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狡兔死走狗烹
    |vq#c#?p??k6"??h?j?
    牧长生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网1??.??.\r

    真武大帝默然。\r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吗?”\r

    半晌后他才怅然的抬头看着天空。\r

    他知道,在那残酷的天刑之下,牧长生在对贪狼星君出手的那一刻确实就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r

    他惋惜的摇了摇头,带着王灵官转身离去。\r

    真武大帝走的很慢,脚步也显得有些沉重,就仿佛背上此时负着一座无形的大山一样。\r

    “这里被我施了简易的法术,外面的人一时半会儿现不了这里的情况,你要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r

    真武大帝略带伤感的声音传来:“我也不能用其它手段帮你了,不然会被深不可测的陛下与佛祖察觉,我能帮你做的只有这些了,长生,你……好自为之……”\r

    说完这些话,前方行走的两人身形忽然一闪,然后凭空消失在了两人眼前。\r

    “不,不要,真武大帝,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司命星君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对真武大帝背影高叫道。\r

    “多谢!”\r

    牧长生轻声对消失的真武大帝道,而后迈步来到司命星君身前,低头看着鬼哭狼嚎的司命星君。\r

    砰!\r

    随后他毫不客气的抬起一脚,将司命星君踢得在空中翻滚着,大口吐血横飞了出去,最后噗通一声坠落在了五行玲珑塔的旁边。\r

    牧长生身负万斤神力,这一脚下去就是一座大山就能踩得崩裂,更何况一个司命星君。\r

    若非他是神仙,拥有比凡人强大的仙体的话,牧长生这一脚下去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尽管现在他没死,但也被牧长生这一脚要了半条命。\r

    “哈哈哈,伏魔,你这个疯子,你杀了贪狼,现在就算杀了我天条也会让你给我们陪葬,不,你不会死……”\r

    司命星君挣扎着用一条腿站起来,脸上全是血,出了疯狂的大笑。\r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你不会死,因为你的下场是生、不、如、死……”\r

    他的笑容与一脸鲜血搭配,显得狰狞而且可怕,说到最后更是一字一句,说不出的阴森瘆人。\r

    “遗言说完了没有?说完送你上路!”\r

    牧长生皱着眉头看着他,平静的说道。\r

    “没有!”\r

    司命星君出癫狂的大笑,目光中的怨毒阴冷就像一条毒蛇般可怕:“来啊,伏魔,快点过来杀了我啊,我要你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生!”\r

    “想死我就成全你。”\r

    牧长生冷冷道,同时提着神戟大步上前,走到司命星君三步远时抬手砰的一声插在地上,而后他空着手来到了司命星君身前。\r

    “你……你把兵器扔了干什么?”司命星君声嘶力竭的咆哮道:“伏魔,你个胆小鬼,懦夫,有本事给我一个痛……”\r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再次吐血横飞了出去。\r

    牧长生冷冷的收回拳头,看着横飞出去的司命星君,他显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r

    嗤!\r

    下一刻他动用缩地成寸神通,身影蓦然消失,再次出现已追上了还在半空中未曾落地的司命星君。\r

    砰!砰!砰!\r

    他出手毫不留情,拳头带着他心中的悲痛与愤怒一拳接着一拳向他此时最痛恨的一个人轰出。\r

    刹那间拳影密布,如同暴风雨中狂暴的雨点,全都重重落在了司命星君的全身上下,就像暴风雨打着芭蕉般没有一拳落空。\r

    “啊!”\r

    司命星君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是刹那间而已,他的身体就已千疮百孔,鲜血淋漓惨不忍睹。\r

    咔嚓!\r

    牧长生再次轰出一拳,而随着这拳打出,以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后,司命星君的胸前全部塌陷了进去。\r

    砰!\r

    他重重掉在地上,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并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r

    “求……求求你……放过我……”\r

    他忍着剧痛艰难的抬起左手,出有气无力的哀求,一张口鲜血就如同山间的泉水般往外溢。\r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神仙也不例外。\r

    牧长生提戟而来,看着司命星君颤栗的样子后他出不屑冷笑:“或许我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生,但这一幕你跟贪狼武曲是看不到了,司命星君,走好!”\r

    听到这话司命星君仿佛认命般,抬起的左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两只眸子中的光芒也一点点的黯淡,全都都被无尽的绝望取而代之。\r

    他躺在地上失神的看着天空,仿佛一具没有了灵魂般的行尸走肉。\r

    牧长生见此摇了摇头,接着手臂一抬神戟高高扬起。\r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r

    当扬起的神戟在寒光映射在司命星君眼中,并且即将落下时,他忽然出大笑:“司命你还真蠢啊,太白金星是他的心腹,若没有他的准许,太白金星又怎么会敢把此事泄露给伏魔,哈哈哈,狡兔死走狗烹么?陛下,你好狠的心……呐!”\r

    话毕,气绝身亡。\r

    牧长生听完默然不语,心中充满了悲凉。\r

    听到司命星君的话,他也猜到了玉帝的用意,或许玉帝借太白金星之口告诉自己此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借自己的手将司命星君除去。\r

    毕竟伪造圣旨等于蔑视他们的皇权,在凡间有人敢伪造皇帝圣旨都是腰斩的死罪,凡间尚且如此,更何况玉帝堂堂一个三界之主。\r

    嗤!\r

    忽然一道灵光从司命星君的尸体眉心中飞出,并且要快遁走,正是司命星君的元神。\r

    牧长生抬手一抓,立即一巨大的吸力出,将司命星君的元神吸来抓在了掌心之中。\r

    “我到底还是没能逃出你的掌心,也罢,是我司命时也命也,伏魔,你要毁了我的元神就动手吧!”\r

    司命星君的元神大笑道:“不过我也要警告你,圣心太过难测,伴君如伴虎,你莫要太过相信陛下,不然你或许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司命就是你的前车之鉴。”\r

    忽然司命星君元神摇头失笑出声:“哦,对了,你杀了我跟贪狼,马上也要陷入万劫不复了,这样的话那我司命就先走一步了。”\r

    牧长生沉默不语,突然手中咔嚓一声,顿时那司命星君的元神如同瓷器般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