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狐王寿终
    天泽鳄王出手毫无征兆,再加上出手快如闪电,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纵是万岁狐王与火羽王也没有料到天泽鳄王会突然出手难。八?一?1??.??.

    嗤!

    因此冷厉的掌风呼啸间,众人眼前一花,而后就见天泽鳄王握成爪状的右手如闪电般伸出,瞬间就抓到了牧长生的脸上。

    天泽鳄王轻轻咧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粗犷的脸上露出一丝看起来很是残忍的笑容。

    可是他的笑容很快便凝固在了脸上。

    他的右爪快如闪电,抓上了牧长生的脸,可是接着右爪直接从牧长生的脸上穿了过去,右手抓了个空,手中什么也没有抓到。

    原地牧长生的身影一点点虚化,最后凭空消失。

    “嗯?!”

    忽然天泽鳄王的瞳孔不由一缩,猛的扭头,抬眼向旁边右侧看去,就见牧长生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了那里若无其事的摇着扇子。

    看见此幕,不止天泽鳄王,就是火羽王也瞳孔一缩,心中对牧长生暗暗提起了几分戒备。

    “鳄王真是爱说笑。”

    这时牧长生轻轻摇头,笑道:“面具虽难看,但在下的容貌的难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是不敢有劳鳄王贵手取下了,以免粗鄙陋容污了大家的眼睛。”

    天泽鳄王盯着牧长生的身影,沉声道:“若本王非看不可呢?”

    “看也不是不可以……”

    牧长生微微一笑,而后目光一闪,与天泽鳄王阴冷的目光对视,笑道:“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那些看过的人最后都死了,鳄王……要不要试试?”

    天泽鳄王瞳孔再次一缩,同时想起了刚才牧长生如同鬼魅般的度,眼中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可是很快他脸上的阴翳进去,哈哈笑道:“玉面侄女儿的眼光不错,经鳄王叔叔这么一考验,你选的这位驸马果然是本领高强,配得上你,哈哈哈,配得上你。”

    玉面公主目光深处怒意一闪而逝,微微欠身,笑吟吟的对天泽鳄王道:“那玉面在此就多谢鳄王叔叔的好意了。”

    在说道好意两个字时,还咬重了几分。

    天泽鳄王装出没有听懂的样子,不在理会两人,而是对火羽王等人道:“好了,大家也别都在老狐王的门口耽搁了,赶紧进去讨杯酒吃吧!”

    “请!”

    万岁狐王在前面与火羽王,天泽鳄王三人走,后面妙云夫人、千鹤公子以及带来的随从手下等人。

    “老火,咱们俩合作一次怎么样?”

    在往摩云洞大殿的路上,火羽王耳中突然传来天泽鳄王的传音:“事成之后积雷山归你,玉面公主这个小美人儿交给我如何?”

    火羽王微微一笑:“成交!”

    摩云洞口,牧长生迟迟没有进入摩云洞,玉面公主见此也跟在他身边没有进去。

    “恩公,你为何还不进去?”玉面公主问道。

    牧长生盯着进去众人的背影,待他们进入洞中转角消失不见了,才用乾坤扇对整个摩云洞一扇,乾坤扇上扬起大片光芒飞入高空,化作一个结界将摩云洞笼罩,最后慢慢隐入空中消失不见。

    “好了,我们也进去吧,那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别留岳父一个人面对。”

    设下结界后,牧长生才轻声哼道:“今日摩云洞只许进不许出,我倒要看看,今日他们一只鸟,一条鱼能给我玩出什么花样来。”

    虽然他自己修炼的法眼不能像杨戬的天眼,孙悟空的造化神眼一样,能看穿妖怪的原形,但天泽鳄王的从名字来看并不怎么难猜测。

    至于火羽王的原形是什么,他的法眼看不穿,他的法眼看过去只能看到一片赤红的火光,以及火光中有只火焰形成的猛禽振翅而飞。

    虽然也是火鸟,但他却肯定绝不是凤凰。

    因为当年他曾经不止见过,还降服了一只强抢民女的火凤凰,最后要去天庭之时他连同梧桐树王一同留在了华山杨婵那里。

    不过杨婵……

    想到这里牧长生心中有些自责,他本来想等修为一恢复后就去华山看她的,结果却不曾想又因为积雷山的被人盯上的危机又待了半个月的时间。

    等处理了积雷山的事再去看她吧!

    他心中叹道,毕竟积雷山是他日后计划的关键,只有占了积雷山他才算有了自己的地盘,也才能在西游中以此为根基展势力。

    接着他与玉面公主一同进了摩云洞中,来到了大殿。

    此时众人都已落座,只见左上座为火羽王,右上座为天泽鳄王,三大妖王正在开怀痛饮。

    接下来那鹤千山与鹿鸿子坐一个席案,千鹤公子坐另一个席案。

    牧长生与玉面公主互视一眼,找了个席案坐下,由小妖奉上瓜果菜肴以及美酒。

    而三大妖王此时真如老友多年未见一样,推杯换盏间大声说着过去的往事,以及三界中都生了什么奇闻异事的消息,气氛还算十分融洽。

    这些牧长生插不上话,于是只和玉面公主旁若无人的说说笑笑,打着无聊的时间,同时等着这火羽王与天泽鳄王沉不住气出手。

    在喝酒的同时,牧长生还现天泽鳄王时不时把目光向自己与玉面公主看来。

    临近中午时分,忽然万岁狐王举起一杯酒,对场中众人环绕一圈,郑重道:“诸位,请满饮此杯。”

    众人不敢怠慢,一人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喝完酒后万岁狐王忽然正襟危坐,对众人道:“我的大限已到,诸位老友保重,日后若积雷山遇到危机,还请诸位不吝帮衬一二。”

    “这是自然,自然!”

    火羽王强忍着心中的喜悦,一脸悲伤道,天泽鳄王也是连连点头。

    “哈哈,吾去也!”

    至此万岁狐王仰头大笑三声,而后神情一滞,双眼慢慢呆滞无神,头颅也一下子垂落下去,最后下巴被抵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之后一动不动。

    “父王……”

    见此玉面公主大叫一声,痛哭着扑上前来,趴在万岁狐王的大腿上摇晃着万岁狐王的身体,道:“醒来,父王你给我醒来啊……”

    “老狐王,老狐王……”

    火羽王与天泽鳄王一左一右微微起身,试探着叫着一动不动的万岁狐王。

    忽然火羽王向万岁狐王边的妙云夫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看一下,而妙云夫人则颤抖着伸出一只手伸到万岁狐王鼻子下探了探,而后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

    啪!

    “贱人!”

    玉面公主一把拍开其手,怒骂道:“你干什么,我父王都已经死了,你还要怎么样?”

    “死了,这老狐狸真的死了?七百年,我等了足足七百年了,这老狐狸终于还是被我耗死了,哈哈哈……”

    火羽王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后忍不住开怀大笑,根本没有现妙云夫人那无比恐惧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