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九百九十七章 一个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金红色的火光飞离了太阳,呼啸着快速向凡间落去的时候,天空中就像出现了两个太阳,使得天上人间的温度都骤然升高。

    太阳上,当那团火光离开之后,所有的天兵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呈现着一种妖异的赤红色,并且一脸痛苦与惊魂未定表情。

    他们身上穿的铠甲都是特制的,可以在镇守太阳时抵御高温,而且尽管如此他们也最多只能在太阳上待五六个时辰。

    可是刚才在那团突然出现,如同另一个太阳的火光面前,他们身上的铠甲就像不存在一样,使得他们差点儿被那团火光给活活烤熟。

    “星……星君大人,现在……怎么办?”

    一个小天将忍受着痛苦上前问道。

    “除了赶紧上报凌霄殿,还能怎么办?”

    太阳星君盯着火光离去的方向,闻言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刚才那团火光将他也给灼伤的不轻。

    可等他回过头来,便见许多天兵天将已经昏倒在了地上,脸上都是那种红肿、水泡和赤红色。

    “这是……火毒?”

    太阳星君见到这些天兵大吃一惊,仔细一看后失声叫道。

    接着顾不得双手上持续不断传来的痛楚,急忙施展法术抬手一抓,那些天兵天将就化作点点星芒被他抓进手中,而后他摇身化作一道赤红的虹光向南天门掠去。

    下界。

    一团火光呼啸着往地上飞去。

    “牧小子,还不收了真火神通?!”

    钟灵嘻嘻笑道:“小心地上再出来一个羿把你小子当太阳给一箭射下来。”

    “砰!”

    说完那团火光马上炸开,从中闪出一脸思索之色的牧长生。

    “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

    牧长生一脸恍然道。

    “明白什么?”钟灵好奇道。

    “我以前就很奇怪,这太阳乃盘古大神眼睛所化的至尊星辰,十大金乌怎么能变成太阳,在上古时代造成十日横空的大灾。”

    牧长生道:“要知道他们的父亲东皇都是在太阳中孕育出来的先天神,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他们都修炼了东皇太阳真火的神通。”

    “那是自然。”

    钟灵道:“他们继承了东皇的血脉,虽然比不上东皇的太阳之体,但十个生来都是纯阳体质,当然可以练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牧长生摇头道:“若是十个都练了,那上古时代不应该是十一日横空么?”

    “我怎么知道。”

    钟灵撇嘴道:“当时我又不在,或许是大羿念及旧情放了其中一个,也许是那个贪生怕死没出现呗!”

    想到这里牧长生摇了摇头,既然想不明白他也不愿浪费时间多想,不过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十金乌中绝对有一个还活在世上。

    嗡!

    虚空轻颤,一个人影在他身后慢慢浮现,变成了脸上带着惊骇之色的沈楼。

    “这不是……太阳真火么?”

    沈楼眼中露出吃惊之色,可这抹吃惊很快就换成了了然之色,眼中之意分明是:会太阳真火,还说你不是东皇。

    “可是……”

    忽然他又愣住了:“既然他是东皇,那又怎么会称战神为父亲?”

    不久后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积雷山上。

    “乾坤圣主,你个不讲信用的小人,快点放开我……”

    “乾坤圣主,你个卑鄙无耻,胆小如鼠的缩头乌龟,用这种手段困住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出来跟我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可是一出现在积雷山,牧长生便听见山中隐隐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谩骂之声,就像牧长生欠了他很多钱钱,还杀了他老爹一样。

    “呃……”

    牧长生一怔,看向沈楼:“什么情况,怎么才二十几年没来,积雷山就有人敢骂本座了?”

    沈楼耸了耸肩,示意他也不知道。

    牧长生自己哼了一声,施展缩地成寸,化作一道残影往骂自己的方向闪了过去。

    “是你?”

    当牧长生来到山中的一颗树前,有个家伙被一根玄黄色的绳子,给捆成了一个圆球后吊在了树干上面,只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十分狼狈。

    此时正是这个倒霉,狼狈的家伙破口大骂,而这个被捆成球的倒霉家伙不是他在药师秘境中见过的龙神太子应龙,又是何人?

    “哟,这不是龙神太子么?”

    可惊异过后牧长生马上故作惊喜道:“你说你来我家做客,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呢,还有,你在这儿荡什么秋千呢,莫非……是在练一种高深莫测的神功?”

    “乾坤圣主,你个混蛋。”

    听到牧长生变着法儿挖苦自己,应龙气的双眼发黑,要不是现在被捆住了,他铁定要冲下来跟牧长生打一架再说。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

    牧长生脸色一正,道:“说说吧,跑来本座的积雷山来干什么,千万别说是看本座来了,这样本座肯定会受宠若惊的。”

    “你……哼……”

    牧长生的话让应龙气的把头一偏。

    “不说,不说好哇,那本座走了。”

    说完牧长生作势就要走。

    “慢着……”

    见牧长生要走应龙急了,这才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牧长生去太阳后不久,被牧长生在秘境中坑了的应龙,就打上门来讨要龙鳞了。

    偏偏那时候牧长生与沈楼不在积雷山,申公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最后应龙将牧长生的积雷山高手挑了个遍,没遇到一个对手。

    正当应龙准备硬闯乾坤洞时,忽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了根绳子,将他轻而易举的就给捆住了,最后吊在了这棵树上。

    那根绳子还邪门无比,被捆住后居然让他什么神通都使不出来了,使得他在这棵树上忍受了二十年的风吹雨打日晒雨淋。

    “原来是这样。”

    牧长生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不用猜,这根绳子绝对是他老爹刑天的手笔了。

    “我就知道这绳子又是你做的好事。”

    一看牧长生脸上的笑,应龙马上大骂道:“你这混蛋还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笑什么,还不快点把我给放开,不然我跟你没完。”

    “行,咱们兄弟俩谁跟谁啊!”

    牧长生以十分熟稔的语气笑道:“毕竟关系都那么熟了,放,本座马上就放。”

    说着牧长生心中对刑天说了声,自己则朝那绳子一指,叫了声开,那根绳子便应声飞来落入他的手中。

    “既然你说咱们熟,那……”

    重得自由后应龙落在了一根树干上,听言眼珠一转,道:“你把我父神的护心龙鳞还给我。”

    “别呀!”

    牧长生摆摆手,义正言辞道:“龙神伯父是本座平时十分敬仰的一个人,他的遗物交给你我有些不放心,还是由我保管比较合适。”

    “你……”

    应龙郁闷的快要吐血了,他老爹的东西不交给自己这个儿子,难道他这个外人拿着合适?

    “乾坤圣主,你就是小人。”

    应龙盯着牧长生咬牙切齿道,说着右脚重重向下一跺,“咔嚓”踩断了一根树干后,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我跟你没完!”

    牧长生看着应龙远去,并没有任何动作,沈楼从他身边悄无声息的浮现,问道:“圣主,为什么放他走?”

    “放心吧!”

    牧长生看了眼应龙离去的方向,刑天玄黄色的绳子在他手中一闪,就被他私吞到了紫府之内。

    而后他转身往乾坤洞而去,眼中闪过自信的神色:“只要这块龙神的护心龙鳞在本座手里,他应龙就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在本座有需要的时候他就得乖乖给本座帮忙来。”

    “好!”

    钟灵在识海中替牧长生鼓掌。

    不久后,乾坤洞中。

    牧长生高座上方,下方大殿中则有四大妖王和小鹏王,以及黑龙六人列成一排,沈楼和申公豹则在几人之前,分左右两边展开。

    “军师,接下来本座有一个任务交给你,非你不能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