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夺天丹
    听到牧长生这一问,玉面公主急忙道:“父王……想到办法对付火羽王那恶贼了?”

    万岁狐王轻轻抚摸玉面公主的臻,目光中充满了父亲对女儿的宠溺,笑道:“父王遇上你娘的晚,因此是老来得女,一生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临终之际若不想办法为你解决那些危机,岂能放心离去找你娘?”

    “什么办法?”玉面公主问道。??八?一网?≤≠≈.≥≥.

    万岁狐王目光一闪,笑道:“玉面你别问了,须知天机不可泄露,这个办法要是说出来那可就不灵了。”

    “真的?”玉面公主狐疑道。

    “自然是真的。”

    万岁狐王宠溺的笑道:“你要不信的话,那你想想你长这么大,父王有没有骗过你?”

    玉面公主沉吟片刻,摇了摇头,又道:“这倒没有,只是父王,你那办法真的能够杀得了那火羽王,为娘亲报仇雪恨吗?”

    说到后面时,玉面公主脸上露出森森寒意。

    “放心吧,父王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万岁狐王眸光深邃,闪过钢铁般的坚定与寒芒:“他火羽王谋划了积雷山七百年,父王也等了他七百年,七百年的恩恩怨怨,就在父王大限的那天,让我们做一个了结吧!”

    玉面公主听言面露悲戚之色,忽然忍不住伏在万岁狐王腿上放声痛哭:“父王,母后走了,现在连你也要离开我了吗,没有了父王母后,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真的好害怕……”

    “傻孩子,生死有命乃天道轮回,终不得逆改,何况父王活了漫长的一万多年,早就已经活够了,如今也是时候去找你娘了。”

    万岁狐王笑道,又看向了牧长生:“更何况以后不有乾坤小友继续陪在你身边吗,因此父王也不怕你在世上被人欺负,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去了。”

    “恩公?”

    玉面公主泪眼婆娑看来。

    牧长生正色抱拳道:“狐王放心,以后神佛也好,妖魔也罢,在下绝不会让他们伤害玉面一分一毫。”

    “好,有小友这句话,老朽终于可以放心了。”

    万岁狐王大喜,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接着他便起身告辞。

    临出门时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身道:“差点忘了告诉你,玉面,日后你也要学会善解人意,千万不要使小性子惹小友生气,记住了吗?”

    “我哪有,父王,你可别乱说!”

    玉面公主脸一红,垂下头道。

    “还害羞了!”

    万岁狐王脸露无奈,朝牧长生笑了笑后转身离去。

    “玉面,你先在稍待片刻,我忽然记起有件事还没跟你父王商量。”

    看着万岁狐王离开的背影,牧长生目光一闪道。

    玉面公主轻轻点头,牧长生起身追了上去,待离他房间挺远之后,他才叫住了万岁狐王。

    “小友还有事?”万岁狐王诧异道。

    牧长生道:“能否请老狐王说一下,到底有什么办法来对付火羽王他们?”

    万岁狐王笑道:“嗯,小友为何有此一问?”

    “老狐王如今寿元耗尽,气血衰弱,功力自然减退大不如前,以老狐王目前的状态,绝非那火羽王的敌手,更何况……”

    牧长生微微一笑,道:“我听说盯上积雷山的除了火羽王外,还有另外一个上仙境妖王吧?”

    万岁狐王道:“积雷山西南有条大河,河中有一条修行多年的鳄王,千年前法力之高深就不在我之下。

    老朽若是一走,玉面道行浅薄,积雷山在他们眼中定然与肥肉无异,这鳄王肯定不会错过此机会。”

    “所以……”

    牧长生笑道:“我很想知道,老狐王你到底有何底气能自信将积雷山与玉面的威胁全部除去?”

    万岁狐王默然不语。

    看见万岁狐王的样子,牧长生神色一肃,道:“虽然我不知道老狐王到底是什么办法,但我肯定到最后是同归于尽鱼死网破吧!”

    “小友请看……”

    万岁狐王忽然抬起手,掌心放着一粒赤红的药丸。

    “这是……”

    牧长生眉头一皱。

    万岁狐王道:“此丹是老朽花了五百年的时间才炼成的夺天丹。”

    牧长生道:“此丹何用?”

    万岁狐王神色凝重道:“夺天之寿,返老还童,让我的身体恢复到最年轻最巅峰的状态。”

    “向天夺寿……”

    牧长生瞳孔一缩,随后又摇头道:“生死有命,夺天之寿乃逆天之举,想必服了此丹药之后狐王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而且就算狐王恢复到最巅峰的时候,恐怕敌不过火羽王与鳄王两人的联手吧?”

    “服用此丹后能回到巅峰三个时辰,而代价是三个时辰后神形俱灭……”

    万岁狐王面色坦然,抬头对牧长生笑道:“而且如小友你所言,我们三人修为不相上下,就算我回到巅峰也在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这样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回到巅峰的目的并不是与他们一战……”

    “回到巅峰……却不是为了一战……”

    牧长生低头沉吟,忽然抬头双眼猛的一睁,盯着万岁狐王的那张已经无比苍老的脸,神色复杂的缓缓吐出四个字来:“上苍雷劫!”

    上苍雷劫乃上苍为了考验上仙境修士而设,天雷只有四十九道,但每一道都十分恐怖,而且还不能沾染,一旦沾染将会招来更强大,更恐怖的天雷。

    万岁狐王如今气血衰弱,功力大减,自然无法召唤出玄妙之门渡劫,可他要是恢复到巅峰状态就可以了,他只需将雷劫引向火羽王他们,那火羽王他们也会跟着一起渡劫,恐怕到时在场的将无一人可以幸免……

    一想起自己渡的上苍雷劫,牧长生就忍不住摇头,要不是不死之身,他当年也就死在雷劫下了。

    万岁狐王轻轻点了点头,神色平静的笑道:“没什么关系的,只要玉面平安无事,我这把老骨头神形俱灭就让他神形俱灭吧……”

    说着要收回掌中的夺天丹。

    牧长生复杂的摇了摇头。

    怪不得当初西游中积雷山没有被人夺走,这火羽王与鳄王两只大妖没有出现,原来都是万岁狐王以神形俱灭的代价招来上苍雷劫帮玉面公主消除了一切后患。

    虽然这都是他自愿的,不过这对于一个父亲来说下场却太过残忍。

    下一刻他目光一闪,心中有了决定。

    他的手飞向前探出,一下就将夺天丹抢到了手中,拿在手中细看。

    “乾坤小友,你……”

    万岁狐王吃了一惊。

    “确实是枚很不错的丹药……”

    牧长生盯着夺天丹笑道。

    万岁狐王点点头,刚要过来,就见牧长生手一握,再一张开,夺天丹就化成齑粉随风消散。

    “乾坤道主,你……”

    万岁狐王又惊又怒,气的说不出话来。

    “老狐王不必动怒。”

    牧长生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作为毁了狐王宝丹的赔偿,这次积雷山的事……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