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四百四十章 我不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诶,这个先不急。?网1?.?1??.?1”

    牧长生拿乾坤扇指着侍女道:“本座刚出关,需要找个地方沐浴一番,你给本座先找个地方了再去通知你们公主不迟。”

    “是,大人。”

    那侍女知道牧长生与玉面公主关系匪浅,因此听言不敢怠慢,赶紧道:“大人请随我来。”

    说着头前带路,在摩云洞中穿行,很快便领着牧长生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宫殿。

    宫殿中装饰精美华丽,有四根朱红大柱,柱子上垂挂着粉色长布,殿后方有一个羊脂白玉打造的浴池,在墙上有三个展翅欲飞的黄金凤凰。

    此刻正有冒气的水柱从三个张开的凤嘴中吐出,源源不断注入羊脂白玉池中。

    牧长生一眼看出那凤嘴中吐出的,应该是积雷山中的一口温泉之水,只是……

    牧长生打量了殿中一周,道:“这是什么地方?”

    只听那侍女道:“启禀道主大人,这里是公主平日的沐浴的地方。”

    “既然这是你们公主沐浴的地方,你把本座领到这里来又是何意?”

    牧长生目光有些不善的盯住了玉面公主的侍女。

    那侍女是一个黄莺成精,名字叫小莺,因为有主人玉面公主的指导,她已开辟紫府到了紫府之境。

    但别说她一个小小的紫府境了,恐怕现在就是一个真仙境在这里也抵抗不住他玄仙境的气势,因此他的这一眼看去,顿时吓得她浑身酥麻双腿软,慌忙中跪倒在地急道:“道主大人息怒,请容奴婢禀报。”

    “说!”

    牧长生哼道。

    “这一切都是公主的意思。”

    小莺瑟瑟抖道:“公主之前对我们都吩咐过,说日后道主但凡有任何需要,皆按她的标准安排。”

    “原来如此。”

    牧长生微微一怔,又看向那小莺道:“看来方才是本座错怪你了,你起来出去吧!”

    “奴婢不敢,奴婢告退!”

    小莺低头舒了口气,起身退了出去。

    待那侍女一走牧长生便进入了浴池之中。

    当他洗去身上修炼肉身成圣产生的污秽后,整个身体都轻松了许多,仿佛卸了一层重负,而后便背靠在浴池边上闭着眼,感受着温暖的泉水给他带来的舒适。

    牧长生惬意的叹了口气,说真的,虽然修炼之后可以隔绝一些污秽,但时常泡泡澡,让紧绷的身体适当放松一下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牧长生靠在浴池边上假寐,可是不久后走路的脚步声传入他的耳中。

    他没有睁眼,但脚步声很轻,所以他知道是个女人。

    “恩公,你出关了……”

    玉面公主的声音自他背后传来,同时两只光滑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开始轻轻揉捏起来。

    “嗯,出关了。”

    牧长生闭眼轻声道,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想了想又问道:“你怎么没有陪狐王,反过来找我了?”

    玉面公主道:“刚刚听小莺说恩公出关了,所以我特意过来看看……”

    说着脸上忽然露出欲言又止之色。

    “有话直说,在我跟前你还犹豫什么?”

    牧长生没有睁眼,但玉面公主的神情却没逃过他。

    “恩公,你沐浴完毕之后,来我房中一趟可好?”

    玉面公主忧虑道:“我父王大限将于十二日后到来的消息似乎已闹得众人皆知,积雷山四周的大小妖王最近开始蠢蠢欲动,形势……很不容乐观”

    “这话就是你不说,我也会来的。”

    说到这里牧长生终于睁开了眼,目露寒光:“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你自己先回房去吧,等我过来了我们再一起好好商议一下。”

    “嗯!”

    玉面公主点点头离去。

    “也该让妖界听一听我乾坤道主之名了……”

    牧长生目光中闪过一抹精光。

    不久之后他从浴池中出来,换上衣袍,整个人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因为他的房间在玉面公主之后,而出去的路只有经过玉面公主门前的一条,因此出了浴房后,他又沿着路又折了回去,最后先到了玉面公主的房前。

    咚咚咚!

    牧长生抬手敲门,可他的手刚一碰上门,这房门就自己打开了。

    牧长生踏步而入,进入玉面公主的房中。

    可当他穿过门口的屏风后,忽然一怔,因为玉面公主的房中正站着另一个人,一个头灰白的锦衣老者。

    “你来了?”

    那个身影转身,正是万岁狐王。

    牧长生摇头轻笑:“原来是狐王想见我,怪不得刚才玉面找我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我只是想单独见见你而已,没别的意思。”

    万岁狐王道:“她本来也是不愿意做的,是我告诉她原委后她才无奈答应的,所以你不要怪她。”

    “狐王言重了,我怎么会怪她呢?”

    牧长生轻轻摇头道,因为他确实感觉到玉面公主说这话时犹豫了很久,而且也没有害他。

    “那就好!”

    万岁狐王笑道,说着伸手一指桌子:“请坐!”

    牧长生过去与万岁狐王一起坐下。

    “只是不知老狐王今日找在下,却是为了何事?”

    坐下后,牧长生哗啦一声撒开乾坤扇轻轻扇动道。

    “也没什么别的事。”

    万岁狐王微微一笑,道:“老夫的大限将至,本来也已经活够了,只是心中始终放心不下。”

    “玉面?”牧长生道。

    “小友果然慧眼如炬,正是小女。”

    万岁狐王道,随后目光一闪:“而且我也看得出小女对小友一往情深,只是不知小友对小女……”

    “老狐王不必再试探了。”玉面公主摇头道:“事实就是玉面对在下有情,在下也对她有意。”

    “哦?”

    万岁狐微愕,因为没想到牧长生答的如此干脆。

    随后他又似笑非笑道:“老夫大限将至,积雷山的基业与万贯基业也引的很多人垂涎,只是不知小友接近玉面也是有此意图?”

    牧长生也深深看向了他:“老狐王这是在怀疑我接近玉面并不是出于真心,而是为了谋夺你的家财?”

    “老夫的大限即将到来,以后再也无法留在她身边让她依靠护她周全了。”

    万岁狐王轻叹道:“因此自然要放心离去才行,这也是作为父亲最后的责任吧,我想小友应该能理解吧?”

    牧长生道:“人之常情,自然能理解。”

    “那……”

    万岁狐王看向牧长生,道:“能否请小友向老夫证明一下你是真的爱玉面,而不是为了这什么家业与钱财才接近她的。”

    牧长生开始沉吟不语。

    “我不会。”

    良久后,他才对万岁狐王轻轻摇头道:“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证明这件事,所以证明不了,不过……”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闪,神秘一笑:“不过我可以证明另外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