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擒魔
    “大哥,你说二爷这回要去多久?”

    直健性子比较急,望着天上在大殿中转来转去。中?文?1?.11.

    “不好说,不过至少也得几个月吧!”

    康安裕坐在桌子边沉吟道:“毕竟就算二爷在天上只停留两三个时辰,地下就已过了两三个月。”

    说罢又看了天眼囚笼中有些失魂落魄的杨婵,最后轻轻摇头叹了口气。

    另一边。

    一朵祥云徐徐进入南天门向太玄宫而来。

    “参见陛下,佛祖!”

    最后祥云来到太玄宫前落下,祥云上的白衣观音笑着向两人见礼。

    玉帝狐疑的盯着观音,道:“菩萨不是已走了吗?”

    观音回头看向前方战场上,只见那些尸山血海间还弥漫着缕缕的黑色怨念,与牧长生头上的一模一样。

    “贫僧行至半路,忽然记起今日天庭百万将士惨遭罪神伏魔残忍与血腥的屠戮,以至他们死后怨念太深,魂魄不肯进入轮回转世。”

    说完观音一脸慈悲的竖掌道:“阿弥陀佛,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贫僧不才,愿以西方无上佛法来消除他们的怨念,让他们愿意进入轮回进行转世。”

    “不必了!”

    玉帝看着观音,似要看清其心中真实的想法:“他们的怨念皆是因惨死于伏魔手中,心中怀有不甘以及对伏魔强烈的怨恨所致。”

    说着他继续看向前方:“不过这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怨念既然是因伏魔而起,那待到伏魔伏诛之后,这些讲撒的怨念自会散去,魂魄自然也会愿意去转世的。”

    “那贫僧愿等这些冤魂消除怨念,进入轮回!”

    观音听完后道,说着来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玉帝注视着她的背影,眼神闪烁不定。

    “观音尊者,你这是?”

    观音位置在如来旁边,落座后如来传音道。

    “佛祖只需静待,不必多问,他……快来了!”

    观音脸上带笑不变,只是笑容有些微寒。

    “他?”

    如来微怔,而后看向前方。

    “快,再快些……”

    牧长生疯狂的在最后五万天兵中奋力冲杀,可他的心神却一直都放在体内的玄妙之门上。

    此时玄妙之门上的祥云瑞气已散去七成,只有两扇大门的中间与其余一些地方还被笼罩在祥云瑞气之中。

    随着这些大门上的祥云瑞气散去,玄妙之门也变得越高大伟岸,金光四射,玄奥晦涩之意也越清晰。

    噗!

    数杆长枪刺入他的背后,鲜血喷涌而出,他的全身上下都是狰狞的伤口,没有一处完好,而他身上这些累累伤痕换来的,则是那九十多万条天兵天将的命。

    他的伤口鲜血汩汩流淌,看起来狰狞可怖,但他却没有催动不死之身,尽管催动不死之身后,他身上所有的伤都会在刹那间恢复,他也能转眼间就恢复到最强盛的状态。

    他不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还不到时候。

    不死之身算是他最后的底牌了,一旦动用他能刹那间恢复到最盛时期不假,可是他的这个底牌也会暴露。

    他现在的最大危机并不是这些天兵,而是那边高台上的如来与玉帝,这两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大罗金仙。

    这些天兵看似对他造成的伤害很狰狞,很恐怖,但其实对他根本没有造成致命伤害,不仅杀不了他,反而还能为他召出玄妙之门,晋升玄仙拖延时间。

    可他的不死之身要是暴露,引得玉帝如来出手,到那时或许他……就真的离永远消失不远了。

    至于乾坤图……

    想到这件法宝,牧长生心中也有些无奈。

    先不论太上有没有和玉帝一样,在乾坤图的里面留下什么后手,但这乾坤图若真不到万不得已的话,他现在同样都不能显露出来。

    玉帝与三清之间势如水火,这点他再清楚不过了,可他要是当着玉帝的面用太上的法宝,那玉帝会怎么想他用脚趾头都猜的到。

    玉帝决定会认为自己早就将他背叛,暗中投入了太上与三清的麾下,想起玉帝对付司命星君与背叛他的三十万天兵天将的手段,他心中感到了阵阵的凉意。

    说不定当他拿出乾坤图的刹那,就是震怒的玉帝对他悍然下杀手的时候,所以不论是不死之身还是乾坤图,现在他还是没有一个靠住的。

    他现在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还有手中这杆饮血百万的神戟而已。

    咔嚓!

    长枪刺体,牧长生却连眼都不眨一下,表情凶悍的转身就用身体将长枪折断,就算不用不死之身,但他曾经还修行了肉身成圣使得他仙体更加强悍。

    同时他手中神戟向后横扫,身后那几杆长枪的主人头颅高高飞起。

    “三成了,再给我快啊!”

    牧长生心中怒吼,脸上的表情更加凶狠,手上动作也更加的疯狂与狠辣无情……

    咻!

    这时远处就有一道银光划来。

    “杨戬怎么来了,莫非……是她捣的鬼?”

    看着银光,玉帝眉头轻皱,接着看似不经意般往一边观音的位置扫了一眼。

    观音前脚刚来,杨戬后脚就到,再想到刚才观音离开了一会儿,这要说杨戬的到来跟她无关,这话恐怕玉帝他自己都不信。

    那道银光飞的极快,转瞬间就到了前方战场,落地化作了手持三尖两刃刀的杨戬。

    “嘶!”

    杨戬落地现身后,当他看到前方血红的天地,鲜血汇成河流,尸体堆积如山,凄惨的叫声如同地狱时,饶是他见过了不少大场面,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着被无穷怨念包裹,自己身上也伤痕累累,此刻还在奋力搏杀的身影,眼中露出了震惊与复杂。

    “杨戬,你怎么来了?”

    太玄宫前玉帝开口问道。

    杨戬勉为其难的对其拱了拱手,道:“听闻天庭有大事生,有神仙在天庭大开杀戒,无人能治,杨戬特意前来相助擒魔。”

    “唔,你有心了!”

    玉帝深深看了一眼杨戬,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

    杨戬这个外甥与他的关系一向不好,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当初就是他让杨家灭了门,连自己妹妹都在众仙的压力下被自己逼死了。

    可他今日却来助他,这又让他怎能不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