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渡劫
    牧长生看向耸立在半空的玄妙之门。??中?文?=≤≈..

    虽然它在自己体内已经多时,但直到此刻它才算是真正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毫无遗漏的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座金色的门户,高大,伟岸,足有百丈高,门户上布满了玄奥晦涩的纹理,此时大门紧闭,而牧长生要做的便是在四十九道天雷之前轰开它。

    待天雷劈完时玄妙之门若还没打开,那么这次渡劫之人就算没死也算渡劫失败,而召唤玄妙之门的机会,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

    除非渡劫之人舍弃一生修为转世重修,才有第二次的渡劫机会,可是渡劫失败的,十有**都是丧命在了恐怖的雷劫之下,很少有挨完天雷而不死的。

    呜呜——

    牧长生的头顶阴风呼啸,那是被他诛杀的百万天兵冤魂与怨念,此时聚集在他的头顶盘旋,形成一座黑色厚重的怨念大山。

    轰隆——

    雷电交加之声越来越近。

    “天劫之力恐怖不可沾,退开百丈之内!”

    杨戬看着那片黑云后抬手道,让剩下三万天兵天将远远散开将牧长生包围,同时自己也飞身后退。

    今日他是绝不会让牧长生活着离开这里的,牧长生若要想摆脱他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杀了他后从他杨戬的尸体上跨过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今天他们注定只能活下去一个。

    他们的事已被观音知晓,观音又与自己交恶,倘若他今日不顺着他们的意思解决掉牧长生,那此事必然会被观音在三界宣扬,到时杨婵的下场……

    虽然明知道观音用的是借刀杀人的手段,要借自己的手除掉牧长生,他自己也很不想与牧长生这个认可的朋友出手斗个你死我活。

    但为了杨婵的安危,就像牧长生说的,他也别无选择。

    当初他还是凡人的时候看着父兄惨死,有了力量母亲却还是死在他眼前,他……真的再也已经接受不了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父母双亡,大哥惨死,如今他只剩一个妹妹,因此今天他宁愿自己死在这里,也绝对不想看到杨婵这个唯一的妹妹出事。

    “喂!”

    杨戬来到远处后忽然一怔,接着对笼罩牧长生头顶的百万冤魂骂道:“你们那些孤魂野鬼等什么,等到天劫落下将你们劈的魂飞魄散么?”

    雷电本来就有克制驱散邪祟的力量,更何况这次的天劫是真正的上苍之力,若是这些带着极深怨念,不肯前去转世的冤魂还不从牧长生头上离开,那杨戬敢保证他们绝对会在天劫之力下魂飞魄散,化作飞灰。

    之前他们是因为对牧长生的怨恨不愿转世,可要等这些雷劈下来了,那他们就算想转世只怕也没有机会了。

    那些被怨念包裹的冤魂闻言全都远远散开,随后一些魂魄选择进入天庭直通地府的通道,前去转世轮回,可是大多魂魄依旧没有离去,而是远远的用择人而噬的目光盯着牧长生。

    对此牧长生嗤笑一声,用阴魂不散四个字来形容还真贴切不过,不过想想他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他们奉命前来要杀他,而他又要自保,所以才杀了他们。

    既然本来没有深仇大恨,那现在他也懒得将他们全都弄的魂飞魄散了,给他们留个转世的机会也好,反正他们现在也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牧长生抬起头注视着来到他头顶的劫云,他现在最大的威胁,是天劫!

    “咔嚓!”

    却在此时一道雷霆向他劈来。

    嗤!

    牧长生动用缩地成寸,极横移想要避开,可是那道天雷他竟然现怎么也甩不掉,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赶上了他。

    天雷劈来,牧长生急忙抬手遮挡。

    噗!

    天雷上苍雷劫威力无穷,力量太过恐怖,与他的手臂刚一接触,他的手臂便皮开肉绽,破开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血肉深处的森森白骨都肉眼可见。

    牧长生抬头望着那团劫云,脸色极其凝重,同时受伤的手臂出淡青色的光芒,那是不死气在运转,手臂上的伤势在第一时间被他复原。

    面对这恐怖的上苍雷劫,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需要每时每刻都保持在最强盛的状态才行。

    “那些天雷是上苍的考验,你是躲不掉的,唯一的办法只有硬抗。”

    那边杨戬出声道:“还有,你必须在四十九道天雷全部出现之前打开这座玄妙之门,否则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牧长生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轰——

    却在此时,又一道天雷落下。

    噗!

    这次天雷击在他的左肩,他的口中咳血,左肩上再次炸开一个模糊血洞,依旧深可见骨,几乎将他的肩膀给全部洞穿。

    可几乎在同一时间,不死之身再次被他动,伤口也迅复原,他依旧毫无损。

    感受着天雷的力量,牧长生若有所思。

    这天劫之力竟然一次比一次要强大许多,若非他有不死之身这门绝技,只怕面对这天劫他也是凶多吉少。

    “法天象地,给我大!”

    牧长生大吼,同时身形拔地而起,变得九十丈高,跳上半空玄妙之门所在的云端。

    虽然上苍雷劫异常恐怖,对他造成了巨大伤害,但好在他有不死之身,能让他第一时间复原,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

    因此现在轰开玄妙之门方是重中之重。

    轰轰轰——

    他举起小山般大的拳头,拳头光被法力包裹,带着他的神力一拳又一拳的击打在玄妙之门上,出震天动地的声响。

    玄妙之门,他选择用一对拳头打开。

    每个人打开玄妙之门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无疑选择的都是最擅长的,比如孙悟空,他的玄妙之门就是他将金箍棒化作一根擎天巨柱,给硬生生敲开的。

    轰轰轰——

    他一拳接着一拳捶打玄妙之门,天上的劫云降下一道比一道威力恐怖的天雷,尤其到了最后几道时,牧长生直接喋血,身体也扛不住那恐怖天雷之威,好几次身体崩碎四分五裂。

    好在他有不死之身,身体四分五裂后分裂开的躯体部位光,最后合为一体让他恢复。

    轰——

    他又是一拳轰出,接着轰隆一声,玄妙之门终于被他从中间轰开了一条缝隙,有金光从缝隙中露出。

    牧长生脸上露出激动与狂喜之色,可还不等他脸上笑容完全盛开,第四十八道天雷就落在他的背后。

    砰!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身体再度四分五裂。

    可是很快那些断掉的四肢头颅,还有身体部位就开始光,再度汇合,变成了完整的牧长生。

    牧长生嘴角带血,尽管有不死之身,但越来越恐怖的天雷之力还是让他受创不轻。

    他神色凝重抬头看向劫云,云中此时显露出的气息也越来越恐怖,让他心中也感到惊悚,似乎正在酝酿着最后一击——

    “快没时间了,还是先把玄妙之门轰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