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美人意重
    “这就是……业火红莲……么?”

    牧长生看着这朵小小火莲,目中闪过几分惊疑之色。≤≤=.≥≠≥≤=.≈=

    业火红莲,四十九件传说中的先天法宝之一,而在它的体内正蕴藏着威能恐怖,连大罗金仙也不敢轻易沾染的红莲业火。

    传说这红莲业火是上苍,为了净化世间的罪孽而降下的一种天火,而它的恐怖之处便在于它燃烧起来不靠法力灯油,也不靠柴火木炭,而是以业力为火源。

    只要被它沾染上那么一丝,那就再也无法熄灭,纵是厉害的法宝神通也不行,只有当罪过产生的业力全部被它焚烧干净,它才会自己熄灭消失。

    云霄轻轻点头,手掌一翻,将业火红莲收起,道:“随我来。”

    说罢也不等牧长生与玉面,直接当先而去。

    牧长生与玉面公主对视一眼,而后快步跟了上去。

    不多时,云霄就领着两人到了三仙岛的一座大山后,而后她随手向前一划,便开辟出一座洞府。

    云霄踏步而入,牧长生紧随其后。

    进入洞府后云霄手掌展开,而后流转着赤霞的业火红莲徐徐向上飞起,同时旋转着变大,当它停下时,大小已跟一个脸盆不相上下。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做完这些云霄才转头有些复杂的道。

    “仙子此番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牧长生宝泉,自内心的感谢道。

    云霄微微摇头,道:“你当年救我从乾坤图脱困,今日也算还了你当初的那份恩情,至于你……能不能从业火红莲中活着走出来,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长叹一声,转身出了洞府。

    牧长生看着云霄离去,而自己也摇了摇头,转头看来便迎上了玉面公主担忧的目光。

    “钟灵,帮个忙。”

    看着她牧长生也是一怔,忽然对钟灵道。

    “玉面,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这里正好有一件小东西送给你,就当做临行前的礼物吧!”

    牧长生笑道,并朝她伸出一只手,就见他的掌心处此刻正静静躺着一枚小小的玉简,并且随着靠玉面公主的距离越来越近,玉简竟然开始光,且在不断闪烁。

    “难道这世上还真有所谓的缘分?”

    牧长生见此摇头失笑,道:“这东西在我手中可从来没有过光,看来这世上还真有缘分一说,玉面你就是它注定的有缘人了,来吧,拿着它。”

    说着他抓过玉面公主的手,将玉简放在了她手心。

    “这是……”

    玉面公主惊疑不定的看着手上的玉简。

    “你们老祖宗的东西,相信对你会有用的。”

    牧长生笑道:“好了,现在你也出去吧!”

    “公子,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等你。”

    玉面低头咬了咬唇后,又倔强的看向牧长生。

    “什么时候……能出来?”

    牧长生微微一怔,而后叹了口气:“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三五年,若是五年后我还没出来的话,你……也就不必再浪费时间等我了,自行离开这里回家去吧,我想云霄仙子她不会再为难你了。”

    “不,我不走!”

    哪知玉面公主固执的摇摇头:“公子一天不出来,我等一天,一年不出来,我等一年,一百年不出来我就在洞口等上一百年,直到公子出来为止。”

    “何苦如此,我不值得你等的。”

    牧长生深深叹了口气。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而已,这是玉面自己做的选择而已,一如公子当年选择孤身上天庭,明知道最后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心里就是想这么做。”

    玉面公主笑着摇头,脸上露出回忆:“当初玉面刚从深山修炼归来,没想到一出山就遇到了化形天劫,没有任何的准备就仓促渡劫,因此被天劫之力重伤,奄奄一息躺在地上,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被公子出现救了一命。”

    说到这里她又看向牧长生,道:“自玉面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心里就决定愿意为公子做任何事,可公子当初是天界高高在上的天神,而玉面只不过是一只地界被人恐惧仇视的妖,自天地开辟神魔之间便不两立,因此玉面知道这份情感注定没有结果。”

    “别说了!”

    牧长生忽然转身背对她,低声道:“玉面,别说了,你该出去了。”

    “不,我要说。”

    玉面公主倔强道,看着牧长生的背影,两行晶莹的清泪止不住从她脸上滑落:“我怕现在再不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把这些话说给你听了。”

    牧长生握紧了拳,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

    玉面公主也没有理会他,只是低声道:“后来生了两百年前的那件事后,三界都说公子已经死了,可是我不愿意相信,所以我踏遍千山万水来寻找,而且真的被我找到了还有心跳的公子。”

    说到这里她也笑了:“于是我瞒着父王与所有人,偷偷带公子回了摩云洞,一天天的等待公子醒来,在等了一百多年后公子也终于醒过来了,公子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高兴。”

    牧长生叹了口气。

    “可我没想到公子醒来后就要离开,那时我终于体会了什么叫从大喜到大悲,而且公子很快又现自己失去了修为法力,看着公子痛苦欲绝的样子,玉面心痛的同时也有一丝自私的高兴,因为我以为如果没有了修为公子就不会走了。”

    说到这里玉面公主苦涩的笑了笑:“可我还是低估了公子要离开的决心,所以我带着公子去了华山,可是……可是……可是我到了华山才知道,公子非要去华山不可的理由。”

    顿了顿,玉面公主凄然一笑,转身开始往外走去:“论美丽,她出尘脱俗,美艳不可方物;论修为,她神通广**力高强;论身份,她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仙,而不是一个被人恐惧仇视的妖。

    不管从哪个方面,玉面在她面前都一败涂地,这也是玉面头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感到自惭形秽与自愧不如,同时玉面也看得出她对公子的情深义重。

    在前来东海的这几日是玉面最幸福的日子,因为只有我跟公子两个人,可这就像一个梦,终究是会醒的,而现在,梦醒了。”

    “说完心里真的轻松多了,公子,你……就把它当个故事听吧!”

    这时玉面公主已走到了门口,她抬起头,如释重负般长长出了口气,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笑道:“不过不管是为了她还是什么原因,公子你……一定要活着走出来啊,我也会在洞府前一直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