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泽鳄王
    听见摩云洞口传来的声音,牧长生嘴角一掀:

    “哦,终于来了吗?!”

    万岁狐王听到声音后看了牧长生一眼,而后起身对殿下众小妖道:“来啊,快随本王到去门前迎接两位贵客的到来。网=≈≤..”

    说罢与妙云夫人下了宝座,来到大殿之中,要前往洞口去迎接。

    这时他忽然看到牧长生与玉面公主也起身,准备跟他们一同出去时,意味深长的对牧长生说了一句:“接下来的事就全交给贤婿了。”

    “贤婿?”

    听到这个称谓牧长生一愕,而后看到身边的玉面公主同样一脸茫然,随后俏脸微红,心思急转马上会意,抱拳笑道:“岳父尽管放心便是,又小婿在此,定会妥善处理好今日之事。”

    既然玉面跟了自己,那叫他一声岳父也没什么。

    听言妙云夫人神色不由一变,看向了牧长生,眼中充满了担忧。

    万岁狐王轻轻颔,而后带着众人出了大殿,沿着通道来到了摩云洞的大门跟前。

    轰隆隆……

    千斤重的玄铁大门在隆隆声中,缓缓往两边打开,待大门完全开启后,万岁狐王率众人出门进行迎客。

    牧长生手中轻摇乾坤扇,如闲庭信步般迈步跟着万岁狐王一同出了摩云洞,目光开始打量前方。

    只见摩云洞外此时站着一群人,而且还分成了很明显的两派。

    一派以一身大红袍,赤赤须的火羽王为,并且他的身后还跟着上次被他打伤的千鹤公子,以及另外一褐色衣袍,一白色衣袍的中年人,此时那千鹤公子正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除此之外还跟着几个妖怪随从。

    对于千鹤公子的目光,牧长生直接无视,此举被千鹤公子看到后更是令他火冒三丈,双目直欲喷火。

    牧长生微微一笑,玄仙境的强大灵觉微微释放,一下子就探查到那跟着火羽王的两个中年人竟是两尊有着真仙境道行的大妖。

    另一派则以一个面容凶恶的光头大汉为。

    那大汉身后也跟着几个手下随从,不过倒是没有像火羽王般阵容强大,还带着两尊真仙境的大妖。

    看到外面的这分派,牧长生不难猜出这大汉应该就是那天泽鳄王了,而且看火羽王带来的这阵容,今日好像是对积雷山势在必得啊!

    “原来是火羽王与鳄王两位大驾光临寒舍,咦……”

    出门后万岁狐王抱拳笑道。

    忽然他轻咦一声,目光落到火羽王身后的两个中年人身上,道:“这不是在凌空山上苦修的鹤千山,以及鹿鸿子两位道友吗?”

    白色衣袍的正是鹤千山,而褐色衣袍的是鹿鸿子,

    “是这样的,老狐王!”

    火羽王解释道:“适才两位道友正在舍下做客论道,今日听说本王要来送别老狐王后,两位道友也觉得应该来送老狐王最后一程,所以就与本王一同前来了。”

    “原来是这样!”

    万岁狐王恍然笑道,丝毫不见生气。

    “真是个老狐狸!”

    看到就算自己三番两次在万岁狐王面前提起其大限将至的话万岁狐王也始终脸色不变,没有怒时,火羽王心中不由骂了一声。

    “狐王,我们兄弟两个今日不请自来,还请狐王多多包涵我们的唐突之罪啊!”

    鹤千山也鹿鸿子抱拳笑道。

    “两位道友客气了。”

    万岁狐王笑道,说着将身子一侧,让开了身后摩云洞的大门,伸手笑道:“羽王,鳄王,两位道友,请!”

    “好!”

    几人欣然应允,迈步往摩云洞中走去。

    牧长生也微微退开到一边,让开了路。

    在经过牧长生时,天泽鳄王忽然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了与玉面公主亲密站在一起的牧长生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后道:“老狐王,这位是……”

    万岁狐王微微一笑,道:“他是小女选的驸马,也是本王的贤婿,乾坤道主。”

    “什么,他们已经成亲了?这不可能!”

    听言鳄王还未开口,千鹤公子就跳出来指着牧长生对万岁狐王道:“一个月前我来摩云洞的时候,他们两个明明还没有……”

    “千鹤,住嘴,退下!”火羽王沉声喝道。

    此言一出,千鹤公子虽然心中不甘,但是不得不听火羽王的话退到其身后。

    “父王,你为什么……”

    千鹤公子一脸不甘的道。

    “千鹤,你是父王所有儿子中天赋最优秀的一个,所以你能不能自己争气一点?”

    火羽王恨铁不成钢的低声训斥道:“今日这事咱们要是做成了,那我们赤阳山将在西牛贺洲称霸一方,以后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但你要是再因为儿女私情坏了本王的大事,哼哼……本王的儿子可不止你一个。”

    说到最后时火羽王话中带了深深的寒意。

    听到这话千鹤公子脊背一凉,瞬间老实了下来。

    “成大事者,岂能在乎儿女私情,更何况今日恐怕还要有场好戏看了……”

    火羽王低声哼道,说着目光落向前方天泽鳄王身上,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

    “父王,你是说……”

    千鹤公子看向天泽鳄王,脸上若有所思。

    “没错,鳄王那家伙的道行虽然高深,但他天性却极为好色。”

    火羽王冷笑道:“玉面那丫头美艳动人,听说他已经打玉面那丫头的主意很久了,今日本王为了积雷山的基业而来,而他则是为了抢玉面公主才来……”

    此时前方。

    “玉面侄女何时成的亲有的驸马?”

    天泽鳄王眉头一皱,面露不悦的哼道:“此事本王怎么不知?玉面侄女儿成亲这可是大事,老狐王为何通知都不通知本王一声就悄悄为他们操办了婚事,莫非是看不起本王?”

    “鳄老弟误会了。”

    万岁狐王笑道:“他们两个已经有了婚约,只是还未成亲罢了,至于何时成亲,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过了今日也就轮不到本王操心了。”

    “还没成亲啊,那就好!”

    鳄王双眼如同蛇一般,阴冷的盯住了牧长生,道:“这驸马身形看起来倒是修长挺拔,只是不知为何要藏头露尾,脸上带个难看的面具,要不……”

    说到这里天泽鳄王目中寒光一闪,忽然伸出一掌朝牧长生脸上抓来。

    同时哈哈大笑道:“就让本王来揭开驸马脸上这张难看的面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