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远古秘法
    “那这种法宝认主的远古秘法,好用吗?”

    牧长生又对这种彻底掌控法宝的秘法上了心。≠≈≥.≠=≤≥≥.=≤≥

    “当然好用了,我告诉你,只要你用这种秘法将你的元神烙印留在法宝中……”

    钟灵得意一笑,道:“那除非你神形俱灭,或者你留在法宝中的元神烙印被人除去,否则这法宝会一直跟你心神相连,永远都不会有第二个主人。”

    牧长生听完大喜:“这么好?快教我!”

    钟灵一愣,道:“教倒是可以教,但你现在法力、元神都被业力封禁着,有了秘法也没法让法宝认主啊!”

    “这你不用管,现在不能用我以后再用。”牧长生急忙摆手,生怕钟灵反悔。

    “行,你想要就给你了。”

    见牧长生坚持,钟灵于是爽快一笑,果然给牧长生传了一篇法宝认主的远古秘法,这让牧长生看的不由一呆。

    “喂,牧小子,你什么愣啊,傻了?”

    钟灵被牧长生盯得很不自在,于是不高兴道。

    牧长生狐疑道:“你……怎么忽然转性,变得这么爽快大方了,我可记得以往每当我想从你这捞点什么好东西的时候你总是推三阻四,认识这么久了,可直到现在我才不过从你那里得了一门大五行神通而已。”

    钟灵干笑着掩饰尴尬:“有么?我怎么记得我一向挺大方的啊!”

    结果话一说完便被牧长生送上一记白眼。

    “对了,还有太上的乾坤图。”

    牧长生目光一闪,道:“我现在元神被禁,没有办法进入乾坤图中,你给我仔细检查一下,看乾坤图里是不是也被太上留下了元神烙印之类的东西。”

    他现在真的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彻底被这回玉帝的这一手给阴怕了。

    “呃……虽然太上也不怎么样,但比起昊天那家伙可就好太多了,应该……不会干出在送人的东西里留一手这么有损他们身份的事吧!”

    钟灵沉吟着说道,虽然他说是这么说,但牧长生说完后他还是二话不说进入了混沌钟,控制着混沌钟从牧长生的识海离开到他紫府中去检查了。

    不久之后混沌钟回来识海。

    “怎么样?”

    牧长生有些紧张的问道。

    “放心吧,我已用混沌钟的力量帮你检查了一遍,乾坤图没有任何问题,太上也没有留什么在里面。”

    钟灵现身后摇了摇头,道:“看来太上这老头儿是真的把乾坤图送你了,你小子还真是好运气。”

    “那就好,这样我也就可以彻底放心的留着它了。”

    牧长生听完舒了口气,混沌钟威力无穷,乃是天地间屈指可数的最厉害几件法宝之一,而乾坤图也是法宝,若是连混沌钟都检查不出乾坤图有什么的话,那乾坤图就真的没问题了。

    外界。

    与钟灵交流的牧长生回过神来,看着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玉面公主,他沉思一阵后再次下了床。

    “小狐狸,你父王知道我在这里吗?”

    牧长生有些戒备的问道。

    虽然玉面公主没有打他乾坤图的主意,但他可不信那个万岁老狐王不会动心,毕竟听玉面公主说来,当初是万岁狐王打他乾坤图的主意,派人出去搜寻时她才得知这件事的。

    “恩公放心。”

    玉面公主笑道:“我是将恩公偷偷带回来的,一来便安置在我房中特意开辟的密室之中,因此两百年来我父王他们并不知道此事。”

    牧长生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如此看来这当初的小狐狸确实秀外慧中,还知道弄一个密室来将他藏起来。

    “恩公请随我来。”

    玉面公主前面领路,牧长生后面跟上。

    两人来到前面巨大的石墙前,玉面公主朝侧面一按,接着一扇石门在隆隆声中缓缓打开,露出了前方一个古代女子的闺房。

    “恩公,请!”

    玉面公主侧身示意道,说罢身形袅袅先走了出去,牧长生抬脚跟上进到了玉面公主的房间。

    当出了密室后牧长生才现,这间密室的门是在一张书架的后面,出来后玉面公主抬手转动书架二层摆着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香炉,书架便缓缓闭合,将那间密室的门缓缓盖住。

    闺房的后面是玉面公主的床榻,一口铜镜立在侧面的梳妆台上,角落还摆放着一口木质的古琴;闺房正中是一口烟雾缭绕的大铜香炉,一缕缕淡淡的檀香正从香炉中飘出,而闺房一进门后便是一张优雅的屏风。

    “恩公,要不要休息一下?”玉面公主关切的问道。

    牧长生笑着摇了摇头,道:“虽然我没了修为,但还没有那么娇贵,你放心,我没什么事的。”

    他这话说的倒不假,虽然他的法力全无,但修炼了肉身成圣与不死之身强大肉身却没有消失。

    玉面公主暗自叹了口气,只好带着牧长生穿过屏风,出了闺房。

    “公主!”

    门口两个侍女行礼。

    玉面公主点点头,带着牧长生继续前行,没过多久就带着牧长生出了摩云洞外,到了洞外的积雷山上静静的看向东南方。

    那里是南瞻部洲的方向,同样也是华山的方向。

    “恩公,你还是要走了吗?”

    玉面公主在他身后,神情有些低落。

    “嗯。”

    牧长生轻轻点头,看了眼后回过头来,轻声道:“小狐狸,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扰你了,我现在需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见一个人,你保重!”

    因为失去法力无法驾云,所以他开始沿着山路,大步往积雷山下而去。

    看着牧长生的背影,玉面公主脸现犹豫,可犹豫很快就变成了坚定,她抬手大声道:“恩公,请等一等!”

    牧长生诧异回头,便见她已经快步追了上来。

    “不知恩公要去哪里,是否方便告诉玉面?”

    牧长生想了想,道:“华山!”

    “华山远在南瞻部洲之上,与此间的西牛贺洲有着千山万水之远,恩公现在也不能驾云,若像这样步行,怕是要走好几年方才能到恩公想到之地。”

    玉面公主嫣然笑道:“恩公若不嫌弃的话,不如让我驾云送恩公一程吧,虽然玉面的本领低微比不得恩公,但总比恩公步行下去要快许多,这样也能帮恩公省下很多功夫与力气,恩公,你看这样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