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狐族传承
    “父王和我……也是狐族一脉?”

    玉面公主吃了一惊。?1..

    “其实在遥远的远古时代,世上所有的狐族都生活在同一个地方,那里便是现在的青丘。因此青丘才是我天下所有狐族的祖地,主脉,涂山、还有我们父女这一脉只能算作是支脉而已。”

    万岁狐王神色凝重道:“只是后来大劫将起,天狐老祖才不得已将狐族分为好几脉,让他们离开青丘寻找其它地方生存,以保狐族不会全部在大劫中灭绝。”

    “好几脉……”

    玉面公主不解道:“父王你不刚说三脉吗?”

    万岁狐王声音有些沉重,摇头道:“其它的几脉全都已经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消失了,到现在也只剩下青丘与涂山两脉,还有不为人知的我们父女这一脉了,因此父王才说三脉。”

    “原来是这样!”

    玉面公主也神色认真起来:“这么说来,那天地浩劫确实很可怕。”

    “事到如今,这个东西也该交给你了。”

    万岁狐王说道,同时右手一抬,掌中光华一闪,顿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方形木盒被他托在手中,并且向玉面公主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

    玉面公主接过后诧异道。

    “传承!”

    万岁狐王目光一闪,道:“当年天狐老祖在让我们的祖上离开青丘时,曾给每脉留下了一个传承玉简,里面留下了她的神通与功法,我们这一脉分到的正是天狐老祖的修炼法门。”

    “老祖宗的修炼法门?”

    玉面公主大喜,急忙打开木盒,然后便看到盒子里静静放着一个黄色的玉简。

    除此之外,盒子中还有一卷泛黄的兽皮古卷,不知用什么兽皮制作而成,但看起来年岁已经非常久远了,而且还保存的非常完整。

    万岁狐王道:“要不是老祖留下的功法,为父又岂能成为西牛贺洲这一方妖王?”

    “这是功法,那这个又是什么?”

    玉面公主看了看玉简后取出兽皮古卷问道。

    万岁狐王面带感慨,道:“这是我们的祖先当年离开青丘后,记载在一位真仙境妖王兽皮上的远古秘闻,以及上古时代的一些奇闻异志与震动三界的大事,而在这一万年中则是由为父执笔的。”

    “这有什么用?里面记载的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玉面公主随意的展开查看,然后现这卷古卷上确实记载着很多奇闻异志,涉及神人魔三界的很多隐秘,分纪事与记人篇。

    可当听到万岁狐王的话后,她直接将古卷全部展开看向记人篇的最后,忽然指着古卷上:“齐天大圣篇:七百年前,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上一石卵迸裂,生出一个天产石猴来……直到三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时被西方佛门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受罚?”

    只见古卷上,几乎将孙悟空的过往经历与所做之事全部记载了一遍。

    万岁狐王轻轻点头,笑道:“像这样名震三界的传奇天纵之人,我们自然要在上面为他们留名。”

    玉面公主点点头。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开始低头仔仔细细在古卷上面寻找起来,很快她就惊喜的叫了一声,指着古卷道:“找到了!”

    万岁狐王看了一眼,然后微微摇头道:“这也是个横空出世的不世之才,可惜陨落的太早了……”

    玉面公主找到的地方上正是伏魔天神篇,只见上面记载到:“八百年前初登上界,早年因调戏三圣母犯下大错而被贬下凡……

    直到五百年前,以伏魔之名横空出世,剿灭蛟魔王之海王宫,战败狮驼王,一战惊天下……

    后于三百年前,斩杀同僚武曲、司命、贪狼三人,犯下天条而被玉帝派兵捉拿,最后一战屠戮天庭百万兵后被二郎神杨戬诛杀……”

    只见这上面记载的除了一些私事外,其余牧长生干过的事几乎都被记载之上。

    “这就是……恩公的过去吗?”

    玉面公主看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万岁狐王叹道:“女儿,为父要走了,这两样东西是我们这一脉的传承,现在就交给你了,但是一定记住,这两样传承绝对不容有失,以后咱们这一脉的传承就要由你继续下去了。”

    玉面公主郑重道:“是,孩儿记住了。”

    “还有一件事。”

    万岁狐王忽然又道:“以后你一定要小心涂山与青丘两脉的人,而且尽量不要暴露你的身份,否则被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来对付你的。”

    “为什么?”

    玉面公主一怔,随后面色一冷。

    “天狐老祖的传承分为功法与神通,神通共有三门,功法却只有一份。”

    万岁狐王也面色一冷,道:“老祖宗的神通只有与她的功法配合才能挥出最大的力量,他们若是听说你手上有功法,一定会来抢夺的,这也是为父为什么一直要你不要泄露自己有着九尾这个秘密的原因。”

    “好了,你先出去吧!”

    说完这一切,万岁狐王长长出了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低头温柔的看向了冰棺中的那个女人:“该向你说的为父都说了,接下来就让为父好好陪陪你娘吧,等为父去了,记得将我跟你娘葬在一起。”

    玉面公主默默的点了点头,又难过的看了冰棺中那个容貌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一眼后,捧着黑木盒子出了密室之中。

    “玉面!”

    出去后她走了不多时,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叫她,回头一看现是领着侍女的妙云夫人。

    “什么事?”

    玉面公主冷冷道。

    妙云夫人干笑一声,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道:“你知道乾坤道主大人在哪吗,我有事找他。”

    “你找他做什么?”

    玉面公主戒备的看了她一眼,道:“恩公正在房中闭关练功,连我都不能打扰,我看你还是别去了。”

    “原来道主在闭关啊!”

    妙云夫人点点头,又友好的对玉面公主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又转身沿着来路返回。

    “怪了。”玉面公主盯着妙云夫人道:“这贱人……什么时候转了性子了?”

    说着又冷哼一声,目中闪过深深的寒意:“不过当年你与火羽王合谋害死了我娘,这回我绝不会放过你。”

    而后她回到了房间。

    在门口她又忍不住往后面牧长生的房间看去,就看到牧长生的房间周围布着一层水纹结界。

    “恩公在练功,我也不能落下。”

    玉面公主看着黑木盒子,自语着往房中走去:

    “有了恩公给的神通,加上父王给的的功法,我也一定可以变强,我要永远陪在他身边……”

    很快十一日过去。

    随着朝阳一点点从东边升起,第十二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