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玄妙之门,现!
    “你……”

    看着身体被法力撑的如气球般越涨越大,几乎快要撑爆了的牧长生,杨戬抬手刚要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最后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网==≈.≈≠≠≤≥.

    他离牧长生最近,自然也就感受的越清楚此时牧长生身上传来的那股强大的法力波动,那是就连一旁的他也感到了几分心惊的力量。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牧长生刚才吞下的是大量补充法力的东西,而牧长生也因身体无法容纳这些汹涌澎湃的法力遭遇了生死危机。

    但让他不解的是就算牧长生能将这些巨大的法力容纳在体内,但他还来不及炼化,那就不是属于他的力量,就算能暂时与他抗衡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迟早会被自己的打回原形的。

    这一点,牧长生应该同样清楚才是。

    “你这是要做最后一搏吗?”

    杨戬对牧长生哼道:“那也得你有本事能承受这些法力的冲击,最后活下来才行,我等你!”

    此时牧长生确实遇到了生死危机。

    尽管那些金丹蟠桃转化的法力,正不停的从他的双眼、双耳、口、鼻,还有全身累累的狰狞伤口,以及毛孔中往外疯狂的喷薄、倾泻,但那些金丹蟠桃转化成的法力实在太多了,就像一片广阔的大海,这些喷薄倾泻出的法力也只是九牛一毛,根本于事无补。

    这些法力不仅迅撑大了他的身体,而且还如同洪水猛兽般在他体内肆虐,疯狂的冲击着他的脏腑,破坏着他身体中所有的经脉与筋骨。

    再加上他的伤口还在流血,顿时这些喷涌而出的缕缕法力白气也被染成了鲜红的血雾。

    “啊!”

    牧长生闭着双眼,竭尽全力镇压体内暴走的法力,同时身体传来的剧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使得他全身上下都被鲜血与冷汗打湿,脖子上更是青筋毕露

    尽管他紧咬牙关不想叫出声,可喉咙中却还是出了如同受伤野兽般痛苦的嘶吼。

    “撑住,别死,我等你一战,就算杀了你三妹她永远都不原谅我,我也宁愿你最后是死在我的手上。”

    杨戬不忍的看着他,抓着兵刃的右手也死死攥紧着,同时低吼道:“这么窝囊的死去,是对为战而生的我们最大的屈辱与悲哀,我想你心中也很不甘心吧,你不是说她还等着你回去吗,你想让她伤心难过吗?”

    杨戬话音刚落,此刻正被体内磅礴的法力折磨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的牧长生双眼睁开,眼中也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同时眼中还透露出强烈的求生**。

    他此刻如同一个大圆球,足有两丈大小,并且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大,随时都有撑破爆炸的可能,可冷静下来的他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

    “快了,快了!”

    他忍受着身体被一点点,一寸寸撕裂般的痛楚,再次轻轻闭上了眼睛,奇怪的是这回他脸上的微笑却再也没有消失。

    尽管他的头已有一个脸盆大小,看起来十分诡异。

    “啊!”

    不多时他忽然仰头,双眼蓦然睁开出一声长啸,同时他的身体中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浓密的白色雾气顿时从他体内喷薄出来。

    而牧长生则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身子快恢复原来的模样,并且仰躺着从天空中跌落下来。

    “伏魔……”

    杨戬惊叫一声,快步踏出要去接住牧长生,可刚踏出没两步他的身形就忽然停住,并惊疑不定的盯着前方,此时一股玄奥晦涩且神圣的清晰波动正从牧长生体内传来。

    “这是……”

    感受到这股波动,不仅是杨戬,就是通天教主,还有玉帝如来,云霄观音等人全都脸色一变。

    “嗡!”

    下一刻,忽然有一道金光从牧长生的体内飞出,冲天而起来到高空才停住。

    轰——

    来到高空后金光忽然变得炽盛无比,变成了耀眼刺目令人难以直视的万丈金光,同时一道高大伟岸的金色门户在万丈金光中一点点在众人眼前现身。

    “玄妙之门!”

    众仙大惊失色,就是玉帝也有些惊愕。

    “噗!”

    摔在地上的牧长生吐血醒来,看着天上这道门户,顿时惊喜若狂。

    “原来你的目的是要拖延时间,召出玄妙之门晋升玄仙——”

    杨戬看向牧长生。

    “不错!”

    牧长生同样看着他,神色无比坚定,捂着胸口,拄着神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轰隆——

    同时雷电交加声传来,一团数十丈大小,并充满煌煌天威的乌云从三十六重天外天上落下,云团中有雷霆闪电游走,径直向他而来。

    “你就算在全盛之时,度劫晋升成功的机会也不过只有一半而已,你看看你现在伤痕累累的身体,此刻成功的机会怕是连两成都没有。”

    杨戬摇了摇头,复杂的看着他道:“更何况刚才那些法力已将你全身的经脉筋骨全部破坏,你现在空有一身强大的法力却无法使用,你拿什么来对抗天劫?”

    “不,你错了,杨戬。”

    牧长生摇头:“我还有最后的手段!”

    说着闭目念动咒语,身上淡青光华亮起,接着他身上的伤口,还有体内被破坏的经脉筋骨,此刻竟然全都以肉眼可见的度复原。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他就恢复到了最强盛的状态,好像刚才受了那么重的伤,濒死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不死气?不死之身?!袁洪!”

    看到牧长生身上的青光,杨戬瞳孔蓦然一缩。

    接着他有些恍然道:“我说你怎么会**玄功,原来你的师承竟是他,这样说来,你会这**玄功与不死之身这两门绝技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看我,现在还有没有机会晋升玄仙?”

    牧长生抬头看着快向他飞来的那团巨大的黑云。

    “可是你就是晋升玄仙又怎么样?”

    杨戬再次摇头,有些惋惜道:“你的根基也毁在刚才最后那次法力倾泻中了,你就算晋升玄仙,此生也没有踏足更高的太乙与大罗之境的机会了。”

    “是啊,我再也没有脱三界五行与不老不死,万劫不灭的可能了。”

    牧长生听完也微微有些怅然,随后又笑道:“不过我要是不拼一把,就别说什么脱与不灭了,只怕我马上就得魂飞魄散神形俱灭了,我要活下去,所以我……”

    他抬头看向了杨戬,声音无比坚定道:“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