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三百七十四章 沉默中爆发(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山奇险峻秀,共有东西南北中五座高峰。八?一中?文≤≥≥.≈≈≤=≈.≈≥

    其中的南峰最高,西峰最险,东、西、南三峰呈鼎形相依,为华山的主峰,中、北两峰则为辅峰,周围各小峰环卫而立。

    杨婵的圣母宫便位于华山的西峰上。

    华山西峰,因位于华山之西而得名,又因峰顶翠云宫前有块巨石状如莲花,故又名莲花峰。

    因为杨婵天性善良,所以对于前来进香许愿的百姓大多有求必应,因此她的圣母庙每天都有大批当地的百姓前来上香,有时候还有许多外地百姓慕名前来,故而她的庙香火十分鼎盛。

    当然,杨婵有求必应的是普通良善的百姓,答应的也只是消灾解难,赐些灵药救人,对于那些心怀不轨心术不正之人的许愿则是一概不理的。

    此时正值上午时分,所以来上香的人很多。

    牧长生穿梭于这些来来往往的普通香客之中,身形飘忽不定,如同闲庭信步般,只是几步迈出人便早已出了庙门飘然远去。

    出了庙宇后他微微驻足了片刻,看了看华山风景秀丽的其余四峰后迈步北上,选择前往上次修成不死之身而闭关过的北峰。

    华山的山路陡峭,对常人来说十分难走,但对他而言走起来却如履平地般简单轻轻,随意一步迈出他人已便到了五六丈之外,正是三十六变中的潜渊缩地的神通。

    潜渊缩地的神通修成后,不仅可以在潜入江海湖海时在水中活动自如,而且行路时千里之物犹驻眼前,走过千里之遥只要片刻之间。

    如今看他施展其中的缩地颇为纯熟,想来这门神通也被他修成好久了。

    不多时牧长生便来到了华山北峰的封顶,只见峰上林木葱茏,环境清幽,奇花异草遍地,而多不知名。

    牧长生来到峰顶后向前去,直到崖边他才停下,底下便是万丈悬崖,但他眼中视若无睹,他只是站在悬崖边一动不动,如同一颗磐石。

    直到一轮夕阳西下,预示着夜晚将在不久降临时牧长生还是纹丝不动。

    傍晚时分,圣母庙终于安静了下来。

    杨婵低头看向供桌皱了皱眉,只见上面还有厚厚一摞百姓的许愿文书,接着她又看向外面现天色已晚,于是问朝华道:“伏魔回来了没有?”

    “回圣母,伏魔天神还没回来。”朝华轻声道。

    “没回来……”杨婵沉吟片刻,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朝华轻轻摇了摇头,杨婵这才记起朝华今日陪她忙碌了整整一天。

    “神游天地!”

    杨婵思索一阵,忽然闭目手捏法印,随后眉心中有一点青芒快飞出冲天而起,开始在华山上空四下飘荡搜寻牧长生的身影。

    “元神出窍!”

    这一幕朝华自然不会陌生。

    她认得杨婵正在元神出窍,并且用元神神游天地,寻找牧长生的身影。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元神出窍,只有道行高深的人可以让自己的元神离体,让元神进入天地之间,领略山河之壮美,遍观天地之广阔。

    这便是所谓的神游天地。

    但若想做到这点,修为至少也得是神游境,而且元神离体的时间长短与道行有关,道行越高,元神离开身体的时间便越长。

    天渐渐黑了。

    杨婵的元神在广阔的华山上空来回左右快飞行,如此搜寻了许久之后,她终于在华山北峰的峰顶看到了牧长生的身影。

    嗤!

    杨婵的元神悄无声息落在了北峰的封顶,变成了一个周身被淡淡青芒覆盖的杨婵,接着她就要上前,可是她的脚步却蓦然停下了。

    因为她看到牧长生静静站在前方,沉默着,而他的双眼中有着血丝,还有矛盾,迷茫,困惑,不甘,还有难以掩饰的悲伤与痛苦在流露。

    或许别人看不懂他的悲伤痛苦,但是她能懂,或许现在也只有她能懂。

    他知道牧长生还在为之前孙悟空与天蓬两个人的事耿耿于怀,正是这两件事还在折磨着他的心。

    夜很长,月很清冷,杨婵就这样静静的在后面默默注视着前方的牧长生,陪着他站了一夜。

    因为她知道,走出、并放下这两件事对牧长生而言需要时间,也需要一个过程。

    这个只有他能做到,别人帮不上忙,而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站在他身后分担他的痛苦,陪着他度过这段时间。

    第二天太阳升起,可牧长生还是没有动。

    因为要去处理庙中的事,所以杨婵的元神只能不舍的看了牧长生的身影一眼后无奈离去。

    傍晚时分她又来了,这回不是元神,而是她本尊。

    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两个同样的人就这样在北峰的封顶又站了一夜。

    牧长生就这样在北峰的封顶站了三天三夜,杨婵也这样每天都来他身后,默默陪着他。

    直到第四天的黎明,天上星星一颗颗消失,月亮也渐渐失去了一身光芒的时候,牧长生,终于动了!

    他抬起头看着天庭,眼中的迷茫、矛盾、不甘等全都一点点的消散,最后只剩如山岳般的坚定,还有如刀锋般的冷酷。

    天渐渐破晓,一丝光亮出现在了天地间。

    杨婵知道他做出了决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现在的牧长生,她心中隐隐生出几分不安。

    “我要走了!”

    他的话中带着无尽的决绝,但是他没有勇气回头。

    “去哪里?”

    杨婵身子一颤,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牧长生抬起看向天庭,寒声道:“去我该去的地方,做我该做的事。”

    “不去,可以吗?”

    杨婵死死盯着前方那个身影颤声道。

    牧长生沉默,最后坚定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

    杨婵再也忍不住,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冲出。

    牧长生默然。

    “因为我现在不想再做一个胆小鬼,一个懦夫了。”

    许久后他才低吼道:“我过去一直在害怕,在恐惧陛下如来他们的强大的力量,可是现在……一只傻猴子拼上了他的未来与自由找回了他真正的大哥。”

    他的头一点点抬起,冷笑着看向天庭:

    “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灭亡,所以我决定……不再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