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杨戬之怒
    灌江口,二郎真君庙!

    “观音她来干什么?!”

    杨戬正站在院中仰头看着天空,忽然似有所感,扭头侧目看向一边就见远处一道金光疾驰而来,眼神深处一抹疑惑一闪而逝。?八?一??1.?.

    “二爷,观音菩萨来了!”

    不多时那道金光在庙前落下,接着梅山兄弟中的老六直健快步进来道。

    “请进来吧!”杨戬想了想道。

    闻言直健返身出去,很快手托杨柳玉净瓶的白衣观音就随着直健一起进来到了院中。

    “二郎真君!”

    观音菩萨见礼。

    “原来是观音菩萨,请坐!!”

    杨戬招呼观音落座于院中石桌,道:“不知菩萨不在南海修行,今日来我的小庙有何贵干?”

    他的声音中还带了几分不悦。

    上次正是观音举荐,他才不得不出手对付孙悟空,并且去今生最痛恨的那个地方,他心里自然压着几分气。

    观音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竖掌道:“贫僧前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告知二郎真君。”

    “莫非天庭又出事了?”

    杨戬故作一脸惊奇,而后看向观音摇了摇头:“菩萨,我杨戬只想在灌江口清清静静的修行,不想理什么天庭的事,如果菩萨的来意与此有关就请免开尊口,以免伤了和气!”

    接着他抬头看了看日头,起身道:“我每日练功的时候也快到了,菩萨若没有其它什么事的话,就请恕杨戬先不奉陪了。”

    说罢转身往后面走去,把观音一人晾在一边。

    “莫非……三圣母的事,真君也不想知道?”

    这时观音淡淡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杨戬脚步猛地一顿。

    接着他霍然转身,神色不善的盯着观音,咬牙道:“你刚才……说什么?”

    “真君既然听见了,又何必再问?”

    观音微笑,说着抬手一指身边的凳子,道:“二郎真君若是想知道详情,何不过来坐下听贫僧细说?”

    杨戬闭上眼深吸口气,返身折回坐下,咬牙道:“今日菩萨若不说个所以然来,就休怪杨戬不客气了。”

    观音笑道:“那是自然!”

    “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事?”杨戬哼道。

    观音笑而不语,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直健。

    杨戬会意,抬手道:“老六,你先下去。”

    直健听言转身往外退了下去。

    直健一走,杨戬哼道:“现在可以讲了吗?”

    “敢问真君可知,令妹与人相爱一事?”观音笑道。

    “三妹与人相爱?这不可能!”

    杨戬大惊,接着立马否定,神色不善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用这种事来骗我,否则……”

    “真君若是不信,就请自去华山一趟,到时贫僧所言是真是假,想来真君自会有答案。”观音平静道。

    “我会去一趟的。”杨戬神色阴晴不定道。

    观音就这样静静看着他,没有再开口。

    “那个男的……是谁?”忽然杨戬犹豫着问道。

    观音再次一笑:“伏魔天神,牧长生!”

    “什么,怎么会是他!”

    杨戬霍然站起,又惊又怒,表情变的极为精彩。

    他前不久才将牧长生认可,认为他有情有义,是一个值得相交的朋友,而且还邀他来做客,可是怎么转眼间他就成了……

    等等!

    杨戬忽然想起在斗完孙悟空后,牧长生看向自己时那躲躲闪闪的眼神,还有在天庭杨婵看着牧长生流露出的那种悲伤……

    种种情景在眼前浮现,杨戬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可笑他那时以为牧长生看自己躲躲闪闪,是因为被自己揍了后心有余悸,以为杨婵看向牧长生那么伤心,是因为她天性善良而同情牧长生……

    他知道,观音刚才的话十有**是真的了。

    “所以呢?!”

    良久杨戬才深吸了口气看向观音。

    观音抬头看了看天:“真君应该明白。”

    “你们想借刀杀人,借我之手去杀他,对不对?”杨戬见此面露不屑的讥笑。

    观音笑道:“此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更何况天庭明眼人也不在少数,牧长生若不死,真君觉得他们的事被令舅现后,天庭会怎么处置三圣母?”

    “我真是不明白,伏魔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惹上你们佛门这帮只会在背后算计人的家伙的。”

    杨戬大笑,好像丝毫没把观音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观音摇头笑道:“他被没有惹上我们,要怪就怪他太优秀了,他若不死,我佛门难兴啊!”

    “优秀?”

    杨戬一怔,而后沉吟不语。

    “他会练兵!”

    观音适当时候开口。

    “练兵?难道说……”

    杨戬震惊的看着观音:“佛门终于要东传了?”

    观音笑道:“真君莫忘了,封神时我西方两位天尊与东方太上跟元始两位天尊立过约定,如今也是时候让约定作数了。”

    “你西方?”

    杨戬面露讥讽哈哈大笑:“可是我怎么记得,封神那会儿的时候,你可还是我的慈航九师伯呢!”

    十二金仙中慈航真人排行为第九,而他的师父玉鼎真人排第十,故慈航真人未由道入佛前确实是他师伯。

    听得此言观音脸上终于变色,淡淡道:“真君还是多关心下令妹,莫叫她重蹈了过去令堂覆辙才是,告辞!”

    杨戬听言低头沉默不语,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观音淡淡看了杨戬一眼后起身往外走去。

    “慈航师伯!”

    当她快走到门口时背后忽然传来杨戬的声音。

    “还有何……”

    观音微笑着转身,可一转身便见一道凌厉的寒光从她身旁划过。

    刺啦!

    同时她的一截白色的袖子从她身边飞起,最后如一只白蝴蝶般飞舞着,最后飘落在了地上。

    “请容许我最后这么叫你一次,若非有此情谊,今日仅你辱我母亲这点,我杨戬便要与你不死不休!”

    杨戬缓缓收回斩落的三尖两刃刀,寒声道:

    “但从今往后咱们情分如那片衣袖,情断义绝,自此井水不犯河水,我灌江口也再不欢迎任何一个佛门中人到来,若有来者,就莫怪我杨戬手中的三尖刀不认人!”

    “哼!”

    观音怒极冷笑,哼了一声后转身离去。

    “老六!”

    杨戬手中银光一闪,三尖两刃刀消失,同时叫道。

    “二爷,你找我,咦,菩萨这么快就走了?”

    直健过来后诧异道。

    杨戬哼了一声,直健自知失言,不敢开口了。

    杨戬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天上,最后收回目光道:“叫上老大几个,我们先去华山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