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五百零八章 申公豹脱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道友乃是阐教的弃徒,为元始天尊所不喜,又与你师兄姜子牙之间有很深的仇怨,你们之间早已决裂,所以嘛这阐教道友是回不去了。八?一网=≈≤.≥≥.”

    牧长生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后来道友又拜在碧游宫门下,可是当年你为了与姜子牙作对,又导致截教那么多能人异士殒命上了封神榜。

    甚至当年五大天尊不顾威严脸面而大打出手,道友在背后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必这通天教主心中对道友也已恨之入骨,这截教道友也是回不去了。”

    “那又怎么样?”

    申公豹咬牙道。

    “还有,当初那些上了封神榜的截教仙人如今大多都成了天庭手握大权的神仙,还有一部分没上封神榜,而是被度化到西方成了佛门的菩萨罗汉。”

    牧长生笑着看向申公豹道:“如今天庭、佛门、阐教、截教都没有了道友的容身之处,当初被道友游说出山染了杀身之祸的仙人们,他们哪个见了你不想杀之而后快?”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知道这么多事?”

    申公豹脸上的神色变得愈吃惊起来。

    “如今天地虽大,可除了我以外,谁又敢冒着得罪天庭佛门,阐截两教等大势力的风险救你脱困,还有收留道友?”

    牧长生笑着反问道:“至于我是什么人?你可以称我为乾坤道主,一个刚刚修炼有成的晚辈。”

    “你为什么要救我?”

    申公豹皱眉打量着牧长生,凝重道:“既然你知道收留我以后会得罪他们,难道你不怕吗?”

    “怕?”

    牧长生大笑一声,道:“要是怕的话,我刚才认出是你申公豹后早就走了,而不会特意下来察看,还杀了那个姜子牙派来的黄巾力士。”

    说着牧长生话音一转,道:“至于我为什么救你?那是因为我认为道友当年所作所为都是对的。”

    申公豹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你居然……会认为我当然做的是对的?”

    “当然,论天资,你远在姜子牙之上;论修为,姜子牙更不是你的对手,论才能,你申公豹道友更是出姜子牙不知道多少。”

    牧长生认真的对申公豹道:“若不是元始天尊偏心,故意偏袒姜子牙的话,这执掌封神之人的资格岂会轮到他姜子牙?

    道友你当年虽然行事有些偏颇,但只是对你遭受不公命运做出的抗击罢了,又有何错之有,因此错不在你,而是这个天地与偏心的元始天尊。”

    “哈哈哈……”

    申公豹突然仰天又哭又笑,状若癫狂:“当年人都认为我申公豹心术不正,作恶多端,没想到世上过去上万年后终于有了一个懂我苦衷的人。”

    见此牧长生摇摇头,没有打扰。

    申公豹也确实算是个可怜人,明明他才能过人,处处都比姜子牙优秀,可选择他很想做的执掌封神之人时,偏偏被元始天尊选中了处处不如他的姜子牙。

    这也让他一时走了极端。

    如果换位思考下,要是牧长生他自己有能力却遭受跟申公豹这样上司偏心的待遇,恐怕他的反应比申公豹也差不了多少,说不定走的会更极端。

    这是人之常情,要怪就怪偏心的元始天尊。

    “贫道愿跟你走。”

    闹了半天后,申公豹才恢复过来,抬头认真的看向了牧长生,咬牙道:“阐教让我受的这万年之苦,我申公豹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他们才是。”

    “这个没有问题。”

    牧长生道,说话间他的目光闪烁:“因为我也遭受了不亚于道友的痛苦,日后想要让天庭佛门尝一尝,不过在此之前还请道友一个天道之誓。”

    申公豹一愣,随后认真看了看牧长生,接着下了天道誓言,并且因为双手被困,所以在大鹏的帮助下完成了天道誓约。

    “好了,这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牧长生大笑一声,手中金龙杖向着镇封申公豹的那张符篆飞出,一接近两者皆出光芒,最后金龙杖直接没入了光的符篆之中。

    砰!

    接着北海的海眼突然张开变大,接着海眼中一股激流形成一根水柱,推着申公豹向上冲天而起,直到了北海的海面之上。

    牧长生看着原本只有一人大小的海眼,此刻大的足有十丈大小,并且有汹涌的海水从中喷涌而出,进入到了广阔无边的北海之中。

    牧长生看出这才是北海海眼本来的模样,后来元始天尊为了惩罚申公豹,所以才将其变小用申公豹塞住的。

    此时那张符篆已经自动销毁,牧长生看着符篆那些化作金色光芒散开,知道申公豹脱困的事,现在只怕已经被设下封印符篆的姜子牙给知道了。

    “我们也走!”

    随后牧长生又谨慎的释放灵觉,检查了一下周围,没有现任何生灵后,这才与大鹏化作两道金光从海底向上迅冲去,片刻间就冲出了北海。

    一进入上云中牧长生便现申公豹早已等候。

    “多谢恩公放我脱身!”

    申公豹对其郑重施礼一拜。

    “小事一桩,先生不必挂怀于心。”

    牧长生道:“接下来本座有事要去趟北海,先生就随便去这四大部洲转转吧,正好也可以了解一下被困的这万年中世事的变迁。

    待了解之后,先生可自行去西牛贺洲上的积雷山,那里是我们自己的地盘。”

    说着牧长生取出赤阳宝瓶,道:“此乃本座的法宝赤阳宝瓶,先生如若先到积雷山,就请以他为信物交由夫人或者头领看,到时自会有人对先生以礼相待!”

    “是,主公!”

    申公豹双手接过赤阳宝瓶,再次一拜后飞身远去。

    “好你个乾坤!”

    大鹏无语的摇头道:“这下又被你坑了一个人。”

    “我哪里坑他了?”

    牧长生斜睨着大鹏,道:“申公豹本是一个人才,当初元始天尊将他坑的那么惨,更不厚道的是利用完了还要过河拆桥,将其塞在这海眼中上万年。”

    随后牧长生看向申公豹离去的方向,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本座今日放他脱困,那让他为我效力又有何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