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对不起,我非去不可!
    “你是我的亲哥哥,也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是那么的相信你,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杨婵痛心疾的向杨戬出质问。八??一?网?..

    杨戬沉默不语。

    许久后他才抬头看向杨婵,轻轻摇头道:“若不骗走宝莲灯,我担心你会不顾一切冲上天庭去救他,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说完他沉声道:“老大,老六!”

    “二爷!”

    康安裕与直健走上前来。

    “你们两个留下看好三圣母。”

    杨戬说道,同时转身走到大殿中间的神像前,将宝莲灯轻轻放到了供桌上。

    “我的天眼能够隔断她与宝莲灯间的心神感应,三步以外她是无法控制宝莲灯的,因此在我回来之前,你们两个万不可让宝莲灯接近她三步之内,记住了吗?”

    “是,二爷!”

    康安裕与直健抱拳道。

    “我跟他,注定只能回来一个人。”

    杨戬看向门外的天空,同时身上银光一闪,英武不凡的银色铠甲再次浮现穿在了他的身上。

    “不,你不要去,二哥,我求你了……”

    杨婵眼中露出浓浓的哀求之色,泪水终于如同决堤之水涌出,瞬间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你跟他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两个人了,我不想看到你们自相残杀,也不能够接受失去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求你了二哥,别去……”

    “他若不死,等你们事情被人现了你就会死,难道你忘了娘当年是怎么死的了吗,只有他死了你才会真正的安全了,三妹,你到底还要糊涂到什么时候?”

    看到苦苦哀求的杨婵,杨戬一直压抑的情感在这一刻终于爆,红着眼对杨婵出一声愤怒的大吼。

    “娘……”

    听到杨戬提起云华仙子,杨婵失神的轻声自语。

    杨戬摇了摇头,接着一脸决然转身向外走去,同时他无比自信的声音飘来:“还有,你对我的那份担心太过多余了,虽然那小子的神通道行都不错,但他绝对不是我杨戬的对手。”

    此时他已带着除康安裕,直健外的其余四个梅山兄弟到了院中。

    “杨戬,你给我站住!”

    正当他准备飞向天庭时,忽然一道嘶哑的叫声传来。

    杨戬皱眉看向声音来源,就见在他的天眼神光化作的囚笼之中,杨婵双手死死的抠着囚笼,红着眼,用看仇人般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杨戬。

    看到这样的杨婵,杨戬心中莫名一痛。

    “杨戬,你不能杀了他,你若杀了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杨婵声音中充满了决然与冷漠。

    “三妹,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吗?”

    杨戬痛苦的看向杨婵。

    “是!”

    杨婵答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

    “哈哈哈……”

    杨戬仰头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悲凉:“你为了他,居然连你的亲哥哥都不要了?”

    “二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别杀他好不好,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看着杨戬那么痛苦,杨婵心软了下来。

    听到这话杨戬陷入了沉默,许久后才涩声道:“你就真的那么爱他,为了他情愿去死?”

    杨婵悲伤道:“我想当年也是因为爹死了,所以娘才不愿意一个人活在世上的,不然在天兵天将到来的时候她明明有机会跟你走的……”

    杨戬听言默然。

    好半晌他才双眼微红,沙哑着声音犹豫着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跟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杨婵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幸福微笑:“二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杨戬听完像是想起了什么,双眼陡然一缩:“是那次在南天门……”

    “他是一个好人,有情有义,前途无量,如果我们两个没有相遇,或许他已成长为了一尊如二哥一般名震三界的英雄与战神。”

    杨婵凄然笑道:“而他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或许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他爱的人吧!”

    说到这里杨婵仿佛被抽干了全身力气,跌倒在囚笼中开始垂哭泣。

    “我是英雄……吗?”

    杨戬默默的看着杨婵,轻声的问自己。

    “我连爹娘,还有大哥他们都救不了,杨戬,你这算哪门子英雄?”杨戬苦涩的大笑,一拳轰的一声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三妹,对不起,我非去不可!!”

    泄了一拳后,杨戬冷静了下来。

    他看向杨婵,眼中只有决然:“爹、娘、大哥他们都魂飞魄散永远离开我们了,所以我绝不会让你也出事,哪怕你这辈子再也不原谅我,我今天也要去。”

    砰!

    说罢整个人冲天直上,瞬间消失在庙中。

    梅山兄弟四人也快追了上去。

    “二哥,你别杀他好不好,好不好……”

    杨婵绝望的靠在囚笼上,失神喃喃自语。

    “唉!”

    康安裕与直健有些不忍,最后齐齐叹气一声,忽然直健目光落到殿中另外两个身影上,而后用眼神向康安裕示意。

    康安裕顺着目光看去,现是杨婵的两个侍女,并且两人不知何时已经距离供桌很近。

    “大哥,二爷临走的时候不是说过,在他回来前绝不许宝莲灯接近三圣母吗?”直健道。

    康安裕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直健看向朝华夕露,目光有些不善:“如今这里还有两个不相干的人在,而且还对宝莲灯似乎有想法,只怕二爷交待我们的事怕是无法万无一失啊!”

    “我说老六你可别乱来,那两个是三圣母的侍女,咱们动不得的。”康安裕吓了一跳。

    “瞧大哥你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要动他们了?”

    直健无语道,接着屈指两弹,两道光华飞出没入了两女体内,顿时两人便无法再动弹,眼中焦急的目光。

    “这不就行了?”

    做完这些直健拍拍手,笑道:“现在她们中了我的定身术,直到二爷回来前她们是动不了了。”

    “唔,这主意不错!”

    康安裕点点头,接着用法力隔空搬来一张桌子,而后与直健坐下泡了一壶茶,而后静静等待。

    可是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侍女朝华脑后乌黑浓密的丝里,此时有一个巴掌大的身影正睁着两只大眼睛紧张的盯着他们两个,同时还不时的偷偷瞄几眼供桌上的那盏如碧玉般的青莲状宝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