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冤有头债有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来这大鹏对自己的破坏力一无所知啊!

    牧长生心中笑道,随后提醒道:“再说一次规矩,谁能在半月之内有本事破开对方的法宝,从法宝中脱身即为胜者。?八?一1..”

    “知道了!”

    大鹏道,可随后又想到一种可能:“那……要是我们俩都破不开对方的法宝,这种情况又算谁胜?”

    “都破不开?”

    牧长生笑道:“那自然是平局了,到时候我们俩恐怕就只有再斗一场分高下了,不过本座想我们俩应该……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你……输定了。”

    “好好大的口气。”

    大鹏脸上带着几分隐晦的阴笑:“我也觉得我们俩没有再斗一场的机会了,不过我觉得不是我输定了,而是你要输定了。”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牧长生哼道,一展乾坤扇:“来吧,要不你先进本座的乾坤扇玩玩怎么样?”

    闻言大鹏目光一凝,忽然失笑道:“为什么是我先进你的乾坤扇,而不是你进我的阴阳二气瓶,到时候你要在外面耍什么诡计暗算我怎么办?”

    “多疑的胆小鬼!”

    牧长生再次出言讥讽挑衅。

    大鹏不以为意,反而得意一笑:“跟你刚才学的。”

    “行,那这回本座吃个亏。”

    牧长生摇摇头后爽快道:“先进你的阴阳瓶好了,省的大鹏你输了还要赖在先进去的头上,快些打开你的阴阳二气瓶,本座进去了。”

    大鹏听言一怔,因为他没想到牧长生这么爽快,而后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牧长生,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还真有几分胆量,我倒还真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了。”

    “别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牧长生口中忽然蹦出一句话来,可此言一出,大鹏那刚有些缓和好转的脸色,瞬间又黑了下来。

    接着他左手一抛,掌心绘有黑白阴阳鱼,两寸长短的阴阳二气瓶就着光飞到头顶,并且变成了二尺四寸大小的大瓶,开始在半空之中不断旋转着。

    “啵!”

    随后大鹏念动咒语,只听一个轻响后,一个拳头大小的瓶盖便从宝瓶瓶口处自动飞起,从下面看去便见瓶口处不断向上冒着神光。

    “好,我去也!”

    牧长生哈哈一笑,就要投身飞起。

    “进去撑不住了别嘴硬,趁早给我服个软儿,别因为嘴硬误了你的性命。”

    大鹏忽然道:“别忘了咱们的赌约,你输了可要当我的手下的,我可舍不得让我一个玄仙境的手下,就这么白白在我的瓶里丢了性命,那我损失可就大了!”

    听言牧长生嘴角一扬,没有作声,只是纵身一跃便顺着阴阳二气瓶口放出的神光被吸入了其中。

    “收!”

    大鹏手掌一抬,阴阳二气瓶便自己缩小飞来落入了他的手中,被他盖紧了盖子。

    “哈哈……”

    将牧长生装入瓶中后,大鹏忍不住仰天大笑道:“任你乾坤道主神通广大,诡计多端,可进了我的阴阳二气瓶那可就什么都由不得你了。”

    牧长生在阴阳二气瓶中游荡察看,现这瓶子里也是大鹏用纳须弥于芥子的法术开辟出来的一个空间,内里很是空旷宽广,或者说是他被收进瓶子里后变小了,此时他就像是一只蚂蚁掉进了大花瓶里。

    听到大鹏外面的大笑,牧长生摇摇头,没有开口。

    开玩笑,在这里开口不得招来漫天大火,就连猴子都差点儿烧死的火是好玩的吗?

    不过他虽然没有孙悟空一般的金钢不坏之身,却也有不死之身护体,就算身体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最后只要运转不死气护体,依旧啥事儿也没有。

    血肉没了能再生,头颅被砍了还能再长,因此他倒也不怕这火能把他怎么样,只是……那被火烧的痛苦还真不是人受的。

    说起来他跟猴子兄弟两个似乎天生跟火犯冲,猴子是差点儿被太上的六丁神火炼死,他呢则是差点儿被红莲业火给烧死。

    “等等!”

    外界大笑的大鹏忽然沉思道:“这家伙在瓶中不言不语,那这阳火可就烧不到他了,嗯,必须想办法叫他开口出声,尝尝我阴阳二气瓶的厉害才行。”

    想至此处大鹏忽然举起瓶子笑道:“乾坤道主,我的这阴阳二气瓶儿里面……你觉得还可以吧?”

    他现在就想引诱牧长生说话,随便什么话都行,哪怕只是说一个字也可以,因为只要牧长生开口,阴阳二气瓶也可以威好好治治他了。

    “这大鹏!”

    牧长生摇摇头心道,他现在自然清楚大鹏的打算,这是千方百计想让他搭话开口呢,到时这阴凉的阴阳二气瓶瞬间就会被先天阳气变成的火焰吞噬,变成一个火焰的世界。

    想起火焰世界,牧长生身体就不禁一抖,心中忍不住想起了过去被红莲业火烧的日子,那里面每时每刻都让他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饶是现在过了这么久,但他现在心中只要想起哪里身体就忍不住颤抖,意识也变得狂躁。

    嗒!

    一滴汗从牧长生额头出现,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最后滴落到了瓶子里,他面具下的脸肌肉开始抽动,神色一点点变得狰狞不自然起来,双眸中也有疯狂的赤红色光芒闪过。

    “玉帝……如来……”

    他心中出疯狂的怒吼。

    他从三仙岛离开已经几百年了,可那种痛彻心扉、痛入骨髓,如同剥皮挫骨、抽筋挖肉生不如死的痛苦到现在他都忘不掉。

    他忘不掉业火红莲中的一百年,忘不掉那种痛苦,而他心中每想起一次对玉帝如来的怨念与恨意就多一分。

    不过没多久他就恢复了正常,眼中的妖异赤红色消失不见,心中对玉帝与如来的那股怨恨如潮水般消散,只是又深了一分。

    “我从没想过杀你们……”

    牧长生摇摇头,目光一闪:“我只是想日后有一天……让两位也试试红莲业火好玩吗,至于你们是否有罪该不该死,我说了不算,就让上天来判断吧!”

    红莲业火是上苍为了焚烧世界罪恶而生的天火,不管神人魔佛妖,只要有业力它就会不停燃烧,纵是大罗金仙对它也没有办法。

    冤有头债有主,他自己受了那么多苦,因此牧长生也很想看看玉帝这个指使他杀人的幕后黑手最后会受到上天什么样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