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落幕
    “啊!”

    五行山下,地动山摇。网=≠≠.=.

    一只被压山下的金猿目运两道金光直冲天际,露出獠牙仰头出狂怒的咆哮,先是露出山外的双拳狠命的捶打着身前的地面,导致地面隆隆作响。

    接着他双臂往身下一撑,在嘶吼声与咆哮声中,奋力将压在背上的大山一点一点往上撑起。

    “嗡!”

    大山摇动,如来留在山顶金色的“卍”符文动,垂落金黄色的佛光镇压金猿。

    “嗷!”

    孙悟空仰头咆哮,面容扭曲神色狰狞,竭尽全力与压在背上的大山与山顶的符文力量对抗。

    “陛下,佛祖,不好了!”

    忽然一名值时灵官快而来,慌张道:“那大圣要从五行山下跑出来了。”

    如来一怔,闭目感应片刻,开口道:“无妨。”

    接着手掌一伸,掌心中光华一闪,出现了一张写有六字真言的帖子交与身后的阿难,让其贴在五行山顶上,而后他辞别玉帝与众神,离了天庭。

    元神乃三魂七魄所炼成,一旦元神破灭,那不管是仙是佛还是妖是魔,都必死无疑,就算修成不死之身,没了元神那也只是剩下了一个空壳而已。

    因此看到牧长生元神受到致命一击后,如来与观音这才如释重负,放心的离去。

    咻!

    火凤凰从坠落的牧长生身边横空而过,杨婵伸出双手将牧长生接入怀中。

    “陛下,三圣母……”

    有神仙指着杨婵向玉帝道。

    玉帝看向火凤凰背后的两人,轻轻摇了摇头:“先看看再说,伏魔元神被毁,他已经活不长了。”

    “那陛下,高明他们的真灵……”

    太白金星暗中传音问向玉帝。

    玉帝想了想,叹了口气后三点花生粒大小的光芒从他的体内飞出向太白金星而来。

    太白金星赶紧伸出双手接过,而后目光复杂的注视着手中三粒光芒,心中长叹一声:“拿你的命来换取他们三个的真灵,值得吗?”

    但是他知道这是牧长生他自己作出的选择,值不值只有牧长生知道,而现在,或许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了。

    牧长生无力的躺在杨婵怀中,头颅中不断有点点的莹光冒出四处消散。

    杨婵试图阻止那些莹光离去,却根本抓都抓不住,不由伤心哭泣着骂道:“骗子,你个骗子,你说好了要活着回来的。”

    “对不起,我食言了。”牧长生无力苦笑。

    接着他右手屈指一叹,一点光芒飞出化为已经重伤昏迷的黑獒,又艰难的取出一个制作精美,只有巴掌大小的白玉秋千。

    牧长生苦笑道:“黑獒就拜托你了,还有,这个小东西也做好很久了,一直都想拿来送你的,没想到直到现在才有机会。”

    杨婵颤抖着伸出手去接,忽然又缩回手,哭道:“不,我不要,我要你好了亲手送给我。”

    听到这话牧长生沉默,接着他挣扎着要坐起来。

    杨婵赶紧弯腰过来将他扶起,就见他轻轻的把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能有机会在这个世界活一次,然后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如果……”

    他想到了刘彦昌,声音苦涩道:“如果以后你再遇到一个命中注定的良人,请别忘记曾经也有个人爱过你。”

    他的脸轻轻离开她的脸,只留下一个血红的吻痕。

    杨婵带着泪痕的脸顿时大怒:“你说什么,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牧长生只能摇头苦笑。

    此时他因大量元神碎屑消失,意识开始恍惚。

    咻!

    这时一道金光落在火凤凰背后,变成了捡拾来牧长生刚才失落了手中神戟的杨戬。

    “为什么?”

    杨戬面色复杂的问道:“乾坤图威力无穷,最后你明明有机会可以与我拼个鱼死网破,甚至同归于尽的。”

    牧长生笑道:“我不想看到她伤心,我想保护她的的决心一点儿也不比你杨戬少。”

    杨婵此时早已泣不成声。

    “别怪你哥,其实他过去跟我一样痛苦,只是我们最后的做出的选择不同罢了。”

    牧长生有些同情的看了杨戬一眼。

    杨戬因为过去的经历,内心一直饱受煎熬,甚至比起他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来幸福的一家,却在一朝之间家破人亡,父兄也惨死母亲被抓,他只能带着年幼的杨婵在天庭追杀中亡命天涯,后来学成一身本领前去救母,却再一次看着母亲因为救他而惨死在眼前……

    他牧长生的痛苦跟杨戬一比,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杨戬最后却被违背自己的心意选择了屈服,败给了现实,屈服在了仇人的手下,而他牧长生却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心意罢了。

    他看向远处一直注视的玉帝与众仙,脸上再次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右手捏成剑指朝杨婵一道光芒打出,杨婵顿时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有玉帝他们在这里,就注定他不能死在杨婵身边,他们不瞎,现在肯定已经看出了不对,但只要他最后不是死在杨婵的身边,那这些神仙自然无话可说。

    接着他深深看了眼杨婵,用尽全身力气一推,整个人就从火凤凰的背后滚落下去。

    下面,是无尽的云海。

    “不要……忘了我……”

    他对杨婵笑道,整个人消失在天庭白云深处。

    轰……

    也是在此时,一声巨响在天庭某处响起,整个天庭似乎都在震动摇晃着。

    “不好,天狱!”

    玉帝辨认了一下声音来源,脸色大变,整个人骤然消失在原地。

    呼!

    牧长生从天上往下坠落,带起的大风吹动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那个声音是……从天狱传来的,钟灵那个混蛋……成功了吗?”

    他喃喃自语,同时他感觉到世界开始变得黑暗,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一点点光明。

    他,失去了一切感知……

    可在他感知消散的刹那,似乎在恍惚中看到远处有一点金芒向他而来。

    “还好赶上了,真灵没有完全消散。”

    金芒冲入他的脑袋化作金色混沌钟,一下子便将牧长生最后只剩指头大小,并且即将消散的元神真灵扣住。

    这时一个沉闷浑厚的声音响起:

    “钟灵,就是他……为你救我争取了时间吗?”

    (卷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