你,好吗?”牧长生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杨婵一怔,接着脸上慢慢露出微笑,两只手也轻轻的抬起抱住了牧长生。

    直到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

    这时只见杨婵手掌一抬,掌心一道青光光华一闪后那盏约有一尺来长,形如莲状如碧玉雕成的宝莲灯出现。

    接着宝莲灯大放光华被她祭起,旋转着飞到牧长生的头顶垂下青色光华直接将牧长生整个笼罩,并且进入身体一点点疗伤。

    随着宝莲灯这件法宝的相助,牧长生自己也运转法力进行疗伤,很快他的脸色便一天天好了起来。

    直到半月之后。

    杨婵祭起宝莲灯的手掌落下,宝莲灯也旋转着慢慢变小被她收回。

    这时她身前的牧长生双目也一点点睁开,只见他此时面色红润,一身伤势全部恢复,再哪有当初被如来重创差点横死的样子?

    只是他的伤虽然好了,可杨婵却注意到牧长生在不经意间脸上还是会流露出深深的哀伤与悲痛,而且经过这些事后牧长生变化了很多。

    在她的印象中,以前的牧长生一直是一个很开朗,很爱笑也很喜欢说话的人。

    可是最近牧长生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他的心中似乎藏了很多很多的事,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算她去问牧长生也只是会笑着说没什么。

    她知道牧长生现在很难受,而他之所以难受是因为孙悟空与天蓬元帅,她只能治好的他身上的伤,可他心中的伤依然还在不断的流血。

    杨婵看向房门,就见房外阳光明媚,于是脸上勉强露出笑容,道:“长生,你的伤好了,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走走吧,不然你……又该要走了。”

    听到这话,沉默中的牧长生终于缓缓抬起了头,他也笑着道:“好啊,那就一起走走吧!”

    于是两人联袂出了门外。

    “圣母,你可算出关了。”

    两人一出门,朝华就着急道。

    “什么事这么急?”杨婵诧异道。

    朝华苦笑道:“圣母,你半个月未出关,庙中积压了大量四方百姓前来庙中侍奉香火时的许愿文书,现在就等着你去处理呢!”

    “嗯?”杨婵眉头一皱,看向了牧长生。

    牧长生笑道:“还是百姓的事要紧,三圣母请自便!”

    “可是你……”杨婵脸上一急。

    “我先不会回天庭。”

    牧长生摇头,自顾迈步前去:“早就听说三圣母所居的华山险峻巍峨,天下驰名,此番机会难得,正好叨扰几日游览一番。”

    说完早已出了庙的大门,杨婵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牧长生的背影

    “圣母?”朝华看向杨婵。

    杨婵收回目光,只是轻轻摇着头往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