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四百三十五章 得悉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我心念一动便能随时让你元神破碎的小法术而已。≈≥≠.≤≈≤≤≥.=≈≈≠”

    牧长生道,说话的时候的嘴角还露出了几分笑容。

    可这几分笑容落在此刻狼狈的坐在地上看着他,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的妙云夫人眼中,直接与恶魔的微笑无异。

    说着牧长生取过一个凳子稳稳坐下,又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裳凌乱不堪的妙云夫人,笑道:“还有,再把你身上的衣裳整整,不然别人看见了,说不定还真以为本座把你这水性杨花的贱妇给怎样了呢!”

    “哼!”

    妙云夫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整理衣服,只是冷哼一声后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瞪着牧长生。

    啪!

    牧长生直接一巴掌甩出,那妙云夫人白皙俏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清晰通红的巴掌印。

    “你……”

    妙云夫人又惊又怒,死死盯着牧长生。

    “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本座。”

    牧长生从凳子上起身,轻笑道:“本座只是叫你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积雷山狐王夫人了,而是一个生死都掌握在本座一念之间的阶下之囚,所以……”

    说到这里牧长生话语一顿,弯下腰伸出手捏住了她带着怨毒的俏脸下巴,继续轻笑道:“请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本座,要不是你对本座还有那么一点用的话,就凭刚才你刚才在本座身上打的那些主意,本座早就一掌灭了你这贱人。”

    “我不信,我不信你敢杀我。”

    被牧长生拿住生死捏住下巴后,妙云夫人脸上竟无丝毫的惧色,眼中与脸上只有深深的怨毒之色:“你杀了我的话,万岁狐王那个老家伙一定不会饶了你的,我死了你也要给我偿命,所以你不敢杀我,哈哈哈,你不敢的……”

    “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牧长生摇头失笑道。

    妙云夫人咬牙切齿道:“你这混蛋笑什么?”

    “本座在笑你蠢。”

    牧长生哼道:“以本座的手段,杀了你与你的侍女后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并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再来个毁尸灭迹,到时候又有谁知道是本座干的,更何况……”

    嘭!

    说着牧长生捏着下巴的右手轻轻一甩,妙云夫人便感到一丝巨大的力量传来,使她身不由己扑倒在了地上。

    这时牧长生已经从凳子上站起,同时身上释放出一丝强大的气息,冷笑道:“你真以为本座会怕万岁狐王?”

    “玄……玄仙境?”

    感受到牧长生释放的那股强大气息,妙云夫人终于脸色大变,带上了震惊与恐惧,娇躯也开始颤栗。

    牧长生道:“现在决定好是否配合本座了吗?”

    妙云夫人稍一迟疑就立刻道:“妙云愿意听候乾坤道主大人的差遣。”

    牧长生点了点头,问道:“你跟火羽王两个是不是在密谋计划夺取这万岁狐王的积雷山产业?”

    妙云夫人脸上露出犹豫。

    牧长生不满的哼了一声,妙云夫人顿时脸色一白,嘴角溢出一丝血来。

    接着她再也不敢犹豫,赶紧咬牙道:“是,万岁狐王大限将至命不久矣,火羽王准备等老狐王陨落在天劫之下后再对积雷山进行吞并的,老狐王一死,到时只剩一个玉面公主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牧长生点点头,这两人的打算与他预料的相差无几。

    虽然火羽王有着上仙境的道行,万岁狐王如今寿元也已耗尽年老体衰,一身的气血开始渐渐衰弱,但他毕竟也是位没有水分的上仙境高手。

    火羽王怕交手时,万岁狐王自知必死无疑,所以选择与他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到时就算他不死也会被万岁狐王重创。

    而据牧长生所知,除了积雷山的万岁狐王与赤阳山的火羽王外,这附近还有另外一位上仙境的妖王。

    因此牧长生敢肯定,火羽王是绝对不敢冒着自己与万岁狐王在前面斗个你死我活,结果却是鹬蚌相争,让其它的渔翁的风险动手的。

    毕竟在妖魔界,根本没有道义二字可言。

    只是这积雷山早已被他视为囊中之物,是他建立自己势力的根基之地,也可以用来谋划两百年后的西游,岂能容他一个小小火羽王半路摘了桃子?

    既然他自己跳出来到自己眼前,那么他的赤阳山……

    想到这里牧长生忽然冷笑一声,而后又问道:“那万岁狐王的大限之日差不多在什么时候?”

    妙云夫人道:“据老狐王所说,一月之后他就再也无力压制自己玄仙境天劫到来,如今他寿元耗尽年老体衰气血衰弱,到时必定会陨落在恐怖的上苍天劫之下。”

    “一个月吗?”

    牧长生沉吟片刻,忽然笑道:“这消息怕是你早已经传给你那奸夫火羽王了吧?”

    妙云夫人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

    牧长生哼道:“你们那点破事本座不想知道,但你那老相好要是再有什么消息传来,你必须第一时间过来给本座汇报,知道了吗?”

    “是是是,妾身记住了。”

    妙云夫人忙不迭的点头。

    牧长生看了眼万寿宫外,道:“本座离开房间的时间不短了,如今也该离去了,但刚才的事本座劝你最好统统烂在肚子里,倘若敢泄露出去半个字,哼……”

    说到这里牧长生话语一停,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话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接着身体“嘭”的一声化作一股轻烟消失不见。

    “我今日……到底招惹了个什么家伙?”

    牧长生的话让妙云夫人不寒而栗,最后瘫软在地上不住摇头苦笑。

    ……

    牧长生化作轻烟离开万寿宫很远后才落地现身,在摩云洞中悠然踱步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行不多时,忽见前方玉面公主神色焦急,带着两个侍女与一队妖兵匆匆忙忙迎面而来。

    “恩公!”

    看到牧长生,玉面公主脸上转忧为喜。

    牧长生先是一怔,而后笑道:“玉面,你浩浩荡荡带着这么多人是要往哪里去?”

    玉面公主看了身后众人一眼,拉着牧长生走到一边低声道:“恩公,我刚与父王分开后回房,就听说你被那贱人请到万寿宫做客去了,我怕那贱人对你不利,所以赶紧过来找你。”

    听完牧长生笑道:“玉面,这回你可猜错了,妙云夫人只是因为之前的事向本座赔罪,可是那点小事儿本座怎么可能放在心上,所以很快就告辞回来了。”

    “真的?”玉面公主有些诧异道:“那贱人什么时候学会知错就改了?”

    牧长生哈哈一笑,又对玉面公主低声道:“这里人多眼杂的,咱们回我房间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