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三章 宝塔之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不仅又说李靖当天王是沾了儿子的光,而且还当着本人的面说了这话。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可今日牧长生这就像是揭了人家伤疤还要撒把盐一样,怎能不让李靖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脚?

    “想杀本座?”

    听到李靖的宣战,牧长生仰天继续用难听的声音笑道:“有本事就来啊,你要是能杀了本座,那就说明你李靖还是有点儿本事的,不然就真的跟传闻一样,是个只会靠儿子的脓包一个了。”

    “我……你……”

    李靖怒目而视牧长生,但是被气的身子颤抖说不出话来,最后将手中的七宝玲珑金塔向上一抛,喝道:“魔头,看宝塔。”

    “哟,这回不靠儿子,靠法宝了?”

    牧长生不住冷笑,继续气着李靖,可是眼中闪过一丝得逞之意。

    或许当年七公主董永之事时,李靖对当时的他而言真的是一座高不可攀难以逾越的大山,使得他就算偷袭的手段也战胜不了。

    可对现在的他而言,说句狂傲的话,这样的李靖他能打一百个,别说现在只有一个,就是来一个他也不放在眼里。

    当然了,这不包括他手中的那座塔。

    李靖虽然现在对他不构成威胁,但是他手中的那座金塔却不一般,乃是西方佛门燃灯古佛赐给他的一件重宝。

    金塔中蕴含的威力强大,李靖也是靠着它降妖除魔无数,并且此塔曾与在他手中的五行玲珑塔将牛魔王等七大圣都给镇压过。

    由此可见此塔的威力了。

    不过只要解决了这座塔,那李靖这家伙基本上就已经废了,到时他就可以将包围打开缺口,与大鹏他们离开了。

    “我¥#……”

    听到牧长生这话,李靖顿时被气的身体在天上晃了一晃,将他的牙都几乎咬碎了。

    “嗡!”

    金塔被李靖抛出后,发出金色的光辉,旋转着迎风便涨,瞬间化成了一座小山大小的金塔,并且塔底下的金光镇住了牧长生,而后从天上向着牧长生轰然压了下来。

    “来的好!”

    看到金塔从天而降,牧长生哼了一声,身上同样亮起金光,而后抬头双掌擎天,好像要用手顶住巨大的金塔一样。

    咚!

    可是他的此举就像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他的手一刻都没撑下来,下一刻巨大的金塔就轰然镇了下来,将他给压在了塔下面。

    “乾坤。”

    远处大鹏神色不由一变。

    “蠢货!”

    对此李靖则冷笑道,接着伸手朝地上巨大的金塔打入一道金光,顿时金塔开始缩小,转眼间就从一座山峰大小变成了一人大小。

    可小到了一人大小的时候,金塔忽然停了下来不再缩小,就好像被卡住了一般。

    “嗯?”

    本来镇压了牧长生,神情变得轻松的李靖顿时神情微变,露出了几分意外之色。

    “收!”

    他将左手向前一伸道,可令他意外的是金塔好像失灵了一般,他发出指令后还是一动不动。

    此时金塔之中。

    “救命啊,救命啊……”

    牧长生一被收入金塔,就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间金牢房之中。

    牢房墙壁为金色,就连牢房的栅栏都是用纯金打造的,上面还刻着佛经和封印,并且墙壁和栅栏上不断放着佛光,还有梵音阵阵。

    虽然外面看起来这塔不大,在李靖的手中只有一尺大小,但里面的空间可着实不小。

    这金塔**有七层,每层都是七个牢房,七层下来总共有四十九个牢房,而在这些牢房中则关押着很多妖魔鬼怪,少说也有三四千只。

    此刻这些妖怪全都被佛音禅唱,以及塔中的佛光照的面黄肌瘦,身上的妖气也弱的可怜。

    “哦,这就是金塔的内部吗?”

    牧长生打量一下四周,因为他的一些手段不想暴露在人前,尤其还是过去的熟人面前,故而刚才他是故意被李靖收进塔里的,这样他可以施展出自己的力量从内部破了这塔。

    牧长生所在的牢房在第七层,这七个牢房中的妖怪修为都很强大,而他所在的这个牢房中,共有五个上仙境的妖王被镇压在里面。

    其中一个是闭目盘坐的赤发大汉,一个是精瘦的汉子,第三个是穿着布衣翘着二郎腿,嘴里叼根草躺在的年轻人,此外还有两个身穿黑衣,目光凶狠女子。

    见此牧长生不禁了然,怪不得当初连上仙境的哪吒都被这座塔给克制的死死的,本来要杀李靖报仇的,结果在塔里进了一趟后,出来就变成听话的乖宝宝了。

    原来这座塔里的佛光、梵音,以及那些刻在栅栏和墙壁上的佛经太厉害了,其中更是蕴含着强大的佛力。

    这些佛力可以压制被收进来之人的力量,不仅是妖魔鬼怪,就连他用玄门正道功法,**玄功修炼出来的法力也受到了压制。

    “喂,新来的?”

    这时那个嘴里叼根草,躺在草席上的年轻人看到牧长生突然出现,不由笑着道。

    不过不是友好的笑,而是幸灾乐祸的笑。

    牧长生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凝目看向了门上的封印。

    “嘿,还挺有性格。”

    那年轻人摇头笑了一句,见牧长生打量着栅栏上的封印,于是起身过来道:“别看了,认命吧,这里一旦进来就出不去了。”

    听言牧长生看了他一眼,道:“听这话你们来了很久?”

    “很久?是太久了好不好?”

    那年轻人听言不由大倒苦水,指着那赤发大汉道:“看见他了没,他进来最早,已经一千两百年了,还有,看见那家伙了没有?”

    说着又指着精瘦汉子,道:“那家伙进来一千年了,还有她们……”

    接着他又指向那两个黑衣女子,可是那两个女子马上看来,吓得年轻人讪笑着收回了手。

    “呵……”

    牧长生轻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本座没工夫跟你们废话了。”

    锵!

    说着右手一抬,手中神光一闪,牢房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惊的那闭目盘坐的赤发大汉都睁开眼向牧长生看了过来。

    “几位,商量件事怎么样?”

    牧长生周身气势开始一点点攀升,同时问身后几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