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六百九十四章 降龙,我们最后赌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情障?”

    如来祥和的目光陡然凌厉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迦叶你且道来。”

    降龙苦笑一声,便将佛塔中遇到的考验一一对如来讲了一番。

    “乾坤圣主?”

    如来听完这话,双眼不由一眯:“是占据了西牛贺洲积雷山的那个妖魔?”

    “正是此魔头。”

    降龙合掌一礼,道:“据弟子所知的消息,此魔头来历神秘,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第一次出现便是在两百多年前在万岁狐王即将寿终之时,以狐王之女玉面公主的驸马身份出现在积雷山的。”

    如来问道:“你既在秘境与他接触,那你觉得此魔头如何?”

    降龙想了想,道:“此魔头阴险狡诈,一身道行也极为高深不俗,旁门左道之术亦十分精通,若是交手……弟子无把握取胜。”

    “哦?”

    如来双眼一眯。

    接着运起神通右手掐算不停,片刻后他阴沉着脸停了下来。

    降龙道:“此魔头是何来历?”

    如来轻轻摇了摇头。

    “什么?”

    降龙失声惊道:“这世间竟有魔头,能逃过佛祖通天彻地的神通?”

    “寻常妖魔自然不能,可他身上若是有先天法宝等至宝和神物护身——就另当别论了。”

    如来目光一闪,道:“先天法宝乃天地初开时合天道之数而孕育成的神物,威力无穷,且有蒙蔽天机之能,故若想探测先天法宝之主的天机,实在是难……”

    说着如来摇了摇头,沉声道:“此魔头的事你不用管了,为师心中自有计较。”

    “那佛祖……”

    说着降龙摩挲着雪白佛珠抬头看向如来,沙哑着声音道:“请佛祖告诉弟子,云……她还能救活么,弟子又该如何走出这次的情障?”

    “你很爱她?”

    如来看向眼前的迦叶,认真的问道。

    “弟子不知道……什么是爱……”

    降龙低头看着胸前的佛珠摇了摇头,目光有些悲切,声音沙哑道:“弟子只知道她死了后弟子的心……很痛……”

    说着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佛塔考验中的场景再次浮现在他眼前。

    那次云雅以龙珠偷袭牧长生得手后,将他带上一起离开了那里,那时他身受重伤,身上几乎没有了一点力量。

    因此他本以为云雅救走他,是为了亲手将他给杀掉,毕竟之前他听了牧长生的挑唆后,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坏了云雅的很多好事。

    那时云雅有个习惯,就是每隔几天的晚上就会在云州城中,寻找落单的男子作为猎物,吸收精气将其变成一堆骷髅干尸,手段十分的残忍。

    那时他的修为远不是云雅对手,但是他有本事能从云雅手中脱身,所以每次云雅要害人的时候他就会现身“劝诫”一番,导致云雅不厌其烦,恨不得将他杀之而后快,可惜就是追不上他。

    云雅将他救走后没有过多久,他就因为伤太重而陷入了昏迷,等他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没死,且已经身处在了一座大雪山深处的洞府中。

    据云雅介绍,那里便是她修炼之所,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便各自疗伤,也没有说过什么话,期间云雅带来了很多只有雪山才有的珍贵灵药帮他们疗伤。

    只是不管两人修为如何,都被牧长生给暗算的受伤太重,这伤势一时半会儿自然好不了,而两人朝夕相处了半个月后也熟了起来。

    只是降龙学了佛法,所以不近女色,因此性格上比较冷淡,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云雅主动过来找他说话。

    而降龙为了劝她向善,也不好不搭理人家,所以在心中找到了自己的底限后,两人就疗伤的时候在洞府疗伤,闲暇时则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降龙一般都是讲劝人向善的佛法和佛理,而云雅则讲一些她见识到的人间繁华与趣事,以及向往的人间真情。

    如此又过了两三个月在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日子后,降龙忽然发现后来云雅在看向他的目光显得非常奇怪。

    因为云雅的修为高强,伤势也恢复的快,所以经常盯着降龙发笑,倒是看的一旁的降龙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这时两人也算很熟了,于是降龙试探着向云雅提出,让她日后不要再用害人的方法修炼了,没想到云雅还真答应了,这倒让降龙十分意外。

    再到后来某一天,云雅忽然跑过来告诉降龙喜欢他,这让降龙大吃一惊,他身为如来佛祖座下的的大弟子,自然心中时刻谨记如来的教诲,不敢身染红尘误堕情网。

    云雅既然向往人间真情,那么喜欢上一个人后自然不肯轻易放弃,于是对降龙展开了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的追求。

    怎奈降龙意志坚定,一颗佛心不改,使得云雅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动摇降龙的佛心。

    如此自然使得云雅恼羞成怒,要用强来和降龙成亲,甚至拿刀在降龙面前以死亡相威胁,可是降龙却依旧不为所动。

    云雅眼见降龙佛心如此坚定不移,她心中既钦佩的同时还有些挫败,毕竟在人间春风楼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挡她的魅力。

    “降龙,你知道么,自我去了人间以后,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不被我倾倒,可这样的男人偏偏无法让我动心……”

    云雅看着眼前闭眼念经的降龙,笑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想跟你最后打个赌……”

    话音未落,察觉不对的降龙霍然惊醒。

    因为他的心不静了,他在考验中意志和定力大减,只有靠一颗坚定的佛心才撑了那么久。

    可两个人朝夕相对了那么久,佛经中讲一草一木尚有生命,就算他降龙没动什么情念,可终究无法对云雅不闻不问。

    等他抬起头后,只有一个身上开着血花的美丽身影摔倒,被他赶紧起身接到了怀里。

    “你看,你……还说……没动心?”

    云雅嘴角带着血,但在降龙的怀里后,却像一个小女孩般笑的很开心:“你……输了……”

    她抬起手像降龙的脸上伸去,只见降龙平静淡然的脸上有了一滴眼泪。

    “你一千年……白活了么?”

    看着怀里的云雅,降龙那颗坚定不移的佛心终于莫名一痛:“居然为了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结果拿自己的命来换,告诉我,你是不是傻?”

    “或许……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吧……”

    云雅笑着道:“但我既然……用命来换,那不就说明这个结果……对我却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吗?”

    “别说话了,我给你疗伤……”

    降龙此时也顾不得不近女色了,直接用手贴在她的身上,将自己通玄境那点儿微弱的法力没有保留的丝毫传了过去。

    “如果可以,以后我想……一直陪着你……”

    可是已经没有用了,云雅为了答案而对自己下手太狠,直接断绝了自己体内的所有生机,最后在降龙怀中溘然而逝,化作了一串雪白的佛珠。

    大雷音寺。

    “佛祖,弟子从未想到要动情欲之念,也不曾对云雅姑娘动过心,可直到她死的时候弟子佛心出现了裂痕。”

    降龙忽然跪了下来,沙哑道:“如果佛祖……可有办法救活她,让弟子……做什么都可以。”

    “大胆迦叶!”

    如来忽然喝道:“你已犯了佛门的戒律,动了情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想法非常危险,很容易堕入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