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玉帝的后悔
    c>?r?ub/?m??>???21<г?o??的拳头缓缓张开,司命星君的元神化为一片晶莹的光芒纷纷扬扬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中?1.?.\r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那片渐渐消散,却又无比美轮美奂的光芒,复杂道:“走好!”\r

    司命星君,死!\r

    继贪狼后,司命再次死在了他的手中,可与刚才杀了贪狼后他心情畅快完全不同,此刻司命星君死在玉帝的算计中后他忽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怅然。\r

    司命星君就算伪造圣旨,也是为了更好的完成玉帝让他办的事罢了,可他也因此而被玉帝厌恶,最后如同棋盘事的弃子般舍弃,这……让他有些不能接受。\r

    “伴君如伴虎啊!”\r

    他摇头叹道,同时伸出左掌。\r

    接着那巨大的五行玲珑塔旋转着升空,并且逐渐缩小向他的手掌飞回,最后变成一点五色毫光隐没在他的掌心之中。\r

    “嗯?!”\r

    他看向武曲星君,却不由一怔。\r

    只见武曲星君脸上惨白的坐倒在地上。\r

    他惊恐的看向自己,豆大细密的冷汗从他的头上滚落至下巴,最后如下雨般滴答滴掉在了地上。\r

    虽然他被镇压在五行玲珑塔下,但很显然,刚才在塔外外面生的一切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r

    惨叫声,骨裂声,吐血声……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刺激着他即将崩溃的精神。\r

    嗡!\r

    这时突然虚空一震,远处与四周的景物开始缓缓的浮现出轮廓,出现在他们的眼前。\r

    牧长生皱眉,他知道这是真武大帝为自己布下的那个掩人耳目的法术即将失效了。\r

    他转头看向武曲星君,一切,还来得及!\r

    “不要……杀……呃!”\r

    武曲星君向牧长生颤声哀求道,可下一刻他的头颅从他脖颈上飞起,带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r

    一杆冰冷锋利的神戟无情划过了他的脖子,同时斩碎了他的元神,露出他后面牧长生冷酷决然的面孔。\r

    恰在此时真武大帝的法术彻底失效。\r

    “啊!”\r

    不远处,在太玄宫门前值守的两队天兵中,有人忍不住出了一声惊恐的大叫,他们正好看到了牧长生擎着神戟将武曲星君头颅斩落的一幕,接着一个天兵连滚带爬跑入太玄宫。\r

    “哈哈哈……”\r

    牧长生出开怀大笑,他没有逃。\r

    因为他清楚,有玉帝与如来在此他逃不掉。\r

    “钟灵!”\r

    他在呼唤钟灵。\r

    “钟灵,你的机会来了。”\r

    牧长生微笑着看向太玄宫道:“今日三清、陛下与满天仙神几乎都在这里,我现在闹出这么大乱子,还不是千载难逢的你去天狱之中救人的机会?”\r

    “可是你……”\r

    钟灵有些意动。\r

    “你放心,道祖与陛下他们自恃身份,绝不会屈尊降贵以大欺小,天庭中其它的人我可以应付一段时间。”\r

    牧长生目光闪烁,笑道:“我可还没活够,我还指望着你带我逃走呢!”\r

    “好,我去救人。”\r

    钟灵当机立断道,同时看向太玄宫冷笑道:“我救得那家伙可不是个简单角色,到时只要三清不出手,我俩联手绝对能让你今日在天庭全身而退。”\r

    说罢化作一点金芒从牧长生眉心中远去。\r

    牧长生紧了紧手中的神戟,心苦笑道:“但愿我能撑到你来的时候吧!”\r

    另一边,太玄宫内。\r

    “什么,大胆!”\r

    天兵刚进去不久就传来玉帝震怒的声音。\r

    前一刻声音还在太玄宫内回荡,下一刻玉帝的身影已经凭空出现在了牧长生的身前不远处。\r

    玉帝看向牧长生的脚下横尸的司命与武曲星君,脸色变得铁青,又惊又怒道:“伏魔,你可知道你干了什么?”\r

    这时太玄宫内的三清、四御、五老等漫天神佛几乎全都涌出太玄宫,来到了玉帝的身旁,当他们看到牧长生脚下横尸的司命与武曲星君时全都脸色大变。\r

    如来与观音出来见此一幕,先是微愕,接着眼中都有些意外与暗喜,心中不约而同的想起一句话来: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r

    如来本来可惜之前没有杀掉牧长生,并且在苦恼如何在玉帝保护下将其除去。\r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牧长生居然自己找死,斩杀了天庭的三个同僚,触犯了天规天条中罪无可恕的死罪,这次就算是玉帝也决计护不住他了。\r

    因为天规天条乃是他自己所订,今日当着诸天神佛的面他若是放过牧长生,那他三界之主的威严何在,这岂不是在这满天神佛面前自己打自己的脸?\r

    今日牧长生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沦为天庭罪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永世不得生!\r

    想到佛门不费吹灰之力便可除掉一个心腹大患,如来与观音的眉头舒展的就更开了。\r

    听到玉帝的话,牧长生坦然道:“陛下,我很清楚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r

    “你应该做的事?”\r

    玉帝听完怒极反笑,寒声道:“那你可知做了此事会有什么下场?”\r

    牧长生沉声道:“不过一死罢了!”\r

    “一死?”\r

    玉帝冷笑着缓缓摇头,道:“伏魔,你错了,你的下场不是死,而是万劫不复,是永世不得生!这或许比死要更可怕,伏魔,你好糊涂啊!”\r

    他的心中此时满是失望与惋惜,还有几许后悔,但他也不知道他是在后悔同意与如来合作,还是后悔在之前同意太白金星告诉牧长生司命星君的事。\r

    自那日司命星君激怒孙悟空而来,并向他禀报私自伪造了他的圣旨时,他当时就对司命星君起了杀心。\r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只有他一个人才掌握的三界至尊的权力不容任何人挑战,犯之必死!\r

    在他看来敢伪造他的圣旨,这就是对他权力的挑战,而他之所以同意太白金星告诉牧长生此事,就是为了让牧长生痛恨司命星君。\r

    他准备待到以后时机成熟之后,随便找个任务派司命星君前去人间,到时再派痛恨他的牧长生尾随而去,暗中出手将他斩杀在人间!\r

    以牧长生的修为斩杀司命星君简直轻而易举,日后若是司命身后的长生大帝问起,自己只需推脱说司命是被凡间妖魔斩杀便可。\r

    到时一来除掉了挑战自己权力的人,二来也让牧长生亲手报仇消了气,对自己更加忠心耿耿,可谓是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