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四百八十五章 虚张声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

    听得此言,赤练妖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神色倏的一下就冰冷了下来,布满了寒霜,就是其余三人脸色也难看了下来。中?文?1?.11.

    “乾坤道主,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未免太过有些欺人太甚了吗?”

    一向沉默的白麒妖王突然开口道。

    “欺人太甚?”

    牧长生轻笑一声,反问道:“什么是欺人太甚,强者为尊不一向是妖魔界的真理吗?”

    “道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紫云驼王道:“我们知道您神通广大,道行高深,身边想必不会缺少强者追随,道主为何要白费功夫在我们几个不愿意的身上?”

    “就是!”

    啸月妖王不忿道:“若是逼急了我们,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听到这话,紫云驼王脸色顿时一变,因为他知道这话必定会触怒牧长生。

    果然,听到这话牧长生的脸色一点点冷了下来,并且随着他神色的转变,大殿中似乎都多出了一股凉意。

    “与本座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牧长生冷笑一声,盯住了啸月妖王道:“你也配?”

    “大家小心!”

    紫云驼王察觉到了不妙,大喝出声提醒几人,可话未说完牧长生已在大殿之上消失。

    砰!

    下一刻,牧长生出现在啸月妖王身前,并且抬手就是着金光的一掌拍出,接着啸月妖王便在夹杂着不可思议与痛苦的神色中向后倒飞出去。

    可是这一切并未结束,牧长生抬头看着倒飞在半空中的啸月妖王,神色冷漠再次消失,化作一道金光将半空中的啸月妖王往另一边撞飞。

    接下来啸月妖王好像变成了一个皮球,在半空中被一道金光被上下左右撞来撞去,如此持续片刻后,啸月妖王的身体如同一件布满了裂痕的瓷器,银色的光芒从这些裂痕中迸。

    那是他体内失控暴走的法力。

    下一刻金光落回了大殿之上,重新变成了牧长生。

    牧长生落地后,转身冷漠的向后看去,便见半空中的啸月妖王此时凄惨大叫着,已被体内失控的银色法力淹没在了其中,并且银光越来越炽盛。

    “不好,要爆炸了!”

    三大妖王本能的抬手护住头部。

    “道主饶命啊……”

    银光中,啸月妖王此时开口已无比困难,可在马上就要神形俱灭面前,他还是低下了狼族的高傲,用尽全身力气求饶:“我愿意……效忠……于你,还请道主……救我一……命,我……不想死……”

    听得此言,牧长生嘴角一掀,抬手一道金光打入半空中的银色光华之内,瞬间啸月妖王周身银光消失,其体内失控暴走的法力全部平静下来。

    砰!

    啸月妖王砰地一声掉在地上,然后他翻了个身,使自己躺在大殿中后才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再也没有力气动一根手指。

    “你说早这样多好,何必白白受这个罪呢?”

    牧长生看着啸月妖王叹息道,随后目光投向了赤练妖王几人:“常言道: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三位,接下来该你们几个了,告诉本座,你们的答案是什么?”

    听言三人对视一眼,一脸无奈的抱拳道:“我等愿意向道主大人效忠。”

    牧长生笑道:“那劳烦三位立个天道之誓吧!”

    “天道之誓?”

    三人一怔,随后赤练妖王面露不悦道:“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几个的忠心了?”

    “老实说,是的。”

    牧长生说的很直接,接着又笑道:“若是大家不愿意立誓,那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种一枚本座乾坤生死印中的死印!”

    说着手掌一抬,掌心一团漂浮着一团黑气,黑气中数枚银色的金属片在其中漂浮。

    “乾坤生死印?”

    三人看着牧长生的掌心互视一眼,不知为什么,看到那团黑气后他们几人的元神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牧长生回头看向鹤千山,鹤千山立即会意,上前向几人解释了一下乾坤生死印的厉害。

    听完鹤千山的话,紫云驼王三人神色大变,看向牧长生手中的那团黑气时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与忌惮之色,毕竟一旦被种了生死印,那就代表着生死时刻都会掌握在牧长生的手中了。

    这次三人都不敢在犹豫下去,立刻下了日后永不背叛牧长生,否则天诛地灭的天道誓言,免得被牧长生用乾坤生死印给控制。

    牧长生向地上的啸月妖王输入一道法力,很快啸月妖王也恢复了力气,起身也郑重立下了天道誓言。

    最起码天道至公,他们立下天道誓言后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誓言,那么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可若是生死掌握在牧长生这个家伙的手中,那他们可都不敢对其放心。

    待完成誓言后,牧长生笑道:“欢迎四位加入我积雷山乾坤洞,本座是带着诚意邀你们四位妖王来我积雷山共谋大事的。”

    “诚意?”

    赤练妖王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啸月妖王一眼,哼道:“这就是道主的诚意?”

    “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牧长生摆摆手笑道,说着脸色郑重下来,道:“本座之所以请四位加入我积雷山,原因则与本座接下来将要说的一件即将生在西牛贺洲的大事有关。”

    “什么大事?”

    见牧长生如此郑重,四大妖王也好奇道。

    “据本座知道的消息,佛门已经与天庭暗中联起手来密谋一件大事,那就是准备要在一百多年后,对我西牛贺洲上的妖族进行一番清洗。”

    牧长生沉声道:“怎奈妖族群龙无一盘散沙,到时天庭与佛门大军压境,西牛贺洲上的妖族又有谁能够对抗他们的脸手,因此本座才特邀几位前来,团结力量对抗他们脸上,共度这场事关我们大家的难关。”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骇人听闻,毕竟天庭与佛门是天地间代表正道的两个霸主,麾下高手如云,一旦真如牧长生所说的,他们已经暗中联手,那对于他们西牛贺洲的妖族来说确实是一场浩劫。

    更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眼前这个乾坤道主竟然妄图对抗天庭与佛门,这也不得不让他们一时间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看到几人吃惊的样子,牧长生心中暗笑不已。

    诚然,不久后西游的生确实是妖族的大难,但却不是西牛贺洲上的所有妖族,而只是恰好在西游路上的那些妖怪的大劫,因此他刚才所言是三分实,七分虚,而是还是纯属夸张的虚。

    不过这几个妖王能修炼到上仙境,那自然都是天赋异禀之辈,肯定心高气傲,若不是他以生死威胁,想必他们四个绝不会简单屈服。

    但收人也要收心,不然就像玉帝,手下有本事的大神上仙一大堆,他手中的封神榜也握着他人的生死,可大闹天宫却没有一个愿意主动出手的。

    他现在如此虚张声势,就是要吓吓这几个妖王,让他们心服口服,以后为自己办事时主动,而不是自己只能靠用生死逼迫他们办事,因为逼迫只会让他们对自己阳奉阴违,办事时草草了事,而不是尽心尽力。

    这点牧长生在天庭看了玉帝与那些截教出身的神仙之间的微妙关系后,心里是再清楚不过收服人心的重要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