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五百零五章 道友请留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牧长生一站到大鹏背上,便看到大鹏全身金色的羽毛瞬间炸了起来,而且好像他全身突然失去了力气般,在高空中好像喝醉酒一般晃晃悠悠、上下左右在天上乱飞。?网=≤≤.≠≤≠≠≤.≈≈≈

    大鹏的度可谓极其惊人,饶是牧长生驾了多年可瞬间千里的纵地金光,但身体却依旧跟不上大鹏那惊人的度,差点儿被大鹏把背上的他在天上三晃两晃后给摔下去。

    再想起当年第一次驾云的糗事,时隔多年后,牧长生终于又受了一回当年的惊吓,不过他当初开的如果是摩托,那今天失控的则是火箭啊!

    不过他受到的惊吓也很有限,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这么多年的修炼也不是白修的。

    以他如今玄仙七重的修为,放眼三界之内虽然不算是最顶尖,但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就算他不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就这么直接掉在凡间的地上,有不死之身与三重肉身成圣护体,最后对他依然造不成任何伤害。

    好在大鹏也很快稳住了身形。

    “你干什么?”

    牧长生不说自己突然跑到人家背上,反而抢先质问道:“大鹏,你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不满报复我呢?”

    “混蛋,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

    大鹏愤愤道:“突然跳到我背上干什么,吓我一跳,害我浑身不舒服,我大鹏这辈子身上从没载过人呢!”

    虽然刚才的事真的是个意外,不过看到牧长生刚才受到惊吓后,他心中也不由暗自畅快不已,谁叫之前牧长生把他坑的那么惨呢!

    “原来是这样啊!”

    牧长生恍然,接着笑道:“这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你多带我几次,熟练了就舒服了。”

    “舒服个屁,乾坤,你他娘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大鹏气的张口就骂,两只鸟眼中露出讥讽之色:“要不是你驮我几次了咱们再说这话?”

    牧长生讪笑一声,道:“我这不是……没你飞得快嘛!”

    大鹏哼道:“慢我也不介意!”

    牧长生:“……”

    两人默然无语半晌,牧长生忽然问道:“大鹏,你这辈子极其痛恨过一个人吗?”

    “极其痛恨过……一个人……”

    大鹏一愣,想了想,咬牙切齿道:“当然有了,恨之入骨,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不会是……我吧?”

    牧长生听了背后一凉,他没想到大鹏这么记仇。

    “放心,不是你,大丈夫愿赌服输,我大鹏从今往后就是你的护法。”

    大鹏哼道:“不过一码归一码,你坑我不说,毁我法宝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这笔账咱们找机会再算。”

    说真的,他大鹏自出世天生极无双,一般人同辈之人根本追不上,能抓得住他的都是身怀大神通的远古大能,可他背景偏偏还很不一般,有父母天凤元凰的余荫在,抓得住他的人又不好意思以大欺小制他。

    因此他在世上无法无天惯了,向来都只有他大鹏欺负人的份儿,还从没有人把他像这回一样坑的这么惨过,因此他虽然愿意当牧长生的护法,但这口气怎么着也得出了。

    “行行行,等有机会了,我随便你出气。”

    看到大鹏虽然嘴硬口不服,但心里已经服了之后牧长生暗喜不已,可随后又诧异道:“既然不是我,那你痛恨到欲杀之而后快的人又是谁?”

    大鹏深深吸了口气:“孔宣!”

    “什么?!”

    牧长生目瞪口呆:“他不是你哥么?”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大鹏想杀掉的人居然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孔宣。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

    大鹏目中充满了凶戾:“以前他天赋杰出,是我母亲心中的骄傲,母亲以他为荣我无话可说,但如今他投身佛门,甘愿做佛门的走狗,已经成了我母亲与凤族的耻辱,所以我要杀了他。”

    牧长生听完默然,忽然道:“如果孔宣真的在你面前,你……真的下得去手吗?”

    “我会!”

    大鹏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儿犹豫。

    牧长生沉默了,大鹏的情况与他何其类似,不过大鹏的是兄长孔宣,而他则是二弟孙悟空。

    若是孙悟空也甘愿投身佛门,那自己对他能……下得去手吗?

    还有大鹏,别看他此时说的杀意森然,可若孔宣真的在他面前,他又真的能下去手吗?

    片刻后牧长生双目精光一闪,心中有了决断,他若甘愿投身佛门之中那自己就与他恩断义绝。

    若是他要挡自己的路,那就……杀了吧!

    自牧长生出现在大鹏背上后,大鹏将度放缓了许多,但也十分快。

    在两人说话间,已不知不觉出现在了辽阔看不到边的北海之上。

    嗤!

    大鹏展翅,牧长生盘坐于其背上举目四顾茫茫北海,当年出征北海,与蛟魔王的六大圣大战的场景浮现眼前。

    在他回忆间大鹏又飞出了上万里。

    “道友请留步!”

    可就在此时一声极大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呼!

    大鹏振翅停在空中,回头问牧长生道:“乾坤,你说怎么办?”

    可回头看去就见牧长生此时低头沉吟不语。

    “这句话……我怎么感觉那么耳熟呢?”

    面具下牧长生一脸苦恼。

    “道友,我在这里,这里!”

    见到牧长生停下后,那个声音顿时欣喜不已,继续大叫道。

    “道友……请留步,等等,难道是……”

    牧长生忽然脸上露出吃惊之色,随后一脸古怪:“传说中的……那一位?”

    于是他低下头,双目运起神光往北海之中看去,就见这北海深处的海底是北海的海眼,此时一个身穿灰袍,年纪约四五十岁上下,嘴角撇八字胡的道人全身都被塞在了海眼之中,只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刚才说话之人他是他。

    “申公豹……”

    牧长生一脸无语,这趟北海走的晦气,怎么碰上了这个家伙。

    他可没忘记当年的封神大战,这家伙一口一个道友请留步毒害了多少修士,可以说要不是这家伙那张嘴的话,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两个大人物都不会大动干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