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乾坤洞主
    “对啊,我也放不下……”

    直到牧长生走了许久,云霄才神色复杂的说道,而后她的右手轻轻舒展,露出其中的业火红莲:“现在也该去归还师父的宝物了,等等……”

    忽然她落在业火红莲上的目光一凝,有些诧异与不可置信,接着她的瞳孔开始光,业火红莲中的情形也全部落入她的眼中。?≤..

    “怎么回事,红莲业火的本源怎么少了一缕?”

    她看起来十分吃惊,因为在业火红莲内火焰构成的世界中心,那朵赤红到有些妖异的火焰红莲,本来生长着二十四片赤红的火焰花瓣,但此刻竟然有一片火焰花瓣已经不翼而飞。

    “被他盗走了吗,可恶,我好心为你借来宝物,你却胆敢损伤吾师法宝。”

    云霄气的满脸寒霜,柳眉倒竖,刚想怒气冲冲去追,却又想起牧长生过去的遭遇,又长叹一声,转身进了三仙岛的大阵中。

    “罢罢罢,你能盗走一缕红莲业火也算你的本事,看来这业火红莲暂时还不去了,只有我用天地之力将它蕴养一阵,等它恢复才能去还给师父了……”

    ……

    另一边,离了三仙岛后,牧长生施展纵地金光术拉着玉面公主极而行,顷刻间两人便行了万里之遥,并且没走一段路他就要回头去看一眼。

    “跑了这么远,她应该不会追来了吧?”

    又看了身后一眼,牧长生嘀咕道。

    “公子,你说什么?”

    玉面公主好奇道。

    “没什么。”

    牧长生摇了摇头,却收了纵地金光,召出一朵云来两人落在上面,但玉面公主看出他的脸上此时正露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玉面公主忽然道:“公子,你如今的强大修为恢复,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

    牧长生一怔,脸上的喜色消失,开始沉吟不语。

    此时距离西游已经不到两百年了,这场由西方佛门与天庭合作,日后将声震三界的盛事自己不去掺一脚,夺些机缘好处提升实力的话,又怎么对得起当初如来对自己三番两次下的“杀手”?

    若自己想要插手西游,对抗佛门与天庭这两个三界中最庞大的势力,那自己也就需要建立一个势力,成为一方妖王在这西牛贺洲上站住脚才行。

    牧长生脸色阴晴不定,想来想去,最终把目光投向了玉面公主。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玉面公主的父亲,也就是积雷山之主叫万岁狐王,他本是西牛贺洲一个上仙境妖王,已经活了足有万年之久,可惜不敢渡玄仙之劫,没能晋升到玄仙境,因此再过不久就要耗尽寿元而死。

    按照原来的故事情节展是万岁狐王死后,玉面公主道行太低,想她一介孱弱女流,又如何掌管万岁狐王遗留下的万贯家财与手下一万多强兵壮马?

    这也难免招心怀不轨之徒眼红,因此在艰难过了几年后不得已之下,她四处寻找神通广大的妖魔,后寻访到牛魔王后便以倒贴自己与积雷山的兵马钱财为代价,将其招赘为夫,做了新的积雷山之主。

    玉面公主招牛魔王为夫是为了护身养命,只是她怕是万万没想到,她最后却是因为牛魔王招来了孙悟空,而落了个被猪八戒一耙子筑死的凄惨下场。

    不过……

    牧长生心中不住冷笑,既然如今自己到了,那这积雷山从此就没他牛魔王什么事了,这日后积雷山之主,自己做定了。

    “公子,你这么看着玉面作甚?”

    玉面公主不知牧长生所想,只是见被她一问后开始一个劲儿盯着她,不禁红了脸羞涩道。

    “我也不知道我今后该作何打算。”

    牧长生看了她一眼,只是突然长叹一声。

    而后摇头自嘲笑道:“如今我是天不容地不收的魔,想这天地如此之大,竟无我的一点容身之处,实在是可笑啊可笑!”

    “怎么会?”

    玉面公主听完急忙道,而后又羞涩道:“若是公子不嫌弃的话,请来我积雷山摩云洞如何,只要公子肯,我家的大门永远为公子打开。”

    “去你家?”

    牧长生诧异道。

    玉面公主点了点头,神情有些黯然道:“我父王的万年大限将至,此时已有不少觊觎我家中万贯基业的不轨之徒多次来到我家中提亲,可是我父王又岂能看不出他们的那点小心思,因此一直都没有应允。”

    牧长生轻轻颔,道:“老狐王饱经沧桑,双眼看尽世间冷暖,洞察人心,确实厉害。”

    说着玉面公主明眸看向牧长生,羞涩道:“公子是玉面的救命恩人,神通广**力高强,若是你去定能护得玉面周全,相信我父王定会将积雷山的基业全部交付给公子的。”

    牧长生听完沉吟不语。

    玉面公主见此有些紧张,低眉偷偷看向牧长生,打量着他的脸色。

    良久后牧长生才轻轻点头同意:“如此,那我就先去你们积雷山拜访一下。”

    玉面公主惊喜道:“那太好了,公子,我们快走。”

    “先不急。”

    牧长生道,说着右手中出现一个黄金花纹面具,被他轻轻抬手便盖在脸上,遮住了上半边脸。

    “对了,公子,你去了还是叫无名,还是要给你也取个妖魔界的名号?”玉面公主沉吟道。

    “既然成了魔,也该有个魔头的名号了。”

    牧长生想了想后怅然道,同时脑中飞快掠过一个个前世听说过的大反派名号。

    “等等,牧小子,起名号这可是大事。”

    一听到牧长生要起名号,钟灵大叫道:“你等等,我要给你取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霸气名号,嗯,我想想,神屠魔君、灭佛魔皇、绝天魔尊,怎么样,不赖吧,想要哪一个随便挑。”

    牧长生白了他一眼。

    他是魔头不假,可还没到这么肆无忌惮的地步。

    这几个名号实在太高调了,他要是听了钟灵的话取了其中任何一个,那他敢保证只要一说出来,就要面对被佛门跟天庭的人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景。

    没办法,这三个名字实在太拉风,也太容易遭人恨惹来天庭佛门的人了,上次天庭一战他已吃够了高调的苦,所以他这回要做的魔头,必须要稍微低调一些了。

    “有了……”

    很快他眼前一亮。

    “是什么?”玉面公主连忙笑着问道。

    牧长生目光深邃,一字一句道:“乾坤……洞主!”

    “乾坤洞主?牧小子,你这起的什么名号,一点儿也不威武霸气。”钟灵不满道。

    牧长生目光深邃,没有过多解释。

    但他可没忘记这乾坤洞主乃是前世一部影视剧中,跟佛门有着生死之仇的一尊妖魔界大魔头,而他之所以选择叫这个名号,也是为了体现他与佛门死磕到底的决心。

    “乾坤洞主?好,公子日后就叫乾坤洞主。”

    玉面公主大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