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近乡情怯
    “如此也好!”

    听到玉面公主的提议,牧长生略一沉吟就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她的一番好意。≤≤=.≥≠≥≤=.≈=

    他如今被业力封了一身法力神通,虽然肉身强大,但用不了纵地金光跟缩地成寸,如果他现在要从这西牛贺洲去华山,也只有步行这一种方法了。

    这一趟他要走下来,那他可就真的提早几百年走了遍西游之路,他可没忘记这十万八千西游路上,有些妖怪确实称得上神通广大,是有真本事的,现在失去了法力的他碰上也确实麻烦。

    玉面公主顿时喜出望外:“多谢恩公成全!”

    “不,现在是你在帮我,应该我谢你才对?”牧长生摇了摇头,又道:“还有,你也别叫我什么恩公了,听的我挺别扭的,我也不叫你什么小狐狸了,你是积雷山狐王之女,公主之尊,我就称公主吧!”

    “啊,那玉面该如何称呼恩公?”

    玉面公主有些傻眼,而后偷偷的打量牧长生,开口试探道:“那玉面该怎么称呼恩公,牧……公子吗?”

    听到这话牧长生怔了怔,他这才想起如今已经是两百年之后了,而对于曾经的那些人而言,牧长生是个早已经死去之人的名字。

    想了想后他摇摇头,轻声叹道:“两百年已过,世上早已物是人非,既然过去的牧长生已经死了,那……你就先暂时叫我无名吧!”

    “无……名……”

    玉面公主听着念了一遍,而后点头笑道:“好,那么以后玉面就叫恩公无名公子了。”

    牧长生轻轻“嗯”了一声。

    “无名公子,准备好,我们启程了。”

    说着玉面公主手捏法诀,指尖法力光芒亮起,而后朝地上一指,顿时一朵白云从地下凭空出现,托着两人离地腾空越飞越高,最后高入云霄之上往南瞻部洲而去。

    “驾云么?好久违的感觉了。”

    牧长生轻笑一声,脸上挂满了自嘲的笑。

    自练了纵地金光与缩地成寸这两门神通后,他出行几乎就再也没有驾过云了,只是他如今一身法力被封,连最简单的驾云都成了奢望,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小友,你这是要去何处?”

    正感叹间,忽然他耳中传来一道神秘的男声,听到声音后牧长生急忙四望,却没有现任何人影,再去看驾云的玉面公主时就见她面色如常,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一般。

    “嘿嘿,这小子大难不死,这不,醒来后就急着要去见他的心上人呢,我说你就别乱打听了。”

    这时他识海中的钟灵适时开口笑道。

    “原来如此!”

    那个神秘的声音有些恍然。

    牧长生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忽然惊道:“钟灵,刚才说话的莫非就是……那位前辈?”

    “不是他还能有谁?”钟灵笑道。

    那个声音顿了顿,又对牧长生道:“小友,既然你是有私事要办,那我就不跟着一起同去了,倘若你遇到什么危险就让钟灵通知我,他有专门通知我的方法,到时不论你在哪里,我片刻便可赶来相助。”

    “多谢前辈!”牧长生大声谢道。

    “你还是赶紧疗你的伤去吧!”钟灵哼道。

    “那位前辈……有伤?”牧长生吃了一惊。

    “昊天的天狱第九层并不是那么好待的。”

    牧长生轻声叹道,说完又笑道:“不过他这家伙也很不简单,如今过去了两百年,想来他的那些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牧长生听完想了想,十分好奇道:“那个钟灵,我能不能问一句,那位前辈是什么修为?”

    钟灵淡淡道:“大罗金仙,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从昊天的天狱第九层撑过这数万年的。”

    “大罗……金仙么?”

    牧长生一怔,随后咬牙道:“终有一天,我也要修成万劫不灭的大罗金仙。”

    钟灵叹了口气,道:“这话你还是留着等你从业火红莲中活着出来再对我说吧!”

    说完转身进了混沌钟。

    “我会活下来的。”

    牧长生握紧了拳头。

    玉面公主只会驾云,度比起缩地成寸与纵地金光自然要慢太多,好在两人都不是凡人。

    再加上玉面公主法力不弱,快要修成真仙了,因此日夜兼程之下,他们第二天中午就到了华山。

    不过华山今日却是阴云密布,空气中湿气很重,俨然一副随时要下雨的样子,因此到华山的香客不是很多。

    咻!

    两道神光从天空落在圣母庙前一株大树边,落变成了牧长生与玉面公主,落地后,玉面公主这才放开搀扶住不会法力的牧长生的手臂。

    不过落地后,牧长生并没有进去庙中,而是右手死死的抠着身边的那株大树,神情复杂的从庙门口向庙里面凝视着。

    没来之前他做梦都想回到华山,可当他现在真的回到这里了,他却很可笑的现自己心里很害怕。

    他“死”两百年了。

    两百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的东西,也可以让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不说别人,就连他也从当初的伏魔天神变成了一个业力缠身、法力全失的废人,不是吗?

    他的嘴角升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两百年后,他又“活”过来了。

    如今他回来了,可眼前这片地方还是他当初的心灵寄托之地吗,那个让他现在一想起就心痛,让他日夜都在牵挂的人……还在吗?

    他不知道,所以他很害怕,他不敢进去。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庙里面,眼睛慢慢的红了,身躯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就连抓着大树的右手深深的刺进了坚硬的树干内他也不知道。

    玉面公主看了看双眼通红,身体颤抖的牧长生,而后又顺着他的目光往庙里不断张望,一脸的好奇之色。

    此时庙中大殿之内,一只卧在一杆神戟旁边黑獒忽然鼻子动了动,顿时目光犀利的望向门外,而后又转头看向庙**奉的神像,口吐人言道:

    “庙门前来了一道妖气!”

    话音落下,杨婵的神像开始光,同时空灵而又清澈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朝华,夕露,你们两个出去看看是何方妖怪来了我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