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三章 风皇?凤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药师佛的东方净琉璃世界,其实也是佛门非常重要的一脉。

    药师佛成道于远古时代,几万年的积累使得他这一脉门人弟子众多,有着和过去、现在佛两脉不相上下的实力。

    不过药师佛的志向是药医三界,除去众生身上的生死之病,解众生疾苦,故而他带着门人远离的佛门,专心普度众生。

    就这一点而言,药师佛在牧长生心中的形象便要高于燃灯古佛与如来佛两人。

    毕竟现在的佛门中,正持续着以如来为首的现在佛一脉,和燃灯古佛为首的过去佛一脉的大小教法之争。

    自如来成道,现在佛一脉壮大后,他们便开始了争自己的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到底谁才是佛门的正统,因而在外互相抹黑,明争暗斗不断。

    除此之外,因为未来佛一脉为代表的弥勒佛还未证道大罗成功,成为佛祖级高手,故而他们一脉暂时势弱,也因此从没有表达出对佛门的正统有竞争的意思。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对佛门大统没有想法,牧长生相信一旦弥勒佛证道成功,那么佛门将会变成三足鼎立之势,三家共同争夺佛门大统的局面。

    “瞧这事儿给闹得……”

    想到这里牧长生轻轻摇头,故而在佛门现在的三脉中,最想在秘境中抢到药师佛舍利,从而得到东方琉璃世界这股力量的……

    绝对非未来佛一脉莫属。

    毕竟现在的佛门三脉之中,以过去佛与现在佛两家最为势大,后面还各有一尊佛祖高手坐镇,而未来佛一脉人最少,势力最小不说,还要坐镇高手也没高手。

    但假若这次他们夺到药师佛舍利,得到了东方琉璃世界的这股佛门力量,那再加上他们原来的力量的话,他们未来佛一脉将一跃成为佛门现在最势大的一脉。

    这样的话,他们也有了日后与过去、现在佛两脉争夺佛门大统的机会。

    “圣主,你看那边有个男人……他好像在一直看我们。”

    正当牧长生从十八罗汉的到来,而思索着佛门现在的势力分布时,以及分析着他们夺到舍利后的利弊时,小鹏王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呃,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人”

    牧长生怔了一下回过神来,然后顺着小鹏王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就见在靠街道的桌子上,有一个年轻人正看向自己这里。

    只见他一身白衣,手持纸扇,一张脸除了“完美”外,让人想不出有任何词来形容,微笑起来更是让人如沐春风,仿佛置身于温暖春天之中。

    这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也是一个美丽的男人。

    美丽本不该形容男人的,可是当看到那个年轻人近乎完美的脸后,不知怎么的,牧长生的脑中下意识的想到了美丽这个词语。

    此刻这个酒楼坐了很多人,男女老少、神仙妖怪应有尽有,可是他们所有人的目光竟然都被吸引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

    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可今日见了这么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牧长生自然知道对方自然有问题。

    于是他也偷偷用了自己的法眼观察,可是最后他吃惊的发现这个完美的男人,还真不是什么女的在男扮女装,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一个大男人,长得居然比女人还好看,真是太可恶了。”

    小鹏王见了也不住吐槽,忽然他的声音陡然一变:“哎哎哎,圣主、圣主你看,那个家伙他冲你笑了,那目光……”

    “闭嘴!”

    牧长生手中正好拿着乾坤扇,听到小鹏王口里瞎说后,直接一扇子敲在了小鹏王的脑门上。

    想他的乾坤扇是以太阳灵根,扶桑神木的枝条为扇骨的,重量足有万斤,这一扇子下去,立马就将小鹏王砸的头上貌起了个大包不说,而后更是眼冒金星,在座位上嘿嘿傻笑起来。

    这时那个年轻人站起来,抱拳道:“那边的那位兄台,可方便过来一叙?”

    一听到年轻人这话,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向牧长生投了过来,其中一些神魔更是放出灵觉,在他的身上探查个不停,或者施展手段,开始验证起他的深浅来。

    这也使得牧长生想低调些,暗中聆听关于来了哪些高手的计划落了空。

    “不方便。”

    牧长生不动声色的化解了众人的试探,而后不悦的对那年轻人回了一句,

    说罢拍了一把还在旁边昏头转向,迷糊不已的小鹏王:“还没清醒?走了!”

    接着起身直接就走,这一打使得迷糊的小鹏王马上惊醒,看到牧长生离去后赶紧追了上去。

    “呃……”

    当看到牧长生拒绝了他,并且离去后,这个年轻人愣了一下,同时苦笑了起来。

    这里要论他最看不透的人,则非在那里思考事情的牧长生莫属了,而他叫了那么一声,也是存心让牧长生引起众人注意后试探一下。

    只是他没想到牧长生就像是一片海,众人的试探尽然全被他化解,没有在海面上泛起涟漪。

    接着他身子一侧往下面的大街上看去,就见牧长生正好出现在了大街上,察觉到他的目光后也抬头向他看来。

    “好敏锐的灵觉,好厉害的高手!”

    年轻人心中惊叹一声,同时在高处向着牧长生抱拳,做出莫名其妙的样子道:“兄台因何而动怒离去,这倒叫小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装睡的人叫不醒,装傻的人……”

    牧长生哼道:“聪明不了。”

    “哈哈,兄台真会说笑。”

    那年轻人继续道:“如若兄台不弃,那留个名号交个朋友如何,在下风皇。”

    “风皇?”

    牧长生听了沉吟一声,忽然猛的抬头紧盯住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一边暗中观察着他的表情,一边沉声道:“你是刚才那只凤凰?!”

    “你说是……就是喽!”

    年轻人笑了一笑,没有回答。

    牧长生听了直接转身离去。

    “喂,朋友,不是说好交朋友吗?”

    那叫风皇的年轻人高叫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交朋友得看心情。”

    牧长生回身冷冷道:“不巧得很,因为你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