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为了力量
    三仙岛。网..

    三仙岛是神仙居所,因此岛上常年百花盛开,花开不谢四季如春。

    玉面公主自与牧长生分开后,除了经常在洞府的石门前凝视许久外,其余时间大多都在草庐修炼中度过,几乎不到三仙岛上的任何地方去。

    “三十年了,公子你……还没有成功吗?”

    这一日,玉面公主再次走出草庐来到洞府前,望着那扇千斤重的石门,伸手轻轻触摸,脸上再次掠过浓浓的担忧与黯然。

    轰……

    可就在她黯然神伤间,忽然她感觉到自己脚下地面开始轻微的颤动,可是这种震动很快就变得声势浩大,震动的程度也剧烈了起来,就连地上的石子儿也开始离地一尺跳个不停。

    “这是……”

    她急忙退开几步,脸上不由一惊,只见她身前的这座大山此刻正剧烈的摇晃个不停,并有许多山上的石头顺着山体滚落下来。

    “公子,是你么……”

    吃惊过后,玉面公主失声喃喃,脸上露出惊喜与激动之色,而她的眼中也有淡淡的晶莹在来回打转,此刻她的眼中也只剩下了这座剧烈晃动的大山。

    “嗡!”

    虚空轻颤,紧接着云霄凭空出现在她旁边,一出现目光也全部落在了这座摇动的山上。

    “难道他……真的成功了?”

    云霄有些惊疑不定道。

    轰隆隆……

    这时一声巨响从大山内部传来,紧接着一道赤红的火光如一柄锋利的神剑,从大山的山顶冲天而起,而后从高空向两人飞来。

    落地后火光散去,出现了牧长生的身影。

    “公子,你能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

    玉面公主噙着泪光扑上前来,伏在牧长生胸前啜泣。

    “我真的没想到你能活下来。”

    云霄有些复杂道:“师父曾规劝我等时讲过,自古遭红莲业火焚身者数不胜数,而能侥幸不死者才不过寥寥三四个人,因此要我等不要妄开杀戒,以免惹来业火焚身之灾。”

    “是啊,这次我也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牧长生眼中也露出了几分庆幸与心有余悸。

    这次若非造化之泉,只怕这时他虽然**不灭,但元神绝对会被恐怖的红莲业火,连着业力一起烧成飞灰,只剩一具**空壳。

    “不过老天既然让我命不该绝,那么接下来……”

    说到这里牧长生话语一停,眼中却闪过几分令人心悸的凶戾之色,接着他拍了拍啜泣玉面公主的后背,玉面公主赶紧知趣的躲开。

    牧长生手掌一翻,巴掌大的业火红莲在他掌心浮现,被他伸手递到了云霄的身前。

    听了牧长生说了一半的话,云霄神情复杂的伸手接过。

    “仙子,我们在贵宝地已经叨扰多时,也该离去了,只是岛上仙子的幻阵厉害,因此不得不有劳仙子再出门一送了。”牧长生言语中带了几分无奈道。

    其它的仙魔手段他还好说,可偏偏就是这阵法一道他是一窍不通,因此让他走出云霄的这套阵法,还真是有点为难他了。

    “跟我来。”

    云霄同意,带着两人出了岛上的大阵。

    “活着的感觉,真好!”

    出了阵法,牧长生站在岛边的海崖上,张开双臂感受了会儿迎面吹来湿咸的海风道。

    说着又回身道:“再次多谢仙子的借宝之恩。”

    “不必在意,我不是说过了,这只是偿还你当初救我从乾坤图中脱困的那份恩情罢了。”云霄淡淡道。

    “也对!”

    牧长生摇头自嘲一笑,冷冷道:“我是魔,而云霄仙子则是截教天尊的高徒,是法力无边的大罗金仙,我与仙子之间确实应该划开下界限,也罢,从此我们两人便恩怨两清互不相欠,告辞了。”

    说完牧长生转身就走,玉面公主赶紧跟上。

    “伏……你等一下!”

    云霄刚想顺口叫牧长生伏魔,却忽然记起牧长生来时说的话,不由暗叹一声,还是叫住了牧长生。

    “还有何事?”

    牧长生面朝东海背对着她,没有回头。

    想起刚才牧长生眼中令人不寒而栗的凶光,云霄忍不住开口道:“过去的那些事,你真的……不能够放下吗?”

    “放下?哈哈哈……”

    听到这话牧长生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开始放声哈哈大笑,同时转身低吼道:“我的兄弟被他们算计,压在山下受苦几百年,你告诉我这怎么放下?我为玉帝出生入死,拼命为他屠杀紫薇大帝他们的百万兵马,可我最后换来了什么结果?”

    “我换来的是被他打上堕落成魔的印记,沦为三界众生眼中的魔,是在红莲业火中忍受三十年生不如死,几乎神形俱灭的焚身焚神之痛。”

    “你说我怎么放下?”

    牧长生眼睛慢慢变得赤红,回头死死盯着云霄:“既然你让我放下,那云霄,你告诉我,当年赵公明,还有琼霄碧霄之死你放的下吗?”

    云霄听完开始沉默不语。

    “哈哈哈,你也放不下吧!”

    牧长生放声大笑,道:“太上镇压你的本意是要你在乾坤图中修身养性,洗去一身戾气。你若放的下,就会乖乖照太上的意思去做了,而不是在乾坤图中拼命修炼到大罗金仙,我说的对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牧长生说中了,云霄听言后倔强的把头转向了一边,只是眼睛上却蒙上了一层痛苦。

    牧长生说完也不去管她的答案,而是回头看向波涛翻滚的东海,寒声道:“经历这么多后,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你想保护什么人,那就是需要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足以让所有人都害怕、都畏惧的力量,云霄,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这时牧长生眼中露出强烈的神采与渴望:“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没有人敢伤害他们,也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而为了这种力量我愿意付出一切,哪怕……舍身成为世人眼中的魔!”

    闻声云霄全身一震,偏过头震惊的看着牧长生。

    牧长生走了。

    在他斩钉截铁说完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就带着玉面公主化作一道金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