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大闹一场吧!
    “悟空,你金箍棒呢,借我使使!”

    牧长生掂了掂手中的神戟点了点头,接着又冲着孙悟空要他的金箍棒。?网??.?11?.

    “啊?”

    孙悟空听完一愣,而后赶紧抬手从耳朵掏出只有绣花针长短的金箍棒向前一抛,变得一人大小“咚”的一声立在地上。

    “不错,果然好神兵!”

    牧长生打量了一眼金箍棒后探手抓住,一手擎着戟,一手提着棒大步上前,将神戟与金箍棒分别支在了孙悟空两边的五行山下。

    “你与我一同让神戟与金箍棒变大,看看两件神兵能不能把这五行山顶起来。”牧长生对孙悟空道。

    看到牧长生的办法孙悟空欣喜的点了点头,眼中也露出了些许的期待神采。

    “长!”

    下一刻两人一同出生,顿时两件一戟一棒爆出璀璨炽盛的霞光,开始一点点变长变大。

    尽管五行山重逾万钧,神戟与金箍棒顶的很吃力,但在两件盖世神兵合力下也被顶起了一个缝,并且这个缝还在不断的扩大。

    “有用!”

    看到这一幕,牧长生与孙悟空对视一眼,精神倍增,全都一脸期待的看着那个缝一点点变大。

    嗡!

    眼看着孙悟空有机会脱身,突然五行山的上空金色的佛光大盛,同时伴随着漫天的梵音禅唱,天花乱坠,一点金芒从五行山最高的中峰向上飞出。

    那点金芒出现后迎风便涨,瞬间就化作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佛印,如同另一座大山,在五行山的上空轻轻旋转着,垂下万道佛光,每一道佛光都如同一座山岳般厚重。

    嗤嗤——

    佛印一出,正在五行山下一点点艰难变大,顶起五行山的神戟与金箍棒立时出嗤嗤两声,深深陷入地下足有百丈之深,刚与地面之间出现一丝缝隙的五行山再次在一人一猴希冀的眼神中轰然落地。

    “啊,如来——”

    孙悟空眼中的那丝希冀的神采终于消失,而后双拳愤怒的捶打着身前的地面,并且出痛苦绝望的咆哮。

    轰轰轰——

    地面如同一张大鼓,被他捶的隆隆作响,刹那间此地四方山摇地动,地上石头咚咚跳动,五行山上也有许多石头滚落,唯有他背上的五行山在原地巍然不动。

    “如来——”

    牧长生也是牙关紧咬,死死盯着天上那道佛印。

    他明白,这是如来暗中留下的一个后手,目的自然是为了防止有人救出孙悟空。

    噗——

    片刻后深陷在底下的巨大金箍棒与神戟缩小,而后变作寻常大小穿破地面,落到了各自主人手中。

    咚!

    牧长生用法力搬来一块石头扔在孙悟空旁边,而后自己坐到了石头上。

    “大哥,你看那些鸟儿多自由啊!”

    孙悟空抬头痴痴望着天空飞翔的鸟雀黯然道。

    “悟空,还记得这道圣旨吗?”

    牧长生取出一道明黄圣旨。

    “这是……”

    孙悟空一怔,接着大怒着咬牙切齿道:“这不就是玉帝老儿剥夺大哥参加蟠桃会资格的圣旨吗?”

    “它是假的。”牧长生怅然道。

    孙悟空失声道:“假的?”

    “它是假的。”牧长生轻轻点头,眼神冷酷看着天庭的方向:“这是一个小人奉陛下之名激怒你时自作主张而假变的圣旨。”

    “它……是一道假圣旨?”孙悟空看起来有些难以接受,摇头凄凉的自嘲的苦笑道:“哈哈哈,没想到我孙悟空居然被人用一道假圣旨给骗了,哈哈哈……”

    牧长生微笑着看向他:“那你想不想大哥杀了他?”

    他虽然是在笑,可目光却如刀锋般冰冷,话语中有着说不出的无尽腾腾杀意。

    苦笑的孙悟空霍然一惊,道:“大哥,你……”

    牧长生轻轻起身,微笑着轻轻掰开孙悟空的嘴巴,将一团龙眼大的光芒放入了他一侧的素袋里。

    “这是……”

    孙悟空神念往那光芒中一扫,就看到光芒中是几十枚硕大的蟠桃,只是被牧长生用纳须弥于芥子的法术变成了龙眼大小的一团。

    “悟空,接下来你将在这五行山下待五百年,五百年后自会有人救你出去,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哥……或许不能再来看你了,蟠桃你可要省着点吃。”牧长生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大哥,别去,别去……”

    孙悟空死死盯着牧长生,轻轻摇着头,眼圈一点点的通红起来,口中不住的出哀求。

    可是眼前那道身影终究决然转身,仰头“咻”的一声化作一道金光,义无反顾的向着天庭疾驰而去。

    “大哥……”

    孙悟空再次出一声巨大咆哮,可眼前那个身影却早已冲上了云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

    一道金光笔直从地面冲上高空,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向天界冲去。

    高空中罡风呼啸,牧长生满头长随风舞动,一身月白长袍在罡风中猎猎作响。

    他抬起头望着天庭,眸子冰冷,眼中尽是决然,除此之外还有无尽的杀意。

    “武曲、贪狼、司命,我来了……”

    他此去赌上了一切,就只为斩了这三人。

    他求得,也只不过一个心安理得,问心无愧。

    尽管造成如今这一切悲剧的元凶不是他们三人,但也跟他们三人有着巨大的关系,所以他们该死。

    不杀了这三人,他的心中永无宁日。

    至于后果他已经不想去顾,因为他不想日后再后悔。

    尽管玉帝算计了孙悟空,也曾负了他赤胆忠心,但不可否认的是玉帝对他有着大恩,这份恩情是无论如何也抹杀不了的。

    若没有玉帝让他上天沐浴天池,混沌钟就不会因天池的力量而苏醒,日后伏魔天神也不会横空出世,那他或许已经过完了平凡的一生,化作了一堆枯骨……

    在他心情复杂间,他人早已进了南天门。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他下界一月,前方太玄宝宫中的安天大会也才过去了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听着宝宫内的欢声笑语,又想起地界五行山下孙悟空对自由的渴望,他的眸子瞬间冷酷起来。

    “接下来大闹一场吧……”

    他抬头闭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耳中听着宝宫内的热闹景象,心中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