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贪狼之死
    太玄宝宫之内,大会还未过半。八??一?网=≠≈.≈=≠=≥.≥

    这时三封信毫不引人注目的送到了北极紫薇大帝后的武曲、贪狼,以及南极长生大帝后的司命三人手中。

    三人在大会上饮酒不少,此时脸上都已有了醉意,收到来信后看了眼便起身离席出了太玄宝宫,因为三人座位不在一起,所以直到出门后三人才现除了自己外还有两个人。

    “诶,这不贪狼大哥,还有司命星君吗,你们两位怎么也出来了?”武曲星君醉醺醺的对两人笑道。

    “我们收到了找我们的一封信……”

    贪狼与司命两人异口同声道。

    说完两人互相诧异看了眼,但因为酒意上头,头脑有些昏沉,所以也就没有再多做他想。

    “哈哈,巧了,我也收到了一封信……”

    武曲星君哈哈笑道,同时扬起了手中一封信。

    “你也有一封信?”

    司命星君在三人中喝酒最少,因此头脑在三人中还算是清醒,闻言捏着下巴沉吟道:“莫非……找我们的是同一个人?”

    “这有什么,两位稍待片刻,我这就去问一下门口天兵看看是谁找我们。”武曲星君笑道,说完向太玄宫门前的天兵走去。

    贪狼与司命看着武曲星君走到太玄宫门前,与看门那队天兵天将的连说带比划一阵,最后那天兵才朝太玄宫门前的不远处一指。

    天宫中亭台楼阁遍地,紧密相连,那里正是一座太玄宫门前三十丈远的一座白石亭。

    “贪狼大哥,司命星君,我打听清楚了。”武曲星君过来笑着一指白石亭道:“天兵说找我们的人就在那里,你们看,那亭子里不就站着一个人吗?”

    贪狼与司命顺着武曲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白石亭中站着一个白衣人影,并且背对着他们。

    “走,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谁找我们。”

    粗犷的贪狼星君胳膊一扬,摇晃前去,司命与武曲星君见此也赶紧跟了上去。

    三人饮酒不少,一起跌跌撞撞到了亭子里后,司命抱拳问背对着他们的那个白衣人影道:“敢问可是阁下要找我们三人?”

    “不错,是我找你们!”

    白衣人影霍然转身,露出一脸冷笑的牧长生。

    “伏……伏魔?”

    因为暗害过孙悟空,所以在看到找他们的人是牧长生后司命星君顿时有些做贼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去对上牧长生的目光。

    同时他的眼神闪烁不定:“不会的,当初我做的事只有我跟陛下,还有太白金星三个人才知晓,除此之外世上再无任何一人知道,就算是伏魔他也绝对不会知道的,不会知道的……”

    不提司命的做贼心虚,此刻与牧长生之间有过节的贪狼与武曲星君两个看到牧长生后,或许是牧长生最近在玉帝面前失了势,又或许是他们喝了酒,胆气正壮,反正他们丝毫不怕牧长生。

    贪狼当先开口哼道:“这不是伏魔吗,怎么,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向你借样东西!”

    牧长生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

    “向我借东西,我没听错吧?”

    贪狼与武曲哈哈大笑,笑着面色突然一冷:“不借,不管你伏魔借的东西我身上有没有,我都不借。”

    “不不不!”

    牧长生不以为意,摇头笑道:“那件东西你有,而且只有你才有,别人的就成别人的了。”

    “什么我的别人的,你这混蛋到底说的什么?”贪狼星君不耐烦道。

    “你的命!”

    牧长生还是再笑,不过是冷笑。

    “啊,你敢……”

    贪狼星君被牧长生三个字吓得酒醒了一半,抬手指着牧长生刚要开口,一杆冰冷刺骨的神戟就如同他主人脸上露出的冷酷笑容般“噗”的一声刺穿他的脑袋,绞碎了他的元神。

    贪狼星君,神魂俱灭,死!

    “分开跑!”

    看到这一幕,武曲司命两人顿时头皮麻,喝下去的酒全都变成了一身冷汗冒出,转身冲出了这座白石亭后夺路而逃。

    他们都没有想到牧长生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居然敢触犯天庭十大罪中第三的,神仙之间绝对不能争斗的这个天条,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犯此天条的神仙。

    天庭有着十大罪,一旦触犯罪无可恕。

    第一是不能背叛天庭!

    第二是神仙不能动情!

    当初玉帝之妹云华仙子与凡人私定终身,生下杨戬兄妹几人后迫于众仙压力,玉帝不得不处死她来服众。

    接着又是玉帝之女七公主私配凡人,因为已经逼死了玉帝的妹妹云华仙子,所以这回众仙也不敢逼得太过,最后才得以保住了七公主的性命。

    这第三便是神仙不能争斗。

    而生争斗后的处罚是要么打入暗无天日的天狱,永世不得生,要么魂魄被贬入六道轮回中的畜生道,成为畜生永生永世进行沉沦,且不得再登仙籍。

    正是因为这刑罚太过严苛,所以自天庭建立以后的几万年中,还从未有神仙敢以身试法犯下此罪,没想到今日终于出现了这样一个疯子。

    牧长生修为是上仙境,而他们三人都是真仙,平日他们就是不喝酒也挡不住身后那个把恶魔般的笑容投向他们身上的危险疯子,更何况今日还喝了酒。

    贪狼星君也已经做了他的戟下之鬼。

    不,他的元神被牧长生绞碎,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了。

    直接魂飞魄散消失在了天地间,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没有了他这个人。

    此刻他们毛骨悚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冲过眼前这三十丈的距离逃回太玄宫内,太玄宫内此时漫天神佛齐聚,将此事禀告玉帝后定然有厉害的高手前来镇压伏魔这个疯子。

    砰!

    牧长生冷笑着一抖神戟,贪狼星君的脑袋顿时如同一颗西瓜般四分五裂,贪狼星君没有头的身体则扑通一声软软倒在了白石亭中的血泊中。

    “两位,既然来了,何必着急要走呢?”

    牧长生看着夺路而逃的两人笑道,同时抬手一座五色小塔飞起,化作十丈大小的巨塔轰然落地,将逃跑的武曲星君扣在了下面。

    他自己,则冷笑着把目光落到了前方亡命奔逃的司命星君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