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斩鳄王
    “火羽王!”

    听见大笑,玉面公主顿时怒容满面,喝道:“你也算是我父的至交好友了,我父王刚刚归天你就如此大笑,出言不逊,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傻侄女儿,你到现在还不看明白吗,本王盯上你们积雷山的家业已经很久了,只是怕逼急了你爹那只老狐狸,不惜一切而与本王斗个鱼死网破,因此这才多等了几百年。≠≈≥.≠=≤≥≥.=≤≥”

    万岁狐王起身来到大殿之中,冷笑道:“本王足足等了七百年,为的就是今日你爹寿终归天的这一刻,如今老狐狸死了,这积雷山终于是本王的了。”

    “你……”

    玉面公主怒骂道:“我父王当年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结交到你这么个背信弃义的狗贼。”

    “你敢骂本王?”

    火羽王目光一冷,垂下的右手虚抓,掌心中立即亮起一团赤光,忽然抬起朝玉面公主一抓一扯,顿时一股恐怖的巨大吸力自他掌心出现。

    感受到那股吸力,玉面公主登时脸色一变,身子在一晃之下就身不由己的向火羽王飞来。

    却在此时,一道劲风在火羽王身后响起,火羽王顿时舍了前面即将落入他手的玉面公主,快旋身同时一掌向后面拍出,与一只即将落在他背后的手掌撞在一起。

    砰!

    双掌碰撞,凌厉的劲风在大殿中呼啸,此时玉面公主也趔趄着落在了地上稳住了身形。

    “天泽鳄王,你居然在背后偷袭本王……”

    火羽王的双眼微微眯起,神色不善道。

    看到自己一掌没有打到火羽王,天泽鳄王不由暗道一声可惜,而在听到火羽王的话也不由面色一冷。

    “本王只是提醒你一声,别忘了刚才的约定。”

    天泽鳄王冷哼道:“按咱们事先说好的,待万岁狐王死后这偌大的积雷山归你,玉面这个小美人儿归我,你现在要动本王的人,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

    火羽王冷哼一声,不在言语。

    “鳄王叔叔,连你也……”

    玉面公主有些不可置信道。

    “别这样看着我,玉面。”

    天泽鳄王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玉面公主窈窕的身体,笑道:“谁让你生的这般美丽动人呢,没办法,本王也被你的美貌给征服了,不过你放心,等你去了天泽水府本王一定让你做王后掌管后宫……”

    “咳咳咳……”

    这时牧长生站起身咳嗽一声,笑道:“我说两位,我岳父这才刚刚归天,如今还在这里尸骨未寒,两位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谈论如何霸占他的家业,还有我的夫人,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牧长生的声音不大,但此言一出,几乎大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哦,对了,你不说话本王差点忘了你……”

    天泽鳄王双眼一眯,目中寒光一闪,笑道:“刚才你当着这么多人落了本王的面子,今天说什么也本王不会放过你了。”

    说着看向火羽王,眉头一挑:“老火,一起上。”

    “我说你不是吧,天泽鳄王,你好歹也是一方妖王,如今竟然胆小到这种地步了?”

    火羽王摇头失笑道:“对付他这么个小子,居然还要让我也出马?”

    “此人有些邪门儿,度宛如鬼魅,刚才他那快如鬼魅般的身法想必你也看到了,想必是一门不错的神通,我们两个若能得到……”

    天泽鳄王盯着悠然摇扇的牧长生,目中出现了几分贪婪与觊觎之色,说着又神色凝重道:“打斗我不怕,不过仅凭我一人今日怕是留不住他,若是放虎归山只怕日后也少不了你的麻烦。”

    听到这话,火羽王脸上的戏谑之色终于消失,被深深的贪婪与忌惮之色取代。

    “好,一起上!”

    火羽王喝道。

    话音未落,两人早已飞身而起冲入半空,从一左一右向牧长生两面夹击而来,同时各自神情凶厉的拍出一掌向牧长生当头劈来。

    只见天泽鳄王手掌上带着的是蓝色的法力,赤羽王一掌带着赤红色的法力。

    看着气势汹汹杀来的两人,牧长生忽然对玉面公主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她堵上双耳,玉面公主看见后虽然心中疑惑,但马上拿手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牧长生抬起头,就见此时天泽鳄王与火羽王两个几乎顷刻间就到了他的头顶,并且将两只手掌对着牧长生的头顶怒拍而下。

    “吼……”

    牧长生乾坤扇一收,大口忽然一张。

    下一刻一声震耳欲聋,令人双耳刺痛的狮子怒吼在大殿中响起,同时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从他口中出,如同水面的涟漪,向着远处扩散。

    尤其是此刻还是山洞之内,狮子吼更是威力倍增。

    “啊……”

    一声吼出,那些修为低微的小妖直接七窍流血,在噗通声中全部倒在地上,失去了声息。

    有着天仙修为的千鹤公子,妙云夫人,还有鹤千山、鹿鸿子等人听声也感到头痛欲裂,赶紧运功抵抗,却还是抱头不住惨叫。

    在牧长生的狮子吼中,饶是天泽鳄王与火羽王两个修为深厚,但因为距离牧长生最近,受到的冲击也最大。

    此刻两人脑中感到刺痛无比,还有些头晕目眩,那一掌却是再也拍不下去了,心中骇然的同时,两人竭尽全力向后一个翻身,最后踉跄着退到了牧长生的对面,运动全力抵抗。

    牧长生看了一眼殿中,现玉面公主虽然捂了耳朵,不过她的修为却只有天仙境,又如何抵的住他这上仙境都受不了狮子吼之威?

    可在这种巨大的痛苦下,她神情痛苦的抱着头,却一声不吭咬牙竭力忍耐着这种痛苦。

    牧长生摇摇头,闭上了口,那令人心有余悸的恐怖吼声才从这大殿中消失不见。

    一同消失的,还有牧长生。

    下一刻他的身影已出现在头脑昏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的天泽鳄王背后,目光冰冷,带着法力的一掌重重落在天泽鳄王背上。

    “呃……”

    天泽鳄王双眼暴睁,大口一张,吐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着水蓝色光华的的妖王内丹。

    嗤!

    牧长生毫不客气,伸手抓住这颗内丹,而后一道寒光在大殿中闪过,他手中的乾坤扇就嗤的一声就划过了天泽鳄王的脖颈。

    接着他再次使用缩地成寸,再一闪就回到了原地。

    噗通!

    直到此时,一颗双眼睁开的光头滚落到了地上,双眼中带着深深的不可置信之色,接着他的身体才砰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光华一闪,那颗光头变成了一颗硕大狰狞的鳄头,那大汉的身体也变成了一条足有三丈大的鳄鱼,不过这条鳄鱼已经没有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