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世间两百年
    天庭横空出世的伏魔天神“陨落”了。?八?一网.?1??1.?

    在斩杀同僚,触犯天条之后堕入魔道,一战屠戮天庭百万雄兵,将近油尽灯枯之际,再度极境升华,于绝境中逆渡天劫成就玄仙,与三界赫赫有名的天庭战神杨戬一战后战败陨落。

    此消息一出,三界无不为之震惊,各方都惊于他辉煌的战绩,还有敢在天庭圣境大肆杀戮的胆魄。

    只是伴随着他的陨落,他留下的影响并没有消失。

    没过多久,另一个消息开始在三界六道之中流传,那就是他的尸体并没有落在天庭,而是带着先天法宝乾坤图坠落到了凡间。

    先天法宝!

    先天法宝者,由天地孕育成的法宝也,天地虽大,但这样的先天法宝也才不过四十九件,每一件都有神鬼莫测之力,威力无穷。

    同样的,每一件都是三界众生梦寐以求的至宝。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先天法宝要么已经有主了,要么就是已经遗失在了遥远的远古与上古时代,根本没有一点音讯与下落。

    而那些有主的先天法宝主人要不是六大天尊,要不就是一些神通广大的隐世大神通者,试问谁有胆子敢去他们手中抢夺先天法宝,除非是不要命了。

    可是现在终于有一件先天法宝有了下落,更重要的是他的主人刚陨落,面对这样一件无主的先天法宝,恐怕世间能抵抗住诱惑的不多。

    最先是天庭的四御暗中派出人手寻找牧长生的尸体,后来消息不知被谁传了出去,很快此事三界尽知。

    于是接下来妖界的许多妖王,还有天庭玉帝麾下等各路人马加入,一齐出动在四大部洲找寻找,试图得到先天法宝乾坤图。

    后来据说有大神通者测算天机,最后算到牧长生尸体落到了西牛贺洲,可先天法宝都有自己屏蔽天机之能,因此具体在哪无人知晓。

    这下子佛门也坐不住了,一些金身罗汉,菩萨,护法天王等出动,开始在西牛贺洲寻觅,寻找伏魔天神牧长生尸体的下落。

    世间有四大部洲,每一洲都无比广阔,尽管知道了牧长生的尸体下落是在西牛贺洲,但茫茫西牛贺洲,谁又能够那么快找到?

    更何况西牛贺洲上虽然佛门势大,但各大势力也是盘根错节错综复杂,除了佛门外,还有妖界各路妖王,以及因为玉帝与如来的约定,天庭中进驻到西牛贺洲的一些人手。

    因此在搜寻时,各方势力互相掣肘,再加上在要在茫茫西牛贺洲上找到一个人,不,准确来说是一具尸体,简直与大海捞针无异。

    百年的岁月,就这样匆匆而逝。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多势力与人马都选择了放弃寻找,唯有带着一头凶猛的黑獒的女子没有放弃,同时他们身后暗中一直有一个同样带狗,不过是一条黑色细犬的英武年轻人跟随。

    岁月依旧匆匆

    如此又几十年过去,第二个一百年到来了,而这个女子因为出来太久,最后也不得不离去了。

    牧长生留下的影响,似乎已经彻底消失。

    可是谁也不知道,此时他们认为已经死去的人,正躺在一张软和舒适的温床上。

    “咚——咚——”

    他的神色安详,面色红润,胸口中的心脏正在强烈的跳动着。

    他就这样静静躺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可是现在如果有人伸手探一探他的鼻息,就会现这个人早已没有了呼吸

    如果不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面色依旧红润的话,他绝对就是一具尸体。

    可就这样一个静静躺了两百年,没有了呼吸的年轻人却在今日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紧接着,他的眼睛开始慢慢的睁开,同时露出了一双明亮有神的眸子。

    “我还活着……”

    他轻声自语,脑中不断回想着一道锋利无匹的银色雪亮神光向他斩来的画面。

    同时他的目光打量四周,现自己似乎正躺在一座洞府内的一张的床上,床上挂着粉色的帷幔,在床的另一头还有一个带着铜镜的梳妆台。

    似乎……这里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

    “你当然还活着。”

    这时他的脑海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钟灵?!”

    牧长生神识进入识海,便看到了钟灵:“我明明记得我的元神已碎,纵是大罗金仙来了也难救好,你怎么能有办法将我救回来?”

    “还不是多亏了我有先见之明,把我主人的造化之泉给挖来了。”钟灵庆幸道,并让牧长生牧长生看向一边。

    牧长生转眼看去,便见不远处一口池水波光粼粼,不由失声叫道:“天池……”

    钟灵没有理会他的叫法,而是道:“造化之泉是在天地初开,三界还与混沌相连接时,我主人深入混沌之中得来的一口神泉,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不仅能治身上的伤,就连元神的创伤也能治。”

    说着钟灵摇了摇头,道:“是我及时赶来护住了你即将消散的元神真灵,可是尽管有造化之泉,你的元神也因为受创太重,恢复用了两百年。”

    “可太白金星说,天池是在开天辟地时,自己诞生在天庭中的……”牧长生小声道。

    钟灵冷笑,道:“哼,井底之蛙罢了,岂知我主造化宝泉的神妙。

    牧长生无言以对,忽然又道:“对了,那位前辈……你救出来了吗?”

    “嗯!”钟灵点头。

    “那……他在哪?”

    不知为什么,牧长生突然有些紧张。

    钟灵笑道:“他在这座洞府外的远处给你护法呢,足足看了两百年了。”

    牧长生局促道:“那怎么……好意思?”

    从钟灵的话来看这应该也是一位远古大神,只是让这样一尊大神给自己护法,这样的面子……牧长生还真怕自己有些消受不起。

    钟灵笑道:“别客气,这都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怕一些不相干的人来影响你的恢复。”

    牧长生点点头,虽然从未谋面,但这个小小的举动却让他的心中不由一暖,对这个未曾谋面的远古大神有了莫名一丝好感。

    “对了,这里……是哪?”

    忽然他蹙眉问道。

    从这间洞府的布置来看,绝对是女生的闺房,他才不信钟灵这回救出来的是个女神,不,女大神。

    “嘿嘿,你马上就知道了。”

    钟灵的小脸上哈哈一笑,同时身影没入混沌钟里。

    “马上就……知道了,这钟灵又给我搞什么名堂??”

    牧长生睁开眼,疑惑的想要坐起来。

    这时房间的石门隆隆打开,走进来一个人影,同时看到他要坐起后惊喜冲上来道:

    “恩公,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