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五百六十五章 自杀的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河足有万里之长,最宽处更是达到了壮阔的四十里之宽,乃是南瞻部洲的华夏大地上,除了长江以外的第二长河。

    牧长生看向下方黄河,便见水流湍急从上游浩浩荡荡而来,从他们下方奔腾而过,让牧长生心中也不由心情微微有些激荡。

    看到此情此景,牧长生不由想起了前世欣赏古代“诗仙”那句描写黄河的脍炙人口的诗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不过那人乃是唐朝中期之人,可如今连大唐都还没有建立,那么他十分想见一见的那位豪放飘逸、洒脱不羁的一代诗仙自然还没有出世了。

    “洛神,玄道子在哪里?”

    想至此处牧长生收回心神,将洛神从乾坤扇中放出来问道。

    洛神出来后打量了一下四周后道:“已经不远了,你们跟我来。”

    说罢化作蓝色神光当先向黄河上游而去,见此牧长生与大鹏两个也跟了上去。

    扑通!

    当来到黄河上游时,本在上空飞驰的洛神陡然向下一转,扑通一声扎进了黄河之中,见此大鹏与牧长生互视一眼,而后也跟着洛神进入的地方扎进了黄河。

    进入黄河中后,牧长生与大鹏便见洛神变成的水蓝神光一直想着河底而去,两人于是加快速度追上了洛神。

    当三人一同来到河底之后,便见一座水府坐落于黄河之底,而在水府前则有一片空地。

    此时空地上有一张石桌,桌上有一棋局,而在棋盘边此时围着三人,分别是一个穿绣金白袍的老者与一个穿绣金黑袍的老者,第三个则是盘坐在一头大龟背上,年纪约五十来岁的灰发老者。

    其中穿白袍与黑袍的老者正相对而坐,并且此时黑袍老者手执白子,目光盯着棋盘眉头紧蹙,可是手中的子却迟迟没有落下,而那坐在一头大龟上的灰袍老者则在一旁观棋。

    “哟,原来是宓丫头到了。”

    当牧长生三人到来时,那个身穿白衣的老者最先发现了几人到来,于是展颜笑道。

    “宓姑娘!”

    听到白袍老者的声音,在一旁观棋的灰衣老者也看了过来笑道,唯独那黑袍老者依旧盯着棋局不为所动。

    “龙马前辈,河神!”

    洛神笑着对白袍老者和灰衣老者道。

    听到洛神对两人的称呼牧长生便知道了绣金白袍的老者是龙马,而另一个灰衣老者洛神既然叫他河神,那就应该是这黄河的河神了。

    想至此处牧长生看向了黑袍老者,所以他要找的神龟玄道子必然是他了。

    而洛神此时已经走了过去,看着举棋不定的黑袍老者笑问道:“玄道子前辈怎么不落子啊?”

    “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性。”

    龙马老者嗤笑一声,道:“一旦要输了,就开始耍赖了,我告诉你啊宓丫头,他现在这着棋已经想了一百多年了。”

    “一百多年?”

    洛神故作吃惊道:“玄道子前辈三百多年前就跑来这里找龙马前辈下棋了,莫非……”

    “没错,这还是那盘棋。”

    龙马老者手抚胡须笑道:“下了三百多年都还没有下出个胜负。”

    说着看向牧长生与大鹏时目光一凝,而后又若无其事的问洛神道:“宓丫头,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对啊!”

    洛神一指牧长生,笑道道:“他是我父亲新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有些事想问一下玄道子前辈,所以就请我带他来了。”

    “羲皇的朋友……”

    龙马老者一怔,忽然笑道:“莫非……这位是他给你找的乘龙快婿?”

    “龙马前辈你别瞎说!”

    听到这话洛神脸马上一红,又羞又恼道。

    “前辈,我想你你误会了。”

    这时牧长生站了出来,十分坦然道:“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在下只是拜托洛神仙子带我来找玄道子前辈问一些事情罢了。”

    “明白,我都明白!”

    龙马老者红润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牧长生:“……”

    “嘿嘿,老玄,别装聋作哑了。”

    说着龙马老者叫玄道子道:“听见了没,宓丫头带着她的朋友找你打听事来了,你还不赶紧给人说道说道?”

    “啊……”

    那黑袍老者抬起头伸了伸懒腰,而后转身看向旁边的牧长生道:“是你找我问事情吗?”

    “正是!”

    牧长生欠身一礼,道:“在下想问……”

    “哎哎哎,先别忙着问你的事。”

    那玄道子抬手打断了牧长生,道:“得我先问你一件事儿,答对了咱们再说你的事儿。”

    牧长生愣了一下,于是问道:“不知前辈要问在下什么事?”

    玄道子道:“你会下棋吗?”

    “不会!”

    牧长生老老实实道,他知道围棋,但是对围棋还真没有涉猎,甚至下都没跟人下过一盘。

    “那太好了。”

    一听回答玄道子嘿嘿一笑,一指棋盘:“你只要下赢这盘棋,老夫就告诉你想要的,只要你问的老夫知道,老夫一定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呃,让我下赢……棋?”

    牧长生掏了掏耳朵,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让自己一个不会下棋的人下赢一局棋,还是一局快要输的棋,开什么玩笑?

    就是一旁其余几人听了也一脸难以置信。

    “哎哎,老玄,过分了啊,不带你这样为难人家小友的知不知道?”

    这时龙马老者赶紧抬手道,说着又对牧长生道:“小友你可千万别信了他的鬼话,这盘棋再有一子这老鬼可就输了,任谁来了也救不了,不然你以为一手棋他怎么可能想一百年?”

    牧长生盯着棋局沉吟不语。

    “我说你答不答应?”

    玄道子看着牧长生,有些不耐烦道:“能下赢就帮老夫下,下不赢就趁早躲一边去,等老夫想出这手棋下赢了这老家伙再说!”

    “嘿!”

    一听这刁难的大鹏不乐意了,盯着玄道子就要上前来动手。

    “我试试!”

    可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的是牧长生竟然真的点了点头,而后抬手接过了玄道子手中的白子,抬手轻轻落到了棋子密密麻麻的棋盘中,还空着被白棋团团包围的最中央位置。

    “输了!”

    看到牧长生落的这手棋后,所有懂棋的人都轻轻摇了摇头,因为本来白子就被黑棋死死压着,只能在棋盘上散乱的苟延残喘。

    而牧长生这一子落在白棋的包围中间,既没有救活自己的黑棋,也没有打乱白棋,反而使得白棋再有一步便可将棋盘上的黑棋全部吃掉,取得这盘棋的胜利。

    因此在所有人看来,刚才的这步棋明显就是牧长生这个门外汉,胡乱下了一步自杀的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