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无法回头
    前方太玄宝内各路神仙饮酒作乐,欣赏歌舞的欢声笑语还隐隐可闻。?网1?.??1.

    而在太玄宝宫之外,司命星君此时一脸的惊恐,口干舌燥,头上手心里冷汗直冒,一颗心中在胸膛中剧烈的疯狂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从他喉咙里跳出。

    他的全身已经湿透,那是在刚才牧长生诛杀贪狼星君的时候被吓出的一身冷汗打湿的。

    此刻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黏糊糊的,抬手一摸手上血红一片,他这才想起那是他的冷汗混合着牧长生神戟刺穿贪狼星君头颅时飞溅出来的鲜血。

    奔逃中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身后,现身后牧长生正用一脸温和的笑容盯着他,就像看着他的一个老朋友,并且刚才什么事都没有生一样。

    可是这样的笑容,反而比冷笑更加让他心惊肉跳,而他之所以还没有追自己或许是想玩猫戏老鼠。

    “疯了,伏魔这混蛋真的疯了……”

    司命星君心中颤道,而且他觉虽然在逃跑,可是自己手脚软,力气也一点点的消失,矗立在背后的那个恶魔般的身影让他感到绝望。

    看着眼前他与太玄宫之间三十丈长短,平日里片刻间就能到达的距离,此刻却犹如一条难以逾越的天堑一般让他深深的感到绝望。

    “不行,我要活下去,我才刚得到陛下的赏识,我还没有在天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绝望中忽然司命星君双眼中重新焕出了神采,那是他心中对于求生的**,对就这么死去的不甘。

    在强烈的求生**与不甘之下,他惊喜的感觉到自己手脚中失去的力量正在回来。

    他的双眼恢复了冷静。

    他抬起头坚定的看着不远处太玄宫。

    三十丈!

    只要冲过这三十丈的距离,进入太玄宫内,他就可以活下来,而他身后的这个一直以来的眼中钉肉中刺,将会就此消失在他眼前。

    所以,他要活下来!

    “你以为……我是在要你玩猫戏老鼠吗?”

    看着奋力向太玄宫冲去的司命星君,牧长生忽然大笑着问道,同时摇了摇头,使出缩地成寸的法门,身影瞬间就在原地消失。

    “什么?难道……”

    听到这话,全冲向太玄宫的司命身形一颤,接着更加卖力的往前飞奔。

    啪——

    可是消失了的牧长生突然出现在他一侧,并且冷笑着向他快抽出一记鞭腿,鞭腿飞来如巨龙摆尾,毫不拖泥带水,又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带起的猛烈劲风更是啪啪作响。

    砰!

    司命星君只感觉自己右边身体一阵剧痛传来,自己刚出一声惨叫,身体就如同一颗石头般,不断向后翻滚着飞了出去,最后轰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地上。

    “啊——”

    落地后他忍不住出大叫,口中不断有鲜血涌出,强烈的痛楚让他眼前黑,几乎陷入昏厥,整个右半边的身子也开始一点点麻木。

    更要命的是那个如恶魔般的身影,正提着神戟一步步向他走来,每一步落下都如同踏在了他的心脏之上,似乎在宣告他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这让他的心忍不住一阵阵抽搐。

    “别……别杀我,放过我吧!”

    他那里瑟瑟抖,并且低声出哀求。

    他害怕了,尽管他本身是一名高高在上,主掌凡间所有凡人气运的神仙。

    但神仙也会害怕,也会死亡,而且牧长生出手太过凶狠毒辣,刚才不仅斩了贪狼星君的身体,就连他的元神也没有放过,直接绞碎。

    他们还没有到不死不灭的地步,元神不灭,他们还可以进入六道转世投胎,可元神要是没了,他们可就彻底的死了,消失了。

    他不想消失,尤其他还是一个神仙,高高在上,长生不老的神仙。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没追你吗?因为我在想该给你一个什么样的死法,而现在我已经想好了。”牧长生盯着地上的司命星君。

    要说以前他在天庭最痛恨,最想杀的人,那要说武曲星君排第二,没人排第一。

    可现在这个他根本不认识,也从没有打过交道的司命星君成了第一。

    只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在不久前,偷偷潜入了自己的伏魔大营后,并在没有玉帝的命令下擅自做主伪造了那道让孙悟空走上了不归路的圣旨。

    牧长生也知道若没有司命星君,玉帝也会派其他人来做这件事,偌大的天庭里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可是面对于他有着可谓再造之恩的玉帝,他心里又不得不自欺欺人的骗自己,努力说服自己。

    若没有司命星君的那道假圣旨,那现在的这一切也许就不会生,孙悟空也许就不会走上原来的道路,自己与天庭的矛盾就不会提前爆……

    造成现在这一切都是因为那道假圣旨,他看向司命星君的目光一点点冰冷起来,所以今日他必须死。

    不止是他,今日武曲星君也必须死。

    “你要杀我?”

    司命星君颤抖着,忍着剧痛大叫道:“伏魔,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然你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更何况——”他摇摇头,低头认真的对司命星君道:“我不想回头!”

    在他刚才对贪狼星君出手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就算现在他停手,迎接的也只有万劫不复与永世不得生。

    更何况他也不想回头。

    因为他想做另一件事,那就是将这些年一直压抑在心中的害怕、恐惧、憋闷、痛苦……全都在这回一次性释放泄出来,不然就算活着了心也太累。

    至于接下来会生什么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因为那些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出这个决定后心中如释重负,现在他感到由内而外的轻松、自在与痛快。

    “嗯?!”

    他忽然一怔,因为他感到心中轻松自在的同时,千朵祥云万道瑞气凭空出现在他体内,并一点点四散分开,显露出一道充满神圣之一,并镌刻着无数玄奥纹理的巨大宏伟、巍峨壮观的金色门户。

    看到了牧长生的变化,司命星君脸露凄然,心中彻底的陷入绝望。

    “住手!”

    却在此时,一道赤面髯须,手执钢鞭,身披金甲的神人出大喝从天而降,拦在了牧长生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