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自此天庭再无天池
    咻!

    一点金色毫光细小入微,几不可见,正在天庭上空飞驰而过,往三界令人闻之色变的天狱而去。八?一?中?≤≈=.≥=≈≤≈.=

    可行到半途,金色毫光忽然停下,露出了毫光内小如芥子的一座金色小钟,正是要去天狱救人的混沌钟。

    钟内的钟灵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接着毅然改变了前进的方向,竟朝着与前往天狱不同的路前进。

    若是牧长生见此,定然会吃惊的现,因为混沌钟前进的方向竟是去往他曾经得过莫大好处的另一处天庭重地——天池。

    “昊天,我主的造化之泉被你霸占了这么久,如今也到还回来的时候了吧,牧小子今日与你的天庭决裂,我也再不用顾忌会给他带来麻烦了!”

    金色毫光飞驰一阵,忽然凭空消失不见。

    此时远在天庭另一头的天池重地里。

    天池中平静的池水下忽然亮起一道金光,接着一座金钟从水下蓦然冲出。

    钟灵看着底下慢慢恢复平静的水面,轻声道:“幸好我趁牧小子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在这造化之泉里面留了个记号。”

    接着混沌钟蓦然变成三丈大小的大钟,接着钟口出金光将方圆一丈的天池笼罩。

    咔嚓——

    天池周围的高台破裂,围绕天池的地面出现了一道圆形的狰狞裂痕,不断向外扩大。

    轰隆隆——

    响声不绝,而伴随着隆隆响声,装有池水的天池竟一点点的与周围的地面分离,不断往高处飞起。

    片刻后这口天池才与地面分开,被混沌钟吸上高空将本来面目全部显露。

    只见它高约三丈,周身全部是装有天池之水一样材质的温润白玉,更惊奇的是在这口天池的下面,此刻还有一团混沌之气将它的底部包裹。

    那正是天池的泉眼。

    呼!

    接着混沌钟的钟口金光一闪,瞬间便将这天池连带它底部的泉眼全部吞没,原地取代这口泉眼的,只有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难看大深坑。

    “天庭自此,再无天池!”

    钟灵低语,挖走天池与泉眼之后,混沌钟这才又化作一点金色毫光往天狱赶去。

    ……

    太玄宫前!

    咚咚咚——

    远处一片乌压压的黑云遮天蔽日而来,黑云中战鼓如雷鸣般响起震天。

    很快这片乌云呼啸而来,等到接近众人才看清那哪是什么乌云,而全都是披坚执锐的天兵天将,此刻乌压压一片根本数不清有多少。

    这正是太白金星调来的十万天兵。

    “陛下,此处将有一场大战,我等还是退远些,去太玄宫前的高台上,观天庭骁勇之师捉拿罪仙伏魔,以免惊扰了圣驾,如何?”

    观音竖掌向玉帝进言道。

    玉帝看了观音一眼,轻哼一声,忽然道:“李靖,你上前去统帅那十万天兵,伏魔若还是冥顽不灵,不肯伏法认罪的话,格杀勿论便是。”

    说完拂袖而去,最后在太玄宫门前的高台上停住,面无表情看向前方的战场。

    众仙急忙跟上。

    李靖此时以到阵前,横眉冷对前方牧长生,缓缓抬起右手就要下令:“全军听令……”

    “等一下,等一下!”

    这时太白金星赶紧上前对李靖道:“李天王,我与伏魔私交甚好,他如今犯下滔天大罪,就请让我上前试着劝说他乖乖束手就擒伏法吧!”

    李靖冷笑道:“太白,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伏魔今日犯下的罪过有多大难道你不清楚,他现在走上没有回头之路的绝境,不管怎样都会作一场困兽之斗,你觉得他会听你的吗?”

    “不管怎样总要试试,这样也能给你身后的将士们免了去一场无谓的刀兵之灾不是?”

    太白金星苦笑,说话时声音很大:“伏魔的本事多大你也有数,若不顾一切拿下他,一场大战后只怕你身后的那些将士们能活下来的怕是不足一成啊!”

    说到最后太白金星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那些被磨光了锐气,变得贪生怕死的天兵天将顿时眼前一亮,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李靖。

    “太白,你……”

    天兵的目光让李靖浑身不自在。

    他知道太白金星是利用那些怕死的天兵逼他就范,而太白金星在挑拨一番后,老神在在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看到这一幕李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深深吸了几口气后哼道:“好,你去!”

    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同意,必然会犯了众怒,被身后的这十万天兵天将在心中给记恨上。

    说真的,他李靖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就算被十个,一百个,哪怕一千个天兵记恨什么的他都不在乎,也不会放在心上。

    可若是一万个的话就让他有些心不定了,更何况现在还是十万个,感受到身后那十万双眼睛幽怨的目光,此刻就像十万双芒刺齐刷刷射在他的背上,这他不答应根本不行啊!

    “多谢李天王善解人意,体恤下属!”

    太白金星抱拳笑道,那笑容让李靖看了就想直接给他的这张老脸上来上那么一拳。

    自己那叫善解人意么?

    那是大势所趋逼不得已吧,尤其是想到,这大势还是被眼前这个笑眯眯的老家伙三言两语挑拨起来的,李靖心里那就更气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看到这么一张令他讨厌的笑脸。

    “哼!”

    他冷哼一声,偏过头不去看这张讨厌的老脸。

    太白金星笑着摇摇头,不以为意,转身驾云离了阵前往牧长生而来。

    “前辈,你若是来劝我束手就擒就不必来了,既然回头已经没有了机会,前方又是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我今日就好好跟这些神佛斗一斗。”

    牧长生放声大笑着,气势豪迈,横戟看向密密麻麻将他团团围住的十万天兵天将。

    今日天庭既有太上等三大天尊,又有玉帝与如来这两位大罗金仙,还有云霄、四御等其他一些高手,他若想活命就只有一个机会。

    拖!

    想尽一切办法,拖到钟灵从天狱救人回来。

    太白金星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面色复杂,驾云径直向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