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五百零六章 悲惨的申公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除开他的那句“道友请留步”害了不少人以外,就连牧长生都不得不佩服申公豹一点,那就是这家伙杰出的外交才能。网?..

    封神中申公豹与姜子牙两个一同拜在了元始天尊的玉虚宫门下,为姜子牙的师弟。

    后来三教共押封神榜,要选定一个封神之人。

    申公豹天资极佳,法力高强,交友广泛,口才极佳,因此自认为执掌封神大任的人选非他莫属,却不想元始天尊选中的人是各方面都不如他的师兄姜子牙。

    因此出于嫉妒与不服姜子牙手掌封神大权,他这才与姜子牙处处反其道而行。

    姜子牙下山是要保周灭商,他就偏偏做了殷商国师保商灭周,并且暗中挑动一些暗中给姜子牙使绊子,给姜子牙辅佐的西岐方面造成巨大困难。

    后来这家伙暗中的小动作被阐教现,所以被元始天尊逐出了阐教。

    元始天尊对姜子牙的偏袒更是让申公豹心中怨气难平,于是他被逐出师门后直接改换门庭,拜入了通天教主的碧游宫门下,开始明目张胆的找三山五岳的同门和能人异士下山逆天而行,保商灭周。

    至于他填这北海海眼,则是后来这家伙又对付姜子牙时,被十二金仙中的惧留孙抓住又见了一回元始天尊。

    急于脱身的申公豹在情急之下满口跑起火车,向元始天尊赌咒誓,说再不请高人给姜子牙使绊子,若是违誓情愿填了此时泛滥的北海海眼什么的。

    而元始天尊这人也甚是阴险,虽然他知道申公豹心中的怨恨不是那么好消的,可他偏偏放了申公豹,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要利用申公豹的不满与怨恨继续请能人异士来将封神榜上三百六十五路正神凑齐,以免自己玉虚宫门下的门人遭劫。

    商灭周兴本是天意,申公豹保商灭周自然是逆天而行,难以成功。

    最后封神成功后,他虽然没有身死遭劫,但也被元始天尊命人押去填了北海的海眼。

    如今距封神大战过去了万年,也就是说申公豹已经填了这海眼万年了。

    说真的,比起姜子牙,牧长生反倒欣赏申公豹此人。

    最起码遭受了不公平之后,他还有勇气敢反抗,哪怕……这是不可违抗的天意,他也敢逆天而行。

    只是这逆天的下场……

    牧长生看了眼下方被卡在海眼中动弹不得,只剩一个脑袋在外面能活动,已经在北海中泡了上万年的申公豹,这逆天的下场可也太惨了些。

    他原本以为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就够惨了,可没想到这世上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呐!

    牧长生轻轻拍了大鹏一把,示意下去看看。

    大鹏会意后两人化作金光迅投落下方。

    “昂!”

    却在此时一条巨龙出一声长吟,砰的一声从海中探出一个三四丈大小的龙头来,却是一件法宝变成的金龙,片刻间不过挡住了两道金光。

    金光停下,变成了牧长生与人形的大鹏。

    “来者止步!”

    只见金龙拦住牧长生后,化作一根龙头杖飞到随后出现海面的一个黄巾力士手中。

    “你是什么人?”牧长生道。

    “吾乃黄巾力士。”

    那人喝道:“今奉姜太公法令在此镇守妖魔伏法,尔等快些退去。”

    “镇压妖魔的禁地?”

    牧长生听言笑着回头看向大鹏:“巧了,我们也是妖魔。”

    “什么!”

    听到这话黄巾力士大惊,刚要祭起金龙杖就只见一金色凶禽在他眼前一闪。

    下一刻一股剧痛传来,却是大鹏一将他穿体而过。

    “你们……”

    他难以置信的指着身后出现的大鹏,身体出现如瓷器般的裂纹,体内法力透体而出,最后身体轰然炸开四分五裂。

    牧长生手掌一抬,金龙杖落入他的手中。

    这一幕落在申公豹眼中更是让他欣喜若狂。

    “何必呢!”

    牧长生摇摇头,随后与大鹏“扑通”两声扎入北海,来到了海底的海眼处上方停下。

    来到这海眼处之后,牧长生就见海眼上贴着一个黄色光的符篆,上写:遵太上无极,混元教主元始天尊敕令,镇封申公豹于北海海眼,姜氏子牙亲封。

    而牧长生看出正是姜子牙的这道符篆镇住了申公豹,使得他难以脱身。

    “这位道友,你是何人啊?”

    牧长生打量了北海海底一眼后,笑吟吟的明知故问道:“又为何在这北海海眼中……洗澡啊?”

    申公豹苦笑道:“道友莫要取笑我,我明明是被人镇压在了这里,哪是在这里洗澡哟!”

    “那道友又为何被人镇压在了这里?”

    “道友有所不知,我本是深山跟着师父修行的道人,后来不小心得罪了一起拜师的师兄,于是他在师父面前说尽了我的坏话,使得我被师父所恶,逐出师门不说,还被师父命师兄将我镇压在了这里,并且派了人看守!”

    听到牧长生不认识自己,申公豹更是暗喜不已,露出苦脸道:“如今已经一千年了,今日能有幸遇着道友,实在是老天有眼啊,还请道友个善心救我一救,若能脱困定不忘道友大恩,日后必有厚报。”

    “这样啊……”

    牧长生点点头,似乎真的相信了这话,可随后摊手故作为难道:“可是道友啊,你看我除了刚才我的兄弟从那个什么黄巾力士手中得到的这把金龙杖外,身上更无其他什么长物,又如何能救你脱困?”

    “不需他物,不需他物!”

    申公豹赶紧开口道,说着下巴一扬,指了指牧长生手中金龙杖道:“道友手中那柄金龙杖正是救我之物。”

    牧长生看了看手中的金龙杖,目中金光一闪,故意笑道:“这金龙杖有何法力,居然能救道友?”

    申公豹本来不想多说,可看到牧长生不问个所有然是不会动手救他了。

    “道友有所不知,这金龙杖乃是我师父放我的钥匙,到我灾愆满日才会放我出去。”

    随后申公豹咬牙道:“距我灾愆满日还有一千八百年,可我上仙境的一会寿元如今只剩一千两百年了,我若再不出去渡劫的话,待到年老体衰之际,我……就完了。”

    说话时申公豹眼中满是怨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